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7······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7······ 分享日记 fxplus.cn

(六)

第二天,日历翻过3月23日。

一大早周劲就驱车带小兰来到上海交易所。周劲交待了小兰一些事情,便披上了红马甲走进交易大厅,亲自上阵交易。突然,交易大厅里有人喊道“欧阳南心来了——”只见一个身着深色西装,迈步稳健,风度翩翩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让人感到敬畏。他就是华隆证券的总裁欧阳南心。是这次327国债期货中最大的空头。他的身后尾随着六个身着红马甲的交易员。

未等他们就位,只听门外有人叫道:“欧总!”门口又进来四五个人。一个身着西服,外披红马甲的男子走上前跟欧阳南心连忙握手。

“庄总,你好!”说着欧阳南心拍了拍他的肩旁表示友谊。这人就是昇万集团的总裁庄贺庭。

庄贺庭点点头,两人不约而同地瘪嘴露出一丝微笑。这场同盟该如何抵抗多头强猛地攻势,在场的人都低头窃窃私语。

待到双方在前排入座,这次多头的带头大哥中时代投资部总裁徐平川也带着几个红马甲上场入座。他友好地同欧阳南心与庄贺庭点了下头,算打了个招呼,下场入座。徐平川心里想着:你们都亲自下场了,总算我们可以在一个战场一决高低了。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搭在了自己的手上,他不自觉地抓住了夏芬怡的手,两人不约而同地相互一点头,算是一种鼓励,并肩作战,一定要全力以赴!

8:30分

交易大厅的所有出市代表都已经入座,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

8:55分,集合竞价开始。大厅里电话声,键盘声此起彼伏。华隆证券的一方互相使了下眼色,一个个努力地敲着单子,在昨天的收盘价上下挂单平仓。欧阳南心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向自己的下单员点点头,表示可以挂平仓单了。

9:00分

交易大厅突然发出了“哇——”的一声,显示屏幕上出现了开盘价。327国债跳空高开148.20元,比昨天收盘价高了1.2元。如果昨天收盘价做多的,相当于资金一下子翻了一倍!若是做空的,那么也就亏了一倍开外。这就意味着每上涨1元,华隆证券就要赔进去十几个亿!

欧阳南心立刻命令道:“打高价格,马上平仓!”

交易员奋力敲盘,但是迅速价格拉到148.50

“平不了!我们的盘口太大,只能凭一小部分单子啊!”交易员边打单边向欧阳南心报告道。欧阳南心皱起了眉头,这样就意味着昨天的决定无效了,新的僵局放在了眼前。

周劲上场就把公司的空单挂单只是仓位太大没有平掉,然后又用小兰的账户大量买入多单。在公司账户里干脆买入多单,都按照市价成交,这样做一个对锁的操作。按照当时的保证金2.5%,由于银行的转账比较慢,私底下允许可以非兑现保证金就上场交易,只要在规定的结算时间内把钱补上就可以,周劲是公司总经理,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11:25分

价格没有犹豫地就冲上148.50。

这时庄贺庭下了指示,敬诚期货的王伟清一皱眉头,没有时间犹豫便下打下了100万口的空单!

这是怎么回事?王伟青琢磨着,宁国安昨晚上打电话跟我说下文件了,这小子难道没有告诉昇万?那不可能啊!到底在搞什么啊?庄贺庭怎么能这样做呢!100万口阿!

正当欧阳南心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看到100万口的空单打出!大厅一片哗然!

接着10秒后,屏幕上又出现了100万口的空单!

价格稳牢了,148.3-148.5之间波动。

“查查怎么回事?”欧阳南心连忙叫道。

“是敬诚期货的席位!”

“是昇万集团的暗仓”欧阳南心判断着。

殷正习正在组织会员单位开户,讨论这个国债期货交易风险控制新制度。他突然发现会员单位了缺了欧阳南心,周劲等人,他正感觉有些不对,但又哪里说不出来,突然有交易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悄悄地在殷正习的耳边嘀咕道:“不好了,场内出现异常情况,有个席位抛出了200万口!”殷正习“啊——”的一声,他第一反应,这不是严重违规么,远远超过了最高持仓限额。

“快!去查查,是哪个单位!”殷正习沉着嗓子急迫道。

交易员马上跑了出去。殷正习坐立难安,不断地搓着手,脚踩地面,他的不自然让底下的会员单位代表都觉得非常惊奇,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交易员突然又跑来了,这回殷正习干脆走出会议室。

“查到了,是敬诚期货的席位。”

“把他们老总给我找来!”殷正习皱着眉头,果断吩咐道。

王伟清突然接到交易所的领导打来的电话,心下一惊。他忙打了手势,见有人走上来接替他的岗位,便立刻离场前往交易所总经理办公室。

“200万口是怎么回事?” 殷千习一见王伟清走来便劈头盖脸地问道。

“嗯,是海南正祥的户头”

“有没有没收保证金啊?”

“没有。”

“为什么?”

“其实这个席位是昇万集团下的单。”

“什么!”

“他是我老板!”

殷正习心里直叫苦。预感着将要发生什么!

突然欧阳南心推门进来,瞧见有人在,便道:“我有事,找你谈谈。”

王伟清很识趣的跟殷正习打了招呼离开了,心想幸亏欧阳来了否则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王伟清前脚刚走,殷正习就发话了:“你仓位有多大?”

欧阳南心答道:“有70万口。”

“70万口!我已经给你放宽政策了,允许你们开40万口了!你能不能不要老自作主张,搞那么多事情啊!”

“我借中泰期货的。”实际上欧阳已经开了不止70万口,他没有说实话。

“那就赶快平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