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君:股市投资忍者胜······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杨易君:股市投资忍者胜······ 分享日记 fxplus.cn

你是急性子吗?

很可能是。鉴于你现在正在看《华尔街日报》,而且看的还是网络版。

以下这个问题可能更能说明问题:你是不是一个比我更没耐性的人呢?这个测试进行起来有些困难。

我是个宁可花钱缴一年的博物馆会费也不在购票窗口排队的人;我是个会催服务生快点上菜的人。这么说吧,我是个凡事往前赶的纽约人。

不过,在投资问题上我可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急脾气。这么做有时很不爽,要和自己的本性做斗争真是件令人痛苦的事。

但是,我还是要进行这样的战斗,因为这种让自己保持耐心的策略是能让我不至于在股市中输得底儿掉的唯一办法。

至少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当然,你的故事可能有所不同。

如果你没从股市中挣到钱,那么要知道和你一样境遇的投资者大有人在。眼下标准普尔500指数报1165点,和五年前差不多,该指数在过去十年中下滑了约20%。

眼下,“买入并持有策略已死”的说法在华尔街大行其道自有其原因。随着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08年跌破1000点,并在2009年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在这一低位,美国投资者“失去”了数万亿美元。

不过,只有在你失去耐心并且决心割肉的情况下才会真的“失去”大把大把的钱。或许你当时抛售股票是为了睡得安稳,不过,眼看大盘从2009年3月的低点反弹了令人乍舌的72%,你现在可能又要寝食难安了吧。

那么,像我这种耐住性子的急性子投资成绩如何呢?

市场研究公司Ibbotson Associates提供的数据显示,自1926年以来,美国股市每年的回报率为9.8%。在过去五年中,我自己的年投资回报率达到了2.5%至3%。

想笑就尽管笑吧,笑话我的肯定不止你一个。我在《华尔街日报》撰写个人理财专栏的同事齐威格(Jason Zweig)近来描述了若干理财专家如何说得连他们自己都相信能在股市投资实现12%的年收益率。

不过,我对自己的投资回报还是感到相当满意的。

过去的五年中我一直在进行投资,而不是仅仅在开始时进行了交投。而且通过更多地选择成长型基金(而非价值型基金),我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错失债市上涨而造成的损失(长期债券年回报率达到了5%)。

在股市堪称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里,我认为只要有净回报,并且回报率能比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回报高出一个百分点,就算是很不错的收益了──当然了,我是把股息也计算在内。

毕竟,在美国的大型基金中,约有七成无法在五年期里跑赢标准普尔500指数。而且,Vanguard 500 Index Fund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中,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的年回报率仅为1.6%。

现在,到了真正需要费心思考的问题了。如果我放任自己的急脾气是不是可以让投资做到更好,并踩对市场的节拍呢?

答案是否定的,甚至可以说恰恰相反。道指已经连涨八天了,你可以抛硬币看看连续八次同一面是多么小概率的事件。

只要想想看,要想跟市场过去12个月中不可思议的波动保持一致,你得押对多少次涨跌。光靠机率法则也太离谱了。

我曾经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每天都拿出一小部分资金进行即日交易。虽然多数日子里我在亏钱,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我乐在其中。这样的交易很符合我的急躁性格。每天追求的就是速战速决的交投和立竿见影的结果。

但是这样能挣到钱吗?想这样挣钱我需要好得多的运气和大块头的超级计算机。

眼下,我给自己的急脾气找到了另一个出口,那就是我在《华尔街日报》的同事们,想必他们正因为要忍受我而苦不堪言。

我会缠着他们宣讲自己有关花旗(Citi)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的股价将大涨之缘由的理论。我会就空头将于何时开始打压亚马逊(Amazon.com)和Sears的股价而大发议论。到了下午3点,我会喊出自己猜测标准普尔500指数将收在什么点位。

不过,我只是动动嘴罢了。

我的同事们说,光说说又不花钱,但是在我看来,动嘴比动手交易要强得多。相信读者当中也有很多像我一样耐力不足的人,光说不练或许也能令你们最终收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