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9······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9······ 分享日记 fxplus.cn

当晚7:00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门口停满了车,连证监会领导的车也在内。

会议室里灯火通明。殷正习紧急召开各经纪单位会员会议,就327国债事件严重违规商讨处理办法。大家就最后八分钟的价格“算”与“不算”做了激烈的争论。在场的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327交易最后8分钟的惊险刺激一幕,此刻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这些人中还有很多自己的多单被套,十分关心急迫地想知道处理情况,大部分的人还是认为后8分钟严重违规,一定不能算,要取消后8分钟的价格。

突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了,欧阳南心出现在门口。会议室里坐地水泄不通,但是大家见到他还是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在座的很多人恨不得现在就把欧阳南心撕得粉碎,但迫于交易所和证监会的领导都在,强忍住了自己的情绪。

欧阳南心走到殷正习身边,朗声道:

“凭什么最后8分钟的价格你们不承认?为什么不能算?!”

“你那是违规交易,当然不能算拉!”有个会员单位叫起来。

“好!你们要算违规是吧!”欧阳南心从桌面上抓起今日327盘口监控报告资料,说道,“如果要算违规,中时代之前以80万口把价格攻到148.5块,又用120万口把价格推上149.1元,再以100万口把价格锁定在150万口,他们难道没有违规吗!还有——盘中昇万集团打下200万口的空单,难道这些你都看不见吗!”

大家沉默不语,只听欧阳南心继续道:“如果要说违规,大家都有违规操作。在场的人你们自己问问自己,这场战役里,你们有没有违规操作!为什么独独算我们华隆证券违规?!”

“哼,强词夺理!”有人否定道。

“好,大家公平一点,要处理大家一起处理中时代、昇万还有很多席位都有问题,这么一个大窟窿是你们自己挖的!所以——不应该讨论最后8分钟的价格算不算,而应该算今天一天的交易价格算不算!”

“欧总,你今天累了,你太激动了……”殷正习瞟了证监会的领导,他觉得欧阳南心的话太多了,也有点过分了,分明是狗急跳墙,拉人家一起死。

殷正习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欧阳南心就来气,提高了嗓门又道:

“按照今天的收盘价格,327的持仓总量高达1400万口,若按单边计算,约合人民币2800亿元,是327相对应的现货债券的12倍!这样的结果,到底谁要负责人!”说着他手搭在了殷正习的身上,问道,“交易所要不要负责?为什么不控制住持仓量?!”转而又走到证监会周副秘书长的身边,说道:“2800个亿啊!这个市场上真的有那么多钱吗?这相当于我们国家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哪里来那么多的钱啊!”说着他拍拍周劲的肩膀道:“你说,市场真的有那么多钱吗?为什么有的会员账上没有保证金也能交易,还能成交??你告诉大家好不好?”周劲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还有——”欧阳南心觉得还不解气又走到徐平川和孙学斌的身边,大声道,“国家提高补值贴现率的文件昨天才下来的,但是为什么市场上早就有人有鼻子有眼睛地传论贴息?连街头巷尾的阿婆大爷都知道!甚至连媒体都能绘声绘色地讲出贴息文件已经批复,怎么着?他们都知道得比我们早啊……阿??”欧阳南心环视了一圈,又低声说道,“还是有人早就知道了,故意把消息放出去?有人回答我吗?阿??!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不说话!”欧阳南心得寸进尺起来,放肆地发问,大家都没有声音。

大家都沉默了,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错,我们大家可能都有错,可是错得最大,最严重,最离谱的就是你!”周劲突然站起身指着欧阳南心的鼻子道,“你妄图成为市场的控制者!你明明知道政策可能会不利于空头,你还执迷不悟,继续组织大量资金与市场做对,与大家做对!你这样做,分明是想操控整个市场,你想成为王者!我告诉你,你现在就一只气急败坏的疯狗,到处乱咬人!”周劲怒不可遏地走到欧阳南心身边,将一份《关于327国债期货新规则法案修订稿》扔到欧阳南新的身上,愤然道,“你自己看看!我们的领导,殷总,杨主席,他们都做了很多工作,可惜的是都没有赶上你的这个疯子速度快!金融期货,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大家接受起来是需要一个时间,一个过程,我们都要慢慢摸索,大家都是摸这石头过河,你做为中国最大证券公司的总经理,你非但没有帮大家把规则理顺,反而落井下石,为一己私欲,酿成今天的大祸,难道你一点悔过之意都没有吗?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这个,指责那个!你真是愧对‘金融教父’的称号!”

周劲说得慷慨激昂,实在是说到了领导的心坎里。

欧阳南心就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打得痛彻心肺,鼻青脸肿,无人怜悯。

“哈哈……周劲,你满口仁义道德!我欧阳南心自认为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国家!这场战役,我个人没有做一张单子!而你呢!还有你们!我一己私利?那你们叫做什么阿?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救华隆证券!华隆倒了,要有多少人跟着遭殃,会有多大的问题!”

“你不要胡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周劲的名字开了账户在期货市场上做一张单子!殷总你也可以叫人家去查我——周劲!”周劲也提高了嗓子,这叫压阵,他赌定了殷正习不会去查,即使查了也找不到自己开户的证据,因为账户的名字是甘兰馨。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人还是有一丝颤抖,人们都以为他是太生气了没有在意,都纷纷站到周劲的一边说话,周劲又补充了句:“欧总,说话要讲证据!”

“哼——”欧阳南心也知道这样查自然查不出来,而小兰这说1500万的事也只是小兰的一言之词,他也只是怀疑,这个钱就是周劲的,而且是他利用透支交易的。当然这些都只是个人猜测,做不得数,要是找来小兰做人证,这女人是周劲的人,肯定是站在他一边了。所以这一局他输的心服口服。

“欧总,不是我不想帮你帮华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帮!这件事,市场的波及面会很大,一大批机构会垮台,甚至银行也会受到影响。所以你这个事的确做得太不漂亮了,祸是你闯的,这个责任就应该你来承担。”殷正习开口道。

欧阳南心冷笑着,他知道今天这个会就是个“屠华隆,批欧阳大会”,这些人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自己的身上,来避难。自己就成了这场金融地震最大的牺牲品。他宁愿相信自己是个“牺牲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就在这时国务院分管证券业务的周秘书长打来电话给殷正习,电话里指示道:“老殷啊,今天的事惊动了几位领导……总理说了,这件事要做妥善处理,不能造成社会影响,否则出现类似‘8`10事件’的事件,那会影响到金融改革的进程。老殷啊,你明白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殷正习自然已经了解领导心中的想法,对不起了,华隆证券,谁让你就逆了上头的意,公然挑战市场阿……唉……

当晚9:00整。

上交所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交易异常,经查是某会员公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而蓄意违规。故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无效。这部分成交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订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上交所还表示:对明日的国债期货交易将采取相应措施。对违规的会员公司将在进一步查清有关情况后会同关部门严肃处理。

就在发生国债期货事件的两天后,世界爆发了“巴林银行”破产的金融风波。引发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所幸的是“327” 国债期货事件没有引发更加严重的金融风暴也是一种安慰。

1995年5月19日,欧阳南心被逮捕。在1997年2月3日,以贪污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金融界的一只雄鹰折翅了,华隆证券的金融帝国也因此陨灭了。昇万集团也未能逃过厄运。327事件后,上交所发现昇万集团分仓帐户多达八百多个,且其提供的大批国债入库通知单都是空头支票。昇万集团引出才问题绝不只此, 1996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要求各地中止对涉及迅胜集团经济纠纷的判决,由公安部门进一步侦查,并于1997年1月在武汉召开了涉及8个高级法院、5个中级法院的协调会。庄贺庭逃亡,不知所踪。9月15日,上交所理事会免去殷千习总经理职务。作为市场最大的赢家,中时代幸免于难。但富有意味的是,有关部门调查发现,中时代竟然没有挣钱,理论上它应该有数十亿的盈利。中时代最终于十年后被撤消,闻者多数拍手称好。但这十年间,中时代一统江湖,并派生出无数豪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