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17······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17······ 分享日记 fxplus.cn

宴会厅里人潮拥挤,晚宴是自助餐形式的。

何言便在数落老陈:“你看,没看清人长什么样,现在连跟谁去搭讪都不知道。我刚聊了几个都是期货公司的小鸟,白花钱了!”

老陈道:“我去找会场的负责人,你在这里等我。”

何言哦了声,正对着食物发呆,只闻身后有人叫自己“何小姐—”

何言见一西装革领,头发油光估计一米七都没到的男人,那双韩国偶像剧男主角的单眼皮让何言想了起来,这个土男人客户!不过现在的造型一点都不土,很庄重很俊伟。

“呵呵,你真的来了!”何言有些意外道。

“呵呵,要约你真是困难!我是三顾茅庐,都约不到你啊!”

“不会吧,我一般都在公司的。”何言接话道。

“第一次,听了你半堂课好不容易跟你说上话,你说晚上有事;第二天,我刚到你公司楼下,见你上了一辆跑车;第三次我打你电话,你说你到了这里。”

“啊~呵呵,这样啊!”何言感到十分惊讶,原来他找了我那么多次啊。

何言见老陈带着会议执行的李总走来,李总笑着冲着何言走来,“哦,甘总,你好,你好!刚才你的讲解太精彩了!”

“哪里哪里……”

何言看着李总管身边的“土男人”客户叫甘总,简直被人点了穴一样。

“李总,这个是我的合作人何言。”老陈介绍道。

“哦,是位美女啊,期货界就是美女少啊,哈哈……哎,甘总,你们两认识啊?”李总打趣道。

“呵呵,何小姐,给我讲过课。”甘志强笑道。

“哦,后生可畏啊,居然能给你讲课?”李总颇感意外道。

“甘总,你真会说笑,我哪有资格啊?”何言说话都没了底气。

“讲得不错,很有亲和力。呵呵”甘志强拍拍何言赞扬道。

于是甘志强带着何言见了几位大师,侃侃而谈,却没见到周劲和徐平川两人,想来这样的晚宴两人不会参加的,何言不免有点失望。而此时的她不知不觉对甘志强萌生了几分好感,突然觉得他的个子也不是很矮,比自己高不就得了,这个单眼皮特别冷俊还带了几分傲气和英姿。

老陈吃得正开心,收到何言的短信:一会儿你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

夜色西湖边环境幽雅。

“你怎么会来听我的课呢?”何言不解地问。

“一个朋友介绍我看了一个投资者专业教育的网站,然后我就来了。”志强说话慢条斯理,并没有提到陈姐,他倒是想试探下何言对行业的想法。

“哦,是么~”何言听了十分高兴,内心里还有点小小的自豪。

“呵呵,你是做得很不错,很多投资者是需要一定的系统培训。”

何言微笑道:“我那是小打小闹,你才厉害呢,三个月里能把一个五万的账户做到103,翻了二十倍啊!”

“呵呵”志强微微一笑,“这没什么,比赛是有技巧的,要是平时那运气就真的很好了。”

“比赛不是压力很大么!”

“因为奖金就有十万,我开了两个指导帐户,每个帐户十万,根据自己的系统见了机会就满仓隔夜,确立了胜算,然后我就来回抄短线,把跟对手的距离拉开。满仓操作风险大所以两个帐户来回做,把风险分散同时确立对冲。”

“原来这样。你刚说的系统,好不好发给我用用?”

志强楞了下道:“哦,我的系统还没有编程电脑程序,只在我脑子里。用眼睛看,看到哪个技术指标发生变化了,就是我的信号,根据信号来判断入场点。根据信号有强弱,下多少仓位,我没有止赢,只有离场信号,所以我不怎么关注价格,我只看势,价格容易有欺骗性,而每笔交易形成的量能却是骗不了人。当然我也有止损,不过我不喜欢带套,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爱一个人是很难停下来的,但是交易可以随时发生和停止。呵呵……”说着柔情地看着何言的那双可爱会说话的眼睛。何言收到这如锯的眼神,心下一颤,有些慌乱不知所措。

“当然有一套很严密的系统是不够的,精密的交易计划是很重要的。资金和风险的控制才是第一位的。”志强似乎看何言的不自在,主动离开了这种目光交汇,继续道。

“恩,很有道理,那你是看什么技术指标的啊?”

“我只看K线形态和市场趋势结构图,偶尔关注下持仓。”

“市场趋势结构?”

“其实每个品种都有自己的个性,形成这个个性是背后的人在操作,期货市场的主体永远是现货企业,行进的经济风险转嫁活动,而现货企业是有自己的经营规划的,比如白糖,什么时候是销售旺季,什么时候是淡季,世界贸易的流通整体经济的走向等等来判断一个品种现阶段的趋势,趋势不外乎三个:向上,向下和横盘震荡。”志强边说边做动作,“能够明白整个市场的趋势其实做单就很简单了。长线还是短线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赚大钱。”

何言听着一楞一楞,不是太明白,但是觉得十分有道理,狠命的点点头。

“不过这个听上去很难啊!”何言思索道。

“要做得专业就要深入产业链,比如做糖就去了解白糖市场的经营生产活动,清楚供需情况,当然这只是为设定交易计划主体方向及操作策略,并不是根据这个来选择入场点。”

“我今天做多白糖了,风流过夜!”何言兴奋道。

“呵呵,你很有潜力啊!怎么想到来做期货的?这个市场很残酷的”

“我把多空双方看成一个战场,我帐户的银子就是我的士兵,我就是那个调兵遣将的统帅,指挥作战很是刺激。你说有哪个行业能像我们坐在电脑前就好能经历大撕杀。而且这个手续费就跟牺牲的战士一样,不管是赢还是输都要牺牲,这场战役就是看谁能俘虏对方的士兵越多谁就是王,而且要牺牲士兵越少越好!所以不论手上有多少人,我都想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哈哈……”

何言一说到对期货的热情滔滔不绝。对着黑晃晃的西湖大抒凛然壮气。志强看着这个柔美的女元帅,湖风吹撒江南的秀风,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缓缓道:“我怎么感觉这么残酷血腥的战场被你描绘地这么壮阔唯美啊……”

“是凄美!风萧萧兮易水寒,我将上下而求索,索钱的索……哈哈”何言临场发辉,兴奋处跳跃转圈,一个站不稳往一边倒去“啊……”志强赶忙上前扶着,正好倒在他的怀里。何言感觉一股强烈的男儿安全感,暖暖的很舒服。志强抱着何言软软的身子,一阵荡漾,直感晕旋柔声道:“你真调皮!”

何言也不忙站稳,如婴孩般笑道:“和你聊天真开心,无拘无束,思维啊海阔天空……”

“可我对属下都很严厉,呵呵,别人都觉得我很难相处。”志强有些犹豫道。

何言拍拍志强的胸脯站起身道:“唉,看你的身材是挺袖珍的,但这个思想却是宏伟的,所以别人看你的感觉是用眼睛,我用的是心。”

“呵呵……”志强第一次听女孩子这么评价自己的身高,忍不住笑道,“丫头,你跟我站在一起,你一弯头正好能靠到我的肩膀上,从科学的角度讲,我们是最合适的身高比例。”

“嘿嘿,我来靠靠”何言觉得好玩挽着志强的胳膊,头一弯正好靠在志强坚实的肩膀上,“哈哈,还真的是黄金分割!”

“先生给你女朋友买束花吧,你女朋友这么漂亮,你们两真相配,郎才女貌,恭喜发财啊……”西湖边卖花的小贩就专抓这样的孤男寡女上,要是不买就死缠着不放,生意大大的好。何言有些尴尬连忙离开志强的身子,道:“我们不是情侣,不要!”

志强拿过小贩递过来的玫瑰花,道:“还有多少都拿来吧。”

何言,看着小贩拿着钱笑呵呵地走开做另外的生意去了,有些不乐意。眼前多了把玫瑰花,还有淡淡的香气。“总不好我拿着吧,给”志强将花送到何言面前。

“你还真买呀!”

“要是不买,你看……”志强眼神往旁一瞟,放眼望去四五个卖花的小贩,逮到路人就缠着卖花,“花小钱买个自在,他们看到花就不会烦我们了。”

“呵呵,但要是让你老婆看到你送花给我可不世界大战了?”何言故意刺探道。

“我还没结婚呢,不怕!”志强幽默道,“你男朋友很有品位啊,开保时捷啊。”

“他还不是我男朋友!”何言激动道。

“呵呵,我可没他这么有钱。”志强故意打趣道。

“有前途不就得了!”何言脱口而出,突然感觉着了他的道,羞地耳根子通红。甘志强今年刚好三十,人们常说三十而立,在业界也算打出片名头,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哄个小女孩自是手到擒来,只是面对眼前的这个活泼的小丫头倒有另一番打算。

“好了,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志强看了下手表9点整。

何言感觉还没尽兴,撅嘴道:“明天周六又不开盘,回去那么早啊!”

志强安慰地揉了下何言的肩道:“今天总公司来人,我总得接待下,现在我得过去陪几个老总喝茶。要不等会儿早我再来找你。”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