刘洋:中国需要股指期货······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刘洋:中国需要股指期货······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中国·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600号,这个地方因为一个机构的存在而聚焦了众多的目光。按照“高标准,稳起步”的要求,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此为股指期货上市扎实准备了三载有余。

一切迹象都在表明,期待中的股指期货上市愈来愈近了,隐隐约约,不知道在哪一天,但感觉应该就在这2010年的某一天,也许在这农历虎年的某个黎明到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或听到股指期货上市的消息。

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更是因为股指期货的上市传言而不断风生水起。沪深股票市场在2009年最后的几个交易日里,控股或参股期货公司的上市公司股票因为“股指期货即将上市”而多有靓丽涨幅。2009年12月30日更是因为传言“国务院正式批准股指期货上市”这一消息,而将股指期货概念炒作演绎到一个极致,当日在沪深所有涨幅达到10%停板的11只股票中,有6只股票与期货公司有关;尽管股指期货的推出对权重股的影响近乎中性,但在市场把股指期货的推出当作对权重股利好的影响下,当日股市权重股也集体狂欢。

无数投资者在热切盼望着股指期货上市交易,也盼望着将来更多金融期货品种的上市。

IF WE NEED(中国需要股指期货)——MUST(必须的)

可以双向交易的股指期货的推出,能给我们投资者带来哪些机会呢?这是投资者经常问我们的问题,也是我们经常思考的问题。

我忽然想起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总统竞选时的口号——“Change we need(我们需要变革)”,中国的资本市场需要创新,也许我们可以套用一下奥巴马的那个句式——“IF we need”,这里不是字面上“如果我们需要;或者我们需要如果”的意思,而是“我们(中国)需要股指期货”的意思,因为IF是中金所沪深300指数期货的交易代码,是Index Futures(指数期货)的缩写。说到IF,我想起了成思危先生说的“MUST”,2005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成思危先生讲:“我们一定要积极地推进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这是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是中国迎接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挑战的需要。所以今天来说已经不是讨论要不要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发展的问题。我想要强调这是一个‘MUST’,已经不是一个要不要的问题了。”

在中国发展股指期货,是中国资本市场必须做的事, 股指期货是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发展的必需。我们或许可以说“IF makes history(股指期货创造历史)”,因为“If IF 了(如果有了股指期货了)”,世界会因此发生变化,我国资本市场的多层次架构会更加完善,交易品种会更加丰富。股指期货作为一项金融创新,将股票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分割了出来,并使得这种系统性风险可以被转移和再吸收,为市场提供了风险出口。股指期货会给投资人提供灵活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以及更多的投资机会,能够增强人们投资股票市场的信心,更多的资金会因此进入到股票和期货市场中来,人们将会有更多的投资选择,股票市场的成长性和流动性也会有所增加。股指期货已经是现代资本市场整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股指期货的双向交易特点,给投资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并能增加投资策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朱玉辰有句名言:“投资者通过股指期货,既可以过‘春天’,也可以‘过冬天’。”

投资者需要股指期货

投资者需要股指期货,关于这一点,我们看看以金融期货为主的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的股指期货交易量就会知道。CME单是E-MINI S&P500一个股指期货品种,在2009年1—10月成交量就达到了4.8亿手,与此对应的是,同期我国期货市场总成交量为16.5亿手。需要注意的是,国内的期货交易量为双边统计,也就是按单边计算为8.25亿手。CME的E-MINI S&P500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2008年10月份一个月的成交量就达到了8426万手,2008年全年交易量为6.3亿手,而国内商品期货2008年全年成交总量为13.6亿手,单边为6.8亿手,即CME一个迷你股指期货合约的成交量就接近于国内商品期货成交量的总和。统计数据最能说明问题,看看自1997年CME推出E-MINI S&P500 股指期货后,其成交量的快速增长,我们也许就更能感受到市场对股指期货的巨大需求,1998年成交450万手,1999年1100万手,2000年1930万手,2001年3940万手,2002年1.158亿手,2003年1.612亿手,2004年1.672亿手,2005年2.071亿手,2006年2.579亿手,2007年4.153亿手,2008年6.339亿手。关于这组数据的令人惊骇的增长率,投资者可以自己计算。事实摆在面前,股指期货——这是一个需求太大以至于不能也不可以被忽略的市场。

CME股价“6年上涨近20倍”的表现,或许也反映了这个以金融期货为主的交易所市场所得到的认可。CME股票自2002年上市后,在6年时间里,其股价最高为发行价的20倍!2002年IPO价格为每股35美元,2007年底最高达700美元以上,且有着业绩支撑。CME股价上涨的背后是这个市场的快速发展,反映的是大量资金对期货这个避险工具的需求。

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处在如日中天的发展中,资本市场的发展是国家的战略需要,然而股票市场的走势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应该说是不可避免的,就如大家都感受深刻的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以及2009年11月的“迪拜冲击波”,这些不确定性意味着机会也意味着风险,而风险需要管理,市场对风险管理的需求将随着资本市场和我国经济的日益强大而增加,没有风险管理工具,一些资本可能就不会进入股票市场,投资者需要利用股指期货为其现代投资策略服务。其实这一点在全球期货市场和股指期货市场表现得很明显,国际上已经被证明为正确的事情,在中国也将一样适用。如果没有强大的需求,作为风险管理工具的期货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就不可能运作得如此成功;如果没有风险管理的需求,国内期货市场也就不会有最近几年连续的高速发展。

中国需要发展股指期货

被誉为金融期货之父的利奥·梅拉梅德在1988年的一次演讲中说——“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标准普尔500期货合约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股票指数期货合约。它的成功主要来自于一个事实:即它是当代资产风险管理工具,并提供最具流动性和最具成本效益的全新交易环境。”——其实,这句话也完全适用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只是它要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股指期货合约或尚需时日,但是成为最成功的股票指数期货合约的基础在中国是完全具备的,因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日益壮大,因为中国庞大的投资者群体。

CME已经是最全球化的衍生品交易所了,全球几十个国家的客户可以24小时进行交易,其交易品种非常丰富,可以说是“一站式”平台,投资者想交易的大部分品种在这个平台都有。CME股指期货的成功是一个催化剂,促进了股指期货在全球范围的兴起。1982年4月美国推出S&P500指数期货;1984年5月英国推出金融时报100(FTSE)指数期货;1986年5月中国香港推出香港恒生(HSI)指数期货;1986年9月新加坡推出日经225指数期货;1988年1月荷兰推出AEX指数期货;1988年9月日本推出日经225(Nikkei 225)指数期货;1988年11月法国推出CAC40指数期货;1990年9月德国推出DAX指数期货;1996年5月韩国推出KOSPI200指数期货;1998年7月中国台湾推出台股指数期货;2000年6月印度推出S&PCNX Nifty指数期货。

利奥·梅拉梅德在2005年9月于上海举行的“中国金融衍生品论坛”上,引用了邓小平的名言“不管黑猫白猫,抓着耗子就是好猫”,来说明芝加哥金融衍生品的创新对提高国家生产力和人民生活水平做出的巨大贡献——“金融衍生品高效的资本分配能力等同于一只捉住老鼠的好猫”。“对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成立的事情,对中国的期货交易所也是成立的”,梅拉梅德这样说。

中国需要发展股指期货,梅拉梅德在2005年的那次论坛上说:“期货交易所金融衍生品的发展应该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下一步,而这个方针对中国资本市场以及中国期货交易所的持续发展是必要的……与邓小平的黑猫白猫理论相对应,能捕捉到金融老鼠,使得资本得以有效分配的就是好猫。中国人民将分享衍生品市场带来的巨大收益。衍生品市场将固有的经营风险,如外汇风险、利率风险或股票风险,转移给了那些最能承担和管理风险的人。金融衍生品交易宛如巨大的保险机制,相比其他金融工具,能够以更加精确且低成本的方式迅速调整金融风险。这样一来,资本将被以更加有利于生产力的方式使用,造福于中国经济。用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话来说,金融衍生品为提高国民生产力、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准提供了一个渠道。”梅拉梅德先生在论坛上也提醒说:“当然,衍生品都是一些复杂的金融工具,须具备一定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经验才能熟练掌握。”

股指期货的套期保值与价格发现功能

股指期货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对冲风险和价格发现的功能,是一种基础性的避险工具。

股指期货作为低成本的避险工具,可以用来为投资者规避股票市场价格波动的系统性风险,并为择股与择时择势分离提供了条件。股指期货作为一种风险管理工具具有流动性好、交易便捷和冲击成本低的特点,其交易成本远低于现货交易,在境外已经为资产管理公司广泛应用,据报道,在2008年股市的暴跌行情中,应用股指期货套期保值的基金都取得了相对优异的成绩。在国内,投资人在利用股指期货套期保值的同时,还需要注意资金的管理,避免在行情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出现保证金不足被强行平仓的风险。

关于股指期货的功能与作用,人们曾经一度有所争议,尤其是在美国1987 年10月发生股灾之后,有人曾把股指期货等衍生品作为“替罪羊”。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的讲话可以帮助我们有一个正确而深刻的认识,他强调了股票衍生产品的经济价值和在资产管理中的重要作用。

1988年5月19日,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美国众议院对1987年的股灾作证时,他谈到了对于股票指数期货等衍生品市场的看法:“许多股票衍生产品的批评者所没有认识到的是,衍生品市场发展到如此之大,并不是因为其特殊的推销手段,而是因为给衍生产品的使用者提供了经济价值。这些工具使得养老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可以进行套期保值,并迅速低成本地调节头寸,因此在资产组合管理中衍生工具起了重要的作用。”

他还进一步评价道:“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经常会看到期货市场反映新信息的速度比现货市场要快。一些人由此认为……期货价格的变动必然导致现货价格的变动。然而,在期货市场调节组合头寸的成本要显著地低(于现货市场),并且可以迅速地建立新的头寸。因此,资产组合经理可能自然倾向于在收到新信息的时候首先在期货市场交易,导致了期货市场的价格首先发生变动。套利活动则确保了现货市场的价格不会太落后于期货市场的价格。”

套期保值是期货市场两大基本功能之一,另一个功能是价格发现,期货市场并不创造价格,只是发现价格,是市场的晴雨表。股指期货也是一样。但是当行情波动较大时,尤其是股市暴跌时,期货市场价格发现的功能就会经常受到质疑,为此,利奥·梅拉梅德有一个著名的“信使说”——“期货市场就像信使,信使有的时候可以带来好消息,有的时候会带来坏消息。一个古老的诱惑是,当消息不好的时候,我们想要责备信使。但是这一诱惑是应该被拒绝的,因为信使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

有效地利用股指期货

有效地利用股指期货可以令资产管理战略发生巨大变化。国外资本市场愈来愈多的市场参与者改变了传统的单一投资模式——“买入并长期持有”然后被动地承受资本市场波动的风险——而是走向利用金融衍生品进行更主动的管理战略。股指期货的灵活性和低成本高杠杆性可以让市场参与者享受较高的风险管理收益和较低的摩擦成本。股指期货允许投资者转移风险,最优化资产组合,并能随时快速调整风险敞口,令投资者的投资行为更有效率,令整个资本市场更富有弹性。股指期货等金融期货会引领资产管理战略的显著变化,在美国,投资开始从有价证券和ETFs向股指期货转变,而且从共同基金向对冲基金转变。美国的对冲基金规模近些年来曾现了爆炸式成长,对冲基金的规模据说已经达到了近2万亿美元的规模,而金融衍生品等则吸纳了大量的对冲基金。其实,就股指期货比股票市场早开盘晚收盘这一点而言,任何一家大型机构可以不参与但是不可能不关心股指期货的价格,由于股指期货,人们将把平时股票市场开盘和收盘的紧张与兴奋提前和延后,许多人必然要通过股指期货在股市开盘前和收市后表达自己对股市的看法,对交易进行处理。

社会在进化,新事物层出不穷,资本市场需要变化与创新,金融创新能够促进国家经济和资本市场进一步繁荣。“以金融期货为主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是经济、金融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是现代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金融期货市场,有利于资本市场扩大规模、提高效率、完善结构、增强弹性;有利于优化社会资源配置,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功能;有利于提高金融机构的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在2005年那次论坛上中国证监会尚福林主席这样评价金融期货,而且尚主席还进一步说:“金融期货市场是当今世界最具活力、不断创新、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市场。”

有人可能会担心股指期货的投机性,其实股指期货的巨大现货市场规模使得操纵股指期货绝非易事,同时,交易所严格的限仓制度和期货市场的统一开户制度,更加进一步限制了操纵与过度投机。在2005年那次论坛上,成思危副委员长还有一段关于风险与投机的精彩话语:“当然金融衍生品本身是双刃剑,运用不当就会造成很大的风险。一个金融产品,既有避险性,也有投机性,适度的投机是市场存在的前提,没有适度的投机就没有市场交易,只有过度的投机才会造成风险。”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成功的市场必然对应着一套适应市场需要的规矩。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Walter Lukken曾在2005年的中国金融衍生品论坛上说:“一个成功的衍生品市场要求具备成功的和连贯的(coherent)法律体系——人们能够遵守的明晰的法律,无论它是合同法、证券法还是破产法,它是市场的基础。” 这些关于法律体系是基础的话,如果你在期货市场时间长了,你就会非常认可这些话,感触也会非常深——法律体系以及连贯一致的交易规则体系是市场的基础,我们在给客培训时常常会感受到这一点的,许多大客户最关心的就是这些。股指期货方面,已经有了完善的法律法规和交易规则体系做保障,市场的游戏规矩已经相当到位了,这套规矩吸收了中国多少年来期货市场发展的经验和智慧,还有国外股指期货规矩的长处,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套规矩一定会保证股指期货市场平稳运行。根据国内期货市场的制度安排和实践经验来看,期货市场的风险是可测、可控、可承受的。退一步讲,即使股指期货在交易中真的出现了什么小问题,那也是发展中的问题,瑕不掩瑜。《论语》还讲“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呢。况中国期货市场在2008年百年一遇的暴跌行情中所作出的应对举措,早已证明了中国期货人的智慧,证明了中国期货市场这套系统对于可能发生的振荡所富有的弹性。

世界在不断地改变,资本市场的创新代表了这种改变。具有高效率与低成本的股指期货市场与股票市场一起反映着影响市场变动的基本因素,两个市场协调运作,相互关联,唇齿相依,共同构成了一个大的中国资本市场,他们都是一个大市场的组成部分。

赢在入市前——保护资本第一

白米饭好吃田难种。不懂二十四节气,白把种子撒下地。你参与期货的适宜度有多大?对这一点切不可盲目自信。期货投机,充满机会,也到处是辛酸与绝望。

“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孙子兵法》的这种主张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先胜”思想,也适用于期货投资。

参与股指期货前,你要明确你具备了足够的知识,你要知己知彼,知道自己的本事与风险承受能力,也要知道市场的机会与风险。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要有一个正确的“期货(投机)观”,首先你来到这个市场,你就要愿意承受风险,并能把风险控制在你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其次你要充分估计困难,做足知识准备,并要找到切实可行的方法做保证(你得有赚钱的本事),因为方法正确,才能成功。

总之,“保护资本第一,赚钱第二”,有资本就有机会,参与期货学会自我保护很关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