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机都是白捡的!······ 创业故事 alingn.com – 分享日记

商机都是白捡的!······ 创业故事 alingn.com

对于商机,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抓住,而大部分人却视而不见呢?经济学家认为,这是由商机的特性决定的。商机是一种偶然性,可遇而不可求,但只要用心就能捡到,而且是白捡把商机当作有明确目标的活动的副产品来看待,就会发现商机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对财富的追求使得大多数人都渴望自己当老板。当老板需要创业,创业需要商机。因此大家都在苦苦地寻找商机,但商机在哪里呢?

白捡的商机

商机就是赚大钱、发大财的机会,是能够让一个人成就一番大事业的难得机遇。时下大家耳熟能详的商贾巨富,都是依靠某一个商机偶然发迹的。

时尚蜡烛之王陈索斌其实是学经济出身,对蜡烛一窍不通,为什么会选择时尚蜡烛作为自己的创业商机呢?原来1993年的一天晚上,陈索斌到一位朋友家中谈事,突然遇到停电,朋友的妻子赶紧找出一截红蜡烛点上,烛光下红彤彤的蜡烛一股股地冒着黑烟,忽明忽暗。朋友的妻子在旁边抱怨说:“如今卫星都能上天了,怎么这蜡烛还是老样子,谁要是能捣鼓出不冒黑烟的蜡烛,说不定能得个诺贝尔奖什么的。”就是这样一句话触动了陈索斌,于是不久就有了“金王”。再不久,“金王”成了中国的时尚蜡烛之王。随着“金王”的成功,陈索斌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亿万富翁。 大家常常慨叹商机没有垂青到自己的头上,其实,商机经常在每个人的眼前晃来晃去,只有有心人才有这个眼力去抓祝对蜡烛黑烟的抱怨,相信不只陈索斌一个人听到过,为什么只有他抓住了这个商机呢? 商机其实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抓住的人都是白捡的。白捡商机的事例俯拾皆是,最典型的莫过于《老天津》这本书里记载的德国流浪汉施礼德在天津的发财故事。

施礼德乘船从德国到达天津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饿了一整天,只好在天津的大街小巷里瞎转悠,觅食充饥。直到晚上九点多钟,一条狗窜出来,嘴里叼着一根骨头,施礼德从狗嘴里夺下它,吃到了来天津的第一顿饭。然后,他走到德国租界,在一家小洋楼的墙角处坐下来,准备过夜。此时,一小包东西从楼上被扔了下来,正好落在施礼德的身边。施礼德捡起来一看,是一包做针线活用的针。第二天,施礼德带着这包针,又捡了一块木板,走到租界玩掷针的把戏去了。“当”的一声,经过改造的针就扎在了木板上。施礼德一招呼,一些好奇的人就围上来了。施礼德原本想向人家讨几个把戏钱,但出乎意料的是,有些围观者居然要向施礼德购买这些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施礼德的一包针(共72支)以每支1角钱的价格全卖了。有了7元2角以后,施礼德就不愁没有饭吃了,因为当时天津一袋白面才2元钱。施礼德觉得在天津真是好赚钱,于是转身就走回德租界,挨家挨户地收购针去了。他以1角钱1包的价格,用刚刚赚到的7元2角买了72包,出了租界再以1角钱1支的价格卖给天津人,由此到手的钱就有了518元2角。一个前一天晚上还在与狗抢骨头的德国流浪汉就这样戏剧性地发迹了。

把商机当副产品

对于商机,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抓住,而大部分人却视而不见呢?经济学家认为,这是由商机的特性决定的。商机是一种偶然性,可遇而不可求,但只要用心就能捡到,而且是白捡。 经济学家朱锡庆对商机有独到的研究。按照他在《有场景的经济学》(福建人民出版社2016年5月第1版)一书中的说法,每一个具体的商机,都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出现的一系列偶然发生又稍纵即逝、并且不再重复出现的琐碎事件组合中隐藏的因果关系。由于每一个场景(特定琐碎事件的组合)分别对应一种因果关系,这就不存在关于商机的普适性知识。有关商机的知识都是有场景的知识,而有场景的知识往往是人类有明确目标的活动之无意识的副产品。因此,商机实际上是有明确目标的活动无意识附带形成的副产品。

在日常生活中,大家普遍关注的是自己活动的“明确目标”,而往往忽略了自身活动能够产生或可能产生的某种副产品。只有用心的人才能留意到副产品的产生,并不用花费任何代价白捡这些副产品。就像陈索斌,他去朋友家的“明确目标”是“谈事”,却白捡了一个对“不冒烟蜡烛”的需求信息;施礼德去德租界的“明确目标”是“过夜”,却白捡到了一包针。这些商机的获得,从经济学的意义上而言,是零成本的,是“有明确目标”的活动的“副产品”。虽然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但商机的全部成本却是由“有明确目标的活动”完全承担了,作为副产品的商机,获得它也就是零成本,是白捡的。 其实,人们所从事的任何活动的结果都不是单一的,一项活动产生的结果,除了活动明确追求的结果之外,往往还会伴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有时费尽心血去追求某种结局,却总是追不到,反而获得了意外的收获,这更是有明确目标的活动所伴生的副产品,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是对这类副产品的最传神的描述。

在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框架里,经济学家只考虑人类活动的明确目标,而没有把有明确目标的人类活动可能产生的副产品考虑进去,这使得对很多行为的解释都牵强附会,导致理性选择的悖论。就拿商机来说,按照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商机应该是人们有意识去寻找才能找到的机遇,而不应该是其他活动伴生的副产品。如果按照这一理论来阐释,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为找商机而找商机的人总是找不到商机。朱锡庆关于“有明确目标的活动无意识附带形成副产品”的理论对于完善经济学的分析框架,提升经济学分析框架的实用功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人人都在找商机,但商机就像刻意要跟你捉迷藏一样,让人总是找不到。为找商机而找商机是找不到商机的。把商机当作有明确目标的活动的副产品来看待,就会发现商机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商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是永不重复的偶然,这就需要我们多用心去留意身边的每一件小事,每一次偶然。用心才能发现宝,作为有明确目标的活动之无意识的副产品,商机的获得都是白捡的。只要我们不像猴子掰苞谷一样,掰一个丢一个,而是注意将这些副产品作为场景知识积累起来,那就能够成为经验。有了一定的经验以后,就会更有利于自己发现商机,捡到商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