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中国铁矿石谈判完败······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叶檀:中国铁矿石谈判完败······ 分享日记 fxplus.cn

胡士泰们,作为铁矿石的卖言,而能大肆受贿,源于中国国内越压越多的钢铁产能,源于国内的铁矿石价格双轨制。

3月29日,中国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9日对原力拓员工胡士泰等人作出一审判决,分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数罪并罚,判处四名被告有期徒刑七至十四年不等,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人民币70万元至520万元不等,违法所得均予以追缴。

指控显示,胡士泰被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46万余元、葛民强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94万余元、刘才魁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378万余元,而王勇涉嫌收受贿赂7500万余元,合计9218万元。29号下午,力拓就发布声明,宣布解聘胡士泰等四名员工,认为他们的行为明显违反了中国法律和力拓员工行为准则,与力拓所倡导的道德文化背道而驰。

案子大致落定,反思还在继续。

胡士泰们更像“双面间谍”,他们不断向大钢厂示好,安排旅游等活动笼络感情,以获取固定的订单,和中国钢铁厂的核心商业数据,在谈判时做到心里有数。另一方面,胡士泰们从民营钢铁企业获得大量的好处费。

卖家受贿,除非卖的是不可或缺的紧俏商品。买家行贿,是因为如此可以保证铁矿石的长期供应,好过受国内铁矿石进口企业的盘剥。

我国钢铁产业过剩已有多年,顽疾久治不愈,反而愈演愈烈。有人说是地方政府诸侯经济难以控制,甚至以发红头文件的方式保护落后产能,通过重组的方式越做越大。更重要的是,在钢铁行业调整的过程中,一味强调高端化,而不顾国内基建所需,导致基建所需的低端钢铁价格价格越来越高。加上宽松货币推动下的通胀压力,导致钢价一涨再涨。

从2009年中旬开始,宝钢率先提价,紧接着中小钢企跟风涨价。到了2010年,涨价形式还在延续。部分城市钢铁市场更是受铁矿石提价的影响,上调钢材价格。甚至有不少钢铁经销商捂盘惜售,等待钢材价格的进一步上涨。由此导致的结果是铁矿石企业坐地涨价收钱。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业已提出指出,公司最近实施了一项新的营销政策,决定从4月起以铁矿石指数定价体系取代每年制定基准价格的模式,铁矿石价格上涨幅度超过100%,品位最高的Carajas粉矿从去年的参考价57美元/吨涨至122.20美元/吨,涨幅高达114.38%,实行时间是2010年4月到6月。而出具该价格的依据则是2010年前两个月铁矿石现货的平均价格(125.9美元)。
更致命的是中国的铁矿石价格双轨制,导致特殊企业在长协价与现价之间获取差价。

我国有112家大型央属单位有进口资质,中间有许多代理公司,这些代理公司加价30%到50%将铁矿石出售给没有进口资质的中小钢企,代理公司获得代理收入,大型钢企因为倒卖多进口的长协矿而大获其利。据“我的钢铁网”估算,2008年我国长期协议进口的铁矿石中有超过10%被倒卖,2007年各进口企业倒卖长协矿的收入至少超过200亿元。

在铁矿石进口领域,出现两大食利阶层——国外铁矿石巨头和国内各种拥有长协价的进口企业。他们大量囤积长协矿,进行长期倒卖,在2008年8月以后尤其明显。一中一外,两大食利阶层利益一致,全都抬价对准了国内无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企业。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小虎狼们才是利益共同体,而只能接受高价盘剥的钢铁企业成为弱势一方。国内钢厂自然不可能形成统一阵线。

对于类似于日照钢铁这样的民营大钢铁企业,铁矿石供应是命门。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日照钢铁不得不从胡士泰等人处得到从政府那儿得不到的临时长协价。日照钢铁集团董事长杜双华的证词称:“没有王勇的帮助,我公司不可能有今天的规模。”杜同时称,在2007年,他分两次将200万美元和700万美元汇入王勇指定的香港私人公司账户。日照钢铁自2003年起就与力拓签署了订货协议,此后在钢铁业宏观调控政策下,国内铁矿石市场价格攀升,但民营性质的日照钢铁,以“长协”规避了成本风险,得以摆脱围堵,逆势成长。而同为民企的常州铁本、宁波建龙等的扩张则折戟沉沙。

不取消价格双轨制,不改变中国钢铁企业获利不均的状况,中国钢铁产能将永远过剩,铁矿石市场永无宁日,中国在铁矿石谈判中各家企业心怀鬼胎、永远处于一盘散沙的境地。

至于2009年1月16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及其所属会员企业日在唐山召开进口铁矿石贸易会议,并统一签订行业公约,严禁倒卖长协矿。一纸自律协议,哪能约束得了有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企业的胃口?有用才怪。

最近中钢协提出抵制三大铁矿石巨头,不得不指出,这些亦官亦商的所谓协会,实在是有些弱智,应该退出谈判了。铁矿石的长协价已经基本瓦解了,中国在此战役中,先输一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