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0······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0······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五章 加入信禾

跳槽有时也要付出点移仓成本的!

2月18日 周一

白糖如期高开,一路高走,到了中午何言对小艾道:“收拾下东西跟我走吧!”小艾还有些不舍问道:“午盘还没有看呢!”何言微微一笑道:“总得先去人家那里看看是不是适应我们呀”何言走到门口,望了望老陈办公室。他正坐着看着何言,有些感触道:“去人家大公司锻炼下也好,有时间过来看看我这个大叔,要是外面不好,随时回来。”

何言点点头,鼻子一酸转身走出了门,泪水就在眼眶打着转。心里想着:老陈也不容易从乡下到杭州打拼,省吃俭用的养活一家老小,稍微有点钱就投到期货市场,梦想着有天赚到大钱。做期货六年多了也没见钱多多少,还一直坚持做期货,真是个专一的期民,也验证了一句话在期货江湖里老手不一定是高手。工作室的客户就都留给老陈吧,我一个人两袖清风来,带个小艾走也算是功德一件了。跳槽有时也要付出点移仓成本的!

到了信禾期货杭州营业厅,中午时间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志强却还在办公室,看到何言和小艾过来,满面笑容欢迎道:“很高兴,看到你们。我一直在等你!”

何言认真道:“我必须把小艾带着。”

“没问题,不过小艾要通过我的试用期,然后由她自己选择去哪个部门。因为我向公司批了你一个人的资格。培训部经理兼我的助理。跟我跑的大客户都可以分你。”志强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

何言看了下小艾,小艾点点头。何言对志强道:“好,我接受。不过,我对你也有试用期,小艾什么时间转正,我也什么时间把还没有开的300多万帐户转进来。”

何言不知道300万保证金对甘志强来说只能算个零头,他微微一笑道:“我说过你就是不一般,开的条件也那么有个性。先请你们两吃个饭,下午我让技术部给你装电脑。”

下午,何言拥有了自己的办公桌,也认识了营业部的所有同事,一共有12个人。两个客服,一个网络技术,两个财务,一个综合部,六个市场部。何言和每个同事交换了手机号码,这样为方便记忆每个人的名字。进公司跟同事搞好关系,这个何言还是很会的。

公司的布局是统间的,除了财务和客服在独立的办公室还志强有经理办公室,其他的人员都在办公大厅,在员工休息室旁边有三个大客户室现在空着,在对面有一个会议室,会议室的旁边是个敞开用花瓶隔断的洽谈室。

技术部的小胡给何言弄好电脑,笑道:“我们又多了个美女经理,办公室也热闹。”

市场部的尤佳突然叫起来:“来来来,跟大家分享个好玩的事情,昨天我和天津过来的朋友去西湖的咖啡馆,居然在那里遇上他的领导正跟一年轻美女一起,他没地方避被他领导看见了”

“这么尴尬呀!”市场部的于晨风笑道,“那他回去准完了。”

尤佳继续道:“最好玩的,他出来跟我说,这个领导是大家公认最老实的,下班就回家,也不去夜总会啊哪里应酬的,只有一个爱好——钓鱼。原来他来杭州钓这样的鱼,哈哈”

“呵呵,这社会啊什么人都有。”

“真羡慕!要是我有钱,我就养她十个八个的,这可是男人的梦想啊。”于晨风沉醉道。

“你真要命!”小艾生气地叫道。

明显晨风的话激怒了办公室的女人们。何言笑着心想:这批同事挺好相处,蛮好玩的。

“你们男人啊要向我们甘总学习,他对老婆可专一了!”客服的静静是志强带过来的,对志强的事情有所了解。

“啊!我们甘总结婚了?他不是单身么,我们上回还去他家里办过派对啊,我们还不知道呢!”市场部其他的人员好奇地问。

“甘总去年才来杭州的,他老婆又没带来。以前也有美女投怀送抱的,甘总那个叫坐怀不乱啊!” 静静绘声绘色地讲到。

“嘿,甘总拒绝美女你就知道了。他哪会给你看见!”阿坤小声的打趣道。

何言一听心下一惊,就想突然全仓做多,连续来了三个跌停板一样,直接暴仓。脑袋里突然空空一片,耳边嗡嗡做响,一股血气从脚跟一直升到双手,脸铁青。只听到有个声音在回旋“他对老婆可专一了”“他对老婆可专一了……”

直到午盘结束,白糖一路高歌,直至收盘的4319。何言指导王先生的5万帐户下了5手开仓价格4080的已经赢利了11950元,何言让他用赢利的11950又在尾盘又加了3手,加上浮赢差不多已经达到仓位的一半。

午盘结束后志强召集所有的员工开会宣布总公司的业绩要求和营业部的规章设施等事项,又给每个人安排了工作计划,志强见何言目光呆滞,似乎有什么心事。对自己似乎也不那么热情,也不发表什么意见会后志强把何言单独留了下来。

志强道:“公司有一定的纪律,我最担心的是你可能自由惯了,可能不太适应这样的工作节奏。我希望你能尽快适应过来。”

在何言眼里现在的志强就是一个领导的形象,联想到西湖边的情景,何言不胜有些感慨。又记起刚才同事们提到志强对老婆如何如何好的情景心里更不是滋味,感觉真想马上说拜拜回到自己的工作室。

志强看着何言心不在焉的样子,坦诚道:“你有什么抱怨可以说出来,对我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间隙,能够合作愉快!”

何言眼睛一台,轻蔑地说:“你骗我!”

志强一怔,坐到何言身边问道:“我怎么骗你了?”

何言冷笑道:“你说自己没有结婚,可是同事们都说你对老—婆—很好!”

志强单手握拳拖着下颌,眼珠子一转,责责道:“这个我私人问题……跟工作有关吗?”

何言无语,甩了句:“说明你不坦诚!”心中却道:明显为了要挖我,估计勾引我!
用美男计,无耻!天啊,他也一点都不美,何言啊何言老是看走眼,甩了小钻石捡了人家的破石头!

志强看何言不乐意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我是没结婚,你可以去查我的户口。不过我有个未婚妻。”

何言狠狠地瞪了志强的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要用这种仇恨的眼神看着我,我会紧张的。”志强突然站起来,拍拍她的肩道,“好了,别委屈了。我们不是说过顺其自然么!”顿了顿又道,“好了,我们还是谈谈近期的工作计划吧。”

何言收拾了下心情,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丝念头“常言说的好,只要锄头挖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再说了不是还没有结婚么!”忽然又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肯定是疯了。志强看着她脸上表情一阴一阳,神情古怪,心下有了几丝担忧,她这样的什么都藏不住的性格是否合适去走产业链,与产业的大老板接触。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能怀疑她的能力,否则就是质疑自己的眼光了。

“晨风带队开发化工产业链,杭州萧山云集了大量的PTA的企业,你就跟着我开发白糖产业链。你不是喜欢白糖么。”志强对何言道。

“好啊”何言点头应道,“可我不不知道怎么开发现货企业的。”

“你要融入现货商的圈子,只有一样武器就是专业!晚上我带你去见个企业客户,浙江糖圈的重要人物。”

“真的!”何言兴奋道。她没想到自己还没有正式办理入职手续,志强就迫不及待地带自己建立客户关系圈,把刚才不开心的事都一扫而光。

“他约了我晚上去吃饭,带你一起去。”志强道。

“他是你客户吗?有多少钱在做期货啊?他们做套保吗?”何言炮语连珠地问了一连串问题。

“我们交情很深,但他还没有在我们公司开户。他有上亿资金在期货市场,有套保单也有投机盘,做单风格也极为凶悍,狡猾,他目前单独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运营私募基金。”志强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了客户的情况,“他这样的客户分仓在多个期货公司,要他再分仓到我们公司或者主力移仓过来倒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何言很认真的听着,到了时间便跟着志强去见客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