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超:期人期事:小城故事······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马明超:期人期事:小城故事······ 分享日记 fxplus.cn

出了小城,路边一望无际的田野让人有一种从钢筋水泥中解脱出来的感觉,友人拧开了音乐,一首低沉的曲子弥漫在车中,“我在寂寞中品味着孤独,我在孤独中坚守着执著……”闭上眼睛,老吴饱经沧桑的脸又浮现出来……

就在两个小时前,在为我们饯行的酒桌上,老吴流泪了。我知道,如果不是厌倦那份乏味的政府秘书的工作,20世纪80年代就从清华大学毕业的他,早已是一位分管文教或者卫生的政府官员。但是让老吴流泪的却不是这一点,蜗居在这座割舍不得的异乡小城是他的伤感之处。

1996年,已经在期货市场上赚了上百万元的老吴,来到这座小城,开起了小城里的第一家期货营业部。小城疯了,连老吴自己也想不到这个破烂的小城哪来这么多的钱,营业部保证金直线上升逾千万。

1997年5月底,也就是在海南中商所天然橡胶价格从11000点上涨至11300点的时候,老吴坐上了小城里最好的轿车。那时的老吴是小城里最神奇的人,老吴说声买,数十张买单就会在报单电话前排起队来。从6月到7月初,几乎老吴身边所有的人都持有几张天胶9708合约的多单,其间虽然几度振荡,但老吴的嘴里没有吐出半个“卖”字。7月底,当价格上涨到12000点以上的时候,老吴的“卖”字终于吐了出来,营业部里几乎所有的多头平仓单都在12100左右的价位顺利成交。

正在朋友们都争着要请客吃饭,老吴也开始盘算起如何扩大营业规模时,胶价却继续上冲至12400点。老吴最大的一个客户按捺不住了,连本带利又全部压上了多单。这一切发生得很快,老吴都没有晃过神来(老吴经常后悔地说,当时没能拦住那位客户,一是因为他钱多,凡事都要让他三分;二是自己当时也怀疑多单是不是出早了)。此后几天,中商所一天一个政策,进入8月,天胶价格一连十几个跌停板。老吴最大的客户穿仓了,营业部的保证金也所剩无几。

在后来的日子里,老吴变卖了所有的家当,还清了其他所有客户的保证金后,也开始了“讨债”之路。几场官司后,那个客户却消失了,“他不会再回到这个小城了,除非他发了大财”,老吴回忆说。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老吴的婚姻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在政府工作的妻子承受不住他过多的喜怒哀乐,回到了原来的城市。而在这个时候,营业部里的所有人都离开了他,只有他的报单员——一位相貌平平的本地女孩,始终跟随着他。“那时我几次想到了死,是她救了我的命”,老吴说,也正是因为她,老吴此后再也没有离开那座小城。

老吴现在是小城一家新的期货营业部的副总,他的妻子又做起了报单员,生活平静地如一首老歌。或许是我们的到来,打开了老吴的话匣子,酒桌间,我们争论起“什么是期货?”老吴说,期货是科学,是一种数字的游戏,什么仓单成本,进口差价等等,不算算账,真做不好。

友人却说,期货是一门理性的艺术,不正常的就是正常的,正常的有时却是不正常的。我只知道,友人用他“艺术期货”的理论已经赢得了千万元的家产,而老吴目前的家当却只有7万元。老吴啊,老吴,我的老吴……

点评:国内期货市场不长的历史河流中,流淌着“期货人”太多的酸甜苦辣,也正是在新老“期货人”的探索和思考中,市场才不断地走向成熟。应该说,投机成功的精髓在于拥有正确的哲学观念,真正搞清了什么是期货,成功离我们也不会太远。但,老吴的故事给我们的

启示却远远不止这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