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4······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4······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三)

1995年,全国开设国债期货的交易场所陡然增加到14家。与全国当时的股票市场的低迷相比,国债期货的成交量日益放大,各个品种的价格上涨得也让人眼红心跳。

时值1995年春,国债期货市场中持仓急增至890万口,相当于2600亿国库券现货。其中最为耀眼的便是327国债品种。327品种是对1992年发行的3年期国债期货合约的代称。由于其于1995年6月即将交收,现货1992年3年期国债保值贴补率明显低于银行利率,故一向是颇为活跃的炒作题材。市场传言327等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的国库券可能要加息;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不可能,因为一旦加息需要国家多支出10多亿元的资金,在客观形势吃紧的情况下,显然绝非易事。于是,多空双方围绕着对这一问题的争议,多空双方在148元附近大规模建仓,致使该品种行情火爆,盘中价格的最大振幅曾达4元多。

1995年春节过后,上海期货交易所开门,国债期货的多空对决态势展开。

一个场内红马甲看着多空双方巨资压阵,不禁摇着头感慨地对身边的新人道:“我下场那么多年都没见过这样的架势,你看——”只见交易大厅内行情报价大屏幕上,上方空方压单之巨,长长的一排,把电脑屏幕都排满了,几乎装不下;下方多方堆单,与空方单子长度一样长,几乎都要把电脑屏幕给挤暴了!多空双方互相咬着价格,僵持着,致使327国债期货价格上下波动仅仅相差0.01元,多空出现胶着战。

中泰期货公司交易大厅里熙熙攘攘。

一个穿着碎花套装,齐肩短发的少女坐在交易大厅的一角,正阅读着欧阳南心写的《期货教程》。忽然身边走过的人络绎不绝,还大声议论的声音——

“327怎么了?太没意思了,一天上下就波动0.01块,而且连续半个月了!这样的行情叫人怎么做啊!”

“就是啊,我那个小姨子就是做了国债期货赚了不少钱,介绍我进来做的。怎么轮到我进来了,就没行情了呢!”

“我跟你们讲,要撑牢,接下去会有大行情的……”一个期货经纪人与数名投资者讲述327国债期货的行情研判,那两个投资散户立刻也拥上去,竖起耳朵听起来——
“我们都知道327国债期货就是对1992年发行的3年期国债期货合约的代称。今年6月就要交收了,现货1992年3年期国债保值贴补率明显低于银行利率,现在沽空抛售手上的国库券还是赚了很多钱的,而市场上多头可能认为国家会提高补值贴补率,这就是赌政策了……”

“哦~”散户听着证券经纪人边说边恍然大悟地感叹道。

“而且,我跟你们讲,跟着空头没错的。你们知道空军司令是谁吗?”

听到关键处,少女也好奇地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空军司令就是华隆证券,欧阳南心极力做空的,二号主力就是近期声望炒的很高的昇万发展集团的总裁庄贺庭,都是厉害角色啊……”

身边的散户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这个欧阳南心可厉害号称金融教父来着,华隆的总裁。恩,跟着他准没错。”

“切,你们知道什么!这次是赌政策的,多头是什么背景知道吗!”一个大叔哼道。

“那多头是谁啊?”少女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这个都不知道啊,就是有财政部背景的中国时代开发有限公司,我们都叫它中时代。”大叔得意地说道。

少女点点头,随即到一旁翻阅国债期货的资料和证券新闻报纸。而这一切都看在一个人的眼里,就是中泰期货的总经理周劲。她那举手投足间优雅的动作及专注研究资料的笑颦,都拨弄着周劲的心弦。她是那样的宁静,柔美,犹如夏日里盛开的栀子花,清新脱俗。

周劲召唤过市场部的经理问道:“坐在那边的那个女孩是什么人啊?我看她每天都会这个时候来。”

“哦,她叫小兰,已经开户两个星期了,一直没有交易,说要好好学习下才能做。其实啊,是没钱。我看人经验足……”市场部经理滔滔不绝道。

“喔,知道了。”周劲点点头,待市场部经理一走,他便走到小兰跟前。

小兰感觉有人站在自己面前,抬起头见到相貌端正,笑容可掬,衣着西服的男人。

“你好,有没有可以帮你的?”

小兰警觉地看着他摇摇头,因为自己开户后并没有马上交易,经纪早就在催促自己交易,尤其是自己还整天呆在交易大厅阅读资料,被催促的机会就更大了。

周劲刚要说什么,只见小兰马上整理的挎包,逃离一般道:“麻烦你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周劲就眼睁睁地看着落荒而逃的小鹿,心下起了几分涟漪,心想:我是不是吓到她了?

上海交易所场内,华隆证券的总裁欧阳南心和昇万集团的总裁庄贺庭正在楼上俯瞰交易情况,中时代的出事代表也都在紧张地报单。

交易结束,价格被打下来0.01个点锁定在147.9元。欧阳南心与庄贺庭相视而笑,就算占了0.01块的上峰也是件值得快慰的事情。两人在交易大厅门口遇到了正迎面走出来的中时代期货部总裁徐平川,他身后跟随着两个出市代表,每场交易徐平川都亲自披挂上阵,这也是蛮有意思的。他见到两个空头主力都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分明是等待自己,于是上前打招呼道:

“欧总,庄总,你们好。”

“啊丫,不好啊!这个327每天就上下波动0.01个点也太没趣了。”庄贺庭故意叹息道。

“呵呵,是啊。市场的分歧都比较大,大家都各抒已见难成一派思想。”徐平川礼貌地笑道。

“哦,市场分歧很大……不知道徐总怎么看行情啊?”欧阳南心明知故问道。

“我认为327等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的国库券可能要加息。如果提高补值贴现率的话,那么现货92年的国库券就是以154元交付了。”徐平川语气很平静,却如棉里藏针一般,刺中要害。

“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一旦加息需要国家多支出10多亿元的资金,在客观形势吃紧的情况下,我想国家不可能会为市场买单。呵呵,如果是这样,政策不变的话,也就是说如果不贴息,徐总你还要不要买327呢?”欧阳南心笑里藏刀地提醒道。

“呵呵,当然要!”徐平川毫不畏惧,微笑道,“我还要得更多!”说完徐平川偕同手下便大步走开了。

“你说他到底为什么能这么自信?有财政部撑腰就这么有恃无恐!”庄贺庭等徐平川一行人走远了对着欧阳南心道。

“大家走着瞧。”欧阳南心冷笑一声。

“哼,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冲动,这个徐平川不就靠老爸在位二十八岁的时候就坐上了中时代投资部一把手,唉……哪里像我们啊,欧阳,你跟我都是赤手空拳打下这片江山的。这次却要跟个晚辈较上劲,真不知道舆论会怎么写。哼……”庄贺庭讽刺地感慨道。

徐平川一行人走远了,身边身着红马甲的夏芬怡突然笑起来,道:“徐总,你知道你刚才说话的样子有多帅嚒?”

徐平川本就有心事,听了妻子夏芬怡的称赞微微露出笑容,有点勉强。自己一直很崇拜欧阳南心,改革开放这些年很多国外金融书籍都是欧阳南心翻译注解,他的确为中国在金融界贡献了很多力量,读了他写的书听了他做的演讲都很受启发,自己这才发奋学习工作,才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金融人士。现在因为327,他居然可以跟“金融教父”宣战,实在是件又兴奋又刺激的事情。但是,心中也隐隐地划过一丝担忧和紧张。

副总裁孙学斌轻声说道:“看庄贺庭那副嚣张样。以为做了几笔生意,收购了几家上市公司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他以前不就是个操盘手嚒。”

“不管怎样,人家现在是金融圈内名人,说句难听的,我们这才刚初出茅庐。”徐平川谦虚道。

“呵呵,我看你不用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就你现在的气魄,未来本事定当无可限量。”夏芬怡娇美的声音称赞着徐平川,倒是让人听了十分受用。

“哈哈,有我们徐夫人一席话,徐总定当发奋图强,奋起直追!”孙学斌调侃了徐平川又调侃夏芬怡道“小夏,我发现你眼光真好,徐总可是我们中时代最年轻最英俊的大帅,想当年多少美女追我们徐总,就被你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还是你最厉害,哈哈……”

“你在说什么啊!”夏芬怡红了脸,娇嗔道。

徐平川并不理会他们的调侃,只是淡淡一笑。

隔着街的远处站着一个少妇,带着一个七八岁大女孩,女孩问母亲:“妈妈,为什么我们每次走到这里,你都会停下来啊?”

“妈妈,在看一个人……”母亲幽幽道,眼神里充满着复杂的情感。

“是爸爸吗?”小女孩脱口而出道。

母亲眼中闪过一丝哀怨,无奈和忧郁……

“妈妈,这是不是读证——什么——交——易——所啊?”每当提到爸爸,妈妈就很难过,小女孩很懂事马上转了话题道。

“是证券交易所!以后长大了让你读书学这个。”母亲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薇薇,我们走吧——”女孩边走边回头心中默默地记住了“证券交易所”。

小兰回到破旧的里弄小屋里。

一进门就见弟弟坐在桌前发呆,躺在床上的母亲目光呆滞,面无表情。他一见到姐姐回来,立刻端上水杯,道:“姐,回来啦,喝水。” “好,志强”小兰知道弟弟志强最懂事,自己每天辛苦的工作,如果没有弟弟回来帮忙照顾生病在床的母亲自己又要累坏了。

“姐,我跟你商量件事情,我不想去读大学了,我想去工作分担家里的开销,也可以照顾妈。”志强在挣扎了半天后吐出句让小兰意想不到的话。

“为什么?”甘兰馨不解地问道。

弟弟襒了下嘴,看看自己脚趾头处破了洞的鞋子,环视了四周破旧昏暗狭小的屋子,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家电都没有,只有一个收音机。一张上下铺平时睡觉都会发出嘎吱的响声,旁边一张小床上扎着蚊帐,里面躺着半瘫痪半痴呆的母亲。这个穷字根本不需要说出口。

甘兰馨陡然意识到自己肩头的重任,她是大姐,家里唯一经济的支柱,因为家道中落,母亲受到刺激得了中风半瘫半痴,需要人照顾;原本在读大学的弟弟现在却因为学费问题难道就这样要辍学?小兰一阵长长的哀叹,屋子里特别安静……志强应该深思熟虑过了,做为家中唯一的男人,他得为姐姐去分担家庭责任,赚钱是现在家里大事,不但是维持家用还要还还爸爸失踪前欠下的一大笔债务。志强表现地很平静,拿了煤炉和水壶对姐姐道:“我去烧水。”

“志强!”沉默良久,小兰突然叫住了弟弟,斩钉截铁道,“我们把书去读完!”

“钱呢?”志强疑惑地问。

“姐姐想办法,你相信我!”甘兰馨又重复了一遍问弟弟道,“你相信我吗?”

志强的眼中略过一丝希望,目不转睛地看着甘兰馨充满信心的脸,他点点头。他相信姐姐,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她。自从家中变故,都靠姐姐一个人照顾家人,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为了单位的应酬喝得零丁大醉,不省人事。他好想放弃学业出去工作为姐姐分担这个家的责任,若不是姐姐一再坚持,自己做为家中唯一的男儿如何只是读书!他再次用力地点点头。

“乖,我去上晚班了,你照顾妈。”小兰爱抚过弟弟的脑袋,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