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16······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16······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三章 期货女侠遇到期货之王

多空双方好似一个战场,账户的钱就是士兵,而你就是调兵遣将的统帅,这场战役就是看谁能俘虏对方的士兵越多谁就是王,而手续费就跟牺牲的战士一样,不管是赢还是输都要牺牲,而且要牺牲士兵越少越好!所以兵不在多在于行军战略,谁都想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2月15日 正月初十 周五

早上8:30何言就早早地做在办公室里。发邮件,写早盘提示。小艾见何言一早就在办公室便紧张地凑上去问:“昨天那个保时捷帅哥是谁,你怎么认识他的?”

“呦,长进了还知道保时捷,我还以为是凯迪拉克呢!”何言打开白糖的K线图研究起来,顺口地胡扯话题。

小艾见她很神秘的样子便识趣道:“不说拉倒,你昨天买的白糖可已经亏了30个点了,还是昨尾盘减仓被打下来的。”

“多头洗盘,不怕”何言说得很有信心。

中国的期货市场以商品期货为主,每个品种各有自己的周期性价格结构。不同个性的投资者对品种的喜好也是不一,比如很多人喜欢做铜,因为它的日内波动大,小资金能迅速变大资金;白糖作为既有工业品属性又有农产品属性的品种在期货界被人叫做“妖糖”,上串下跳也是极为频繁,很多人就冲着白糖的“妖”劲做的短线,突破便追涨,破位便杀跌,没少亏过钱,它总会带给投资者不少心里坎坷才走上趋势,让人意想不到,出其不意,也就这样吓怕了很多投机客,但何言偏偏衷爱白糖期货。用何言的话说性子活的品种越是有更多的机会去发现价格。

9点开盘白糖高开4103,何言在4080开仓的多单就赚了23个点,相当于每手赚了230块。

老陈突然从自己办公室走出来,到何言办事室对她道:“下午在雷迪森酒店有个投资报告会!我托人弄了两张票,我们一起去吧。”

何言一听索然无味道:“又是什么投资报告会,忽悠散户的吧。”

老陈摇摇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投资报告会,而是全国股指期货备战‘期货之王’擂台赛的颁奖,有你的偶像甘志强噢!同时也是信禾期货杭州营业部的开业典礼,甘志强就是杭州营业部的老总。会上请来的可都是投资界难得一见的高手啊!”

“是嘛!”何言兴奋道,“原来甘志强就是信禾的老总,那……信禾?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公司啊?”

“信禾期货本来是一家规模不是很大的期货公司,前几个月被中泰证券收购了,中泰证券可是证券界的龙头老大啊,此前传闻有好几家资产更优的期货公司都与之接洽过,大家都想为股指期货上市给自己找个好东家,可他却偏偏注资了一家二流期货公司,实在让人想不通。”

“这些都是大人物玩的资本游戏,不是你想得通滴。这么说来信禾要在杭州大展拳脚了?中泰证券在杭州也有十五家营业部就这点客户资源就够他们吃的了。”

“最主要的是这次中泰是下了重拳,力挺信禾举好期货大旗,连从来都不在媒体上露面的中泰证券董事长周劲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传说此人精于管理,用人有道,更主要的是在交易上简直就是叱咤风云啊。做多就涨,做空就跌……”

“有那么神奇么,跟神仙似的。”何言听惯了期货市场上传说的神话故事什么从几万到几个亿然后就退隐期货江湖,云云,只管听过,从业两年了身边也没发现个有几倍的赢家,别说几百倍了。

“另外嘉胜投资基金的总裁徐平川也会出席。”老陈很是神秘道。

“他也来拉!”何言兴奋地大叫起来。

突然小艾的声音“白糖飞上去了!”

何言一看屏幕分时图上飞起一根直线。

下午1:30 雷迪森酒店大会议厅人山人海,在剪票口有礼仪小姐分发会议安排时间表。“小艾,单子你看着,有什么情况发短信给我。”何言打电话交代完事情,便与老陈进了主会场,好容易找到个座位,都是在最后排。

“怎么这么多人啊!连个座位都没有。”何言坐下后,往台上望去怎么也看不清人长相,“都看不到讲的人,也看不清PPT!”

老陈坐那里不动,看大会准备的资料,道:“人影总看得清吧,又不让你来相亲看人长啥模子有什么用!耨,这里有PPT的内容,好好听就行了。”

“恩,要是,一会儿路上遇到了都不认识怎么打招呼啊!”何言反抽道。

“呵呵,有钱就可以了。”老陈笑道,“我给主办方点好处答应晚上吃饭叫上我们。”

“有你啊!”何言慧心一笑。

突然灯光全暗了下来,大厅的主屏幕上拉开了信禾期货和其控股公司中泰证券的介绍片,气势恢弘,让人看得血气澎湃。

“……大会正式开始……”随着著名电视主持人的到位,大会拉来了帷幕,“下面由中泰证券董事长,周劲发言……”

台下一片掌声,何言看着台上一个个著名的专家,学者,心中极为感慨:我这只怀着美好理想的期货界小虾米什么时候也能走上这个舞台与他们共同谈论国家经济形式。
很快议程到了自由讨论环节了,会上除了有国内的投资大师还邀请到了国外的几个投资交易大师,论坛的主持是信禾期货杭州营业部负责人甘志强,他一口流利的英文让在场的投资者朋友为之惊叹。

何言伸了长长的脖子自言自语道:“啊呀,看不清甘志强长什么样!他做单厉害,英文也说那么好啊!”

老陈若有所思道:“这个甘志强两年前就是个交易高手了,号称中国期货界的巴非特呢!后来自己去开了投资公司,做私募去了,现在怎么就加盟了信禾期货?看来这个信禾期货不简单啊,这样牛叉的人都被挖来了。周劲还真是会用人啊,听说他以前也是做期货的,后来发生国债期货事件后,中国期货市场不好做,他才转去做证券了。现在重新杀回期货界,都是冲着股指期货来的,这个信禾很快会成为期货界的一匹黑马啊。”

“哦,原来这样啊!”何言道,“中泰可是个上市公司啊,他的老总还有这样的经历啊!不过若是没点实力怎么请的来徐平川这样的大人物啊,要知道人家可是去年福布斯排行榜的第22位啊!”

“哼,上福布斯的都没好结果。”老陈不以为然道。

何言又好奇问道:“对了你认识甘志强?”

“知道有这么个人,没见过,就是和你很好的那个陈姐以前一起的,他们一起开拓过的区域几乎所向无敌,尤其是在农产品上,很多企业客户都会自动来找他们。”
何言更加好奇了:“我怎么没听姐说过呀?”

“那是你入行前的事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么。后来他们两分开了,一个人带一个团队负责各地方市场开拓。后来甘志强就自己出来自己办投资公司,我那个时候有人介绍我去他那里,我没去,呵呵~他现在居然又回到期货公司了。像他这样的身价会去信禾估计公司给他开了很高的待遇。”

“那你为什么没去啊?”何言又问道

“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听说他这人对人严厉又苛刻就没去了!”老陈说的不耐烦起来。

何言暗暗好笑:肯定你技术不精,人家看不上。还装呢!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何小姐你好!我是前天来上过你课没开户的那个。”

“哦,我想起来了,不好意思哦,我现在在参加一个报告会。在雷迪森你有时间可以过来。”何言小声道

“哦,好的。”

“88”

何言摇摇头,心想这个土男人不会真过来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