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人的三个故事······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货中人的三个故事······ 分享日记 fxplus.cn

“如果你爱他,送他去做期货,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送他去做期货,因为那里是地狱。”2月3日,理财一周报记者走进期货大厦,探访那些有“故事”的期货交易操盘者。

李生(化名)就是其中的一位,具有十多年从业经验的他,经历了中国期货市场中的历次重大事件。他见证了多人在期货上暴富又暴亏,也见证了少部分人实现了稳定的赢利。而无论期货市场如何动荡,他都没有离开。“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爱期货什么?这是世上少有的辛苦工作,但我就是爱它。”

李生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如果不仔细观察,你甚至看不到这个中年男人表情发生过变化。他说,期货改变了他,让他拥有更成熟的生命。目前,李生在期货大厦中的某家营业部担任研发人员。

过去:年少轻狂

1987年,李生15岁,在湖北省一个普通中学读书,那时他的理想是做一名工程师,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期货。

就是在这一年,受到高层的委派,时年仅34岁的“国内期货教父”田源前往大洋彼岸的美国(同行者有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前副行长吴晓灵,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等)学习考察美日商品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一年以后,为了加快商业体制改革、保持市场价格基本稳定,中国期货市场研究小组成立,而这正是期货市场的前身。

在此后的十年间,中国期货市场从无到有,少量资金就可以做十倍的买卖,让很多胆子大的人蜂拥而入。在此期间,李生顺利地从国内某大学经济系毕业,成为了拥有“铁饭碗”的公务员。

“工作了几年以后,收入也有些,但比起我一些下海的同学,就差远了。我也有点不服气。”李生说,在妻子的支持下,他开始下海,由于做事认真努力,李生幸运地赚得了人生的第一个50万元。

“大约是1997年的时候,我开始做期货,刚开始还赚了一点,但很快就开始赔。”李生说,因为学经济出身,他明白期货市场跟赌场有本质不同,但交易中却很难把握。当时也知道止损的概念,但没有深入骨髓里,而后来学到这个教训花了他几万块钱。“跟现在很多初入市的朋友一样,死扛!”

幸运的是,1998年国内开始整顿期货市场,很多交易所都停了,很多品种不能做了。“现在想起来,这是帮了我,否则我那点钱要全部输光。”

“不进入期货市场,不知道自己的渺小。”就是国内开始整顿期货市场的时候,李生入行了,他要寻找期货市场稳定赢利的“圣杯”。

现在:平静安稳

一晃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对于这些年李生不愿意多提。但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当年跟着他学做期货的人已经成了业内的高手,从几十万元做到了上千万元。“我自己比较笨,大概是性格问题吧。”李生有点自嘲地说。

每天早晨6点钟,李生准时起床,先是在小区里锻炼身体,之后到期货大厦上班。上班头一件事,打开电脑,浏览外盘的行情,制定当天的交易策略,用于指导客户。

“最初几年的时候,我晚上睡不着觉,一定要爬起来看外盘。后来年纪也上去了,我就下决心不看外盘,也尽量劝客户不要带着亏损头寸过夜,免得睡不好觉。”

在期货大厦里,最多的就是K线,而李生的办公桌上,是三台显示屏,分别显示长线、短线、内盘、外盘的价格行情。一天是紧张而忙碌的,尤其是遇到突发行情的时候,公司里其他同事还在拼命找理由的时候,李生已经指导客户操作完毕了。他追求的境界,就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境界一般,人总有一种本性要控制市场,控制别人,但其实控制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最难的。”李生说,如果你学会了敬重市场,严格要求自己,才会离市场近一点。

中午的时候,李生会到期货大厦的食堂吃饭。由于吃饭的人多,他总会避开高峰去就餐,就好像他的投资策略一样,避开高峰去建仓。

记者从侧面了解到,期货大厦的食堂见证了无数期货人的起起落落。有的来了,又走了;有的如李生一样,一直坚持着。而无论是谁,点餐超过10元才会有一个水果,否则就没水果吃。

李生吃饭很快,他说,尽管期货已经使他安稳了很多,但吃饭快的毛病总也没改掉。他说,下一个十年的梦想,除了期货市场发展快一点,其他都再慢一点,就是吃饭慢一点,说话慢一点,走路也慢一点。(夏珖玘)

“生活中不只是期货。”李生说。

炒单族的愿景:做一休一

由于期货可以做T+0的日内交易,与股票不同,单日快进快出的交易方式,令期货市场出现了一批不同于股票的交易者,他们每日快进快出,赚了3-4个点,甚至2个点就立即平仓离场,但是他们在交易时段会盯着盘面不断交易,一天下来,至少完成了几十笔交易,多的时候甚至会有上百次交易,这种行为被称为炒单。

小单就是这样的炒单者,25岁的小单原本在期货公司做经纪人,在期货公司工作期间,小单看到公司正在给一些员工培训炒单,当时作为经纪人的小单并没有参与这个培训,不过他对此非常感兴趣。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小单也主动参与了炒单的培训,此外,他还买了很多和炒单有关的书籍。大概是1年半以后,小单主动辞退了期货公司的工作,开始自己在家里进行炒单操作。

2月4日,理财一周报记者目睹了这位“炒单”族的一天。

现在,住在上海中山北路的小单,过着“家里蹲”的生活。每天一大早,7点半小单就起床了,一边吃着自煮的泡饭,一边浏览当日财经新闻,判断当天的开盘走势。

一到9点的开盘时间,小单的双手就被“锁”在了电脑上,看着自选板块里各种行情数据的跳动。“一旦选择出手,左手迅速在键盘上输入交易品种的代码,右手立即在小键盘上输入交易的价格和数量,最后用闪电手软件火速下单。”小单表示。

一般在10分钟内,刚才的动作会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不是开仓,而是平仓。

整个上午,小单就在这样忙忙碌碌的开仓平仓中度过。理财一周报记者大致数了一下,当天上午,这样开仓平仓的操作至少有40次。其间,小单只在10点15分的休息时间上了一次洗手间。目前,我国三大期货市场在上午10点15分到10点30分有着15分钟的休息时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