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1······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1······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两人打的到了北山路口便下了车,往一片绿林地里走进去,绕了几个弯,何言心下打鼓这是去哪里呀!在杭州这么多年,西湖也走了好多次,从来不知道原来这里还有个小道,风景别样,好奇地问:“我们这是去哪啊?”

“天融会的私人会所。”志强边走边回答道。

“天融会?我没听过啊。”何言思索道,“长安会到是听过。马云的江南会我也知道。”

“呵你还知道挺多大老板圈子啊!”志强笑道,“天融会成立才这几年的事情,但是排场非常大,是个全国性的连锁私人俱乐部。这个老板特别花心思,每个俱乐部用小型飞机联系在一起,这样会员在外出差或者游玩,都可以享受俱乐部带给的独特尊荣。”

“哇!好HIGH啊,这样的私人会所会员要什么资格才能进啊?”何言惊叹地问。

“一般人有钱也未必能进来,听说这个会所的老板以前炒股票赚了很多钱,后来又来做期货又赚了很多钱,是个投资的高手。所以这个俱乐部只欢迎投资高手,他也经常提供会员融资。一般会员都是在投资市场有5000万以上资金的,会费每年20万,每次在里面消费还是需要花钱的。”

“啊!那么贵,还有人去的阿?”何言张大了嘴巴。

“他不是对外营业的,申请会员还需要一个老会员做介绍人才可以,我想俱乐部的经营他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吸引有钱人,放贷和私募可能才是他真正赚钱的手段。”

“太牛了,你想啊会员起码都是上亿的有钱人,他要是号召拉哪个品种或者股票,就跟那带头大哥一样的。他自己养几个操盘手,有会员知道老板这么强也会委托操盘,这样就有更多的自有资金,投资赚来的钱再提供给某些会员融资,天啊!钱生钱得太有味道了”何言正绘声绘色地联想天融会老板的经营方式,眼前出现了一座古堡式的花园酒店。只听——

“哈哈,甘总!好久不见了啊~”突然一个身材矮小,眼睛滚圆,耳垂硕大的老头笑呵呵地迎面走来。

志强马上迎上去,恭敬道:“麦总,你好,你好!你真是风采依旧啊!”

“哈哈,哪里哪里,我不比你们年轻人了。”麦总笑得合不拢嘴。似乎两人感情很是亲密。生意人都这样,见了谁都像亲兄弟的一般都是老甲鱼。

志强转过身对麦总道:“这是新加入我团队的何言。”

何言一听介绍自己,赶忙堆起笑容道:“麦总你好,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麦总斜了个眼睛打量了下,拍拍志强道:“有你的!跟着你的都是美女!哈哈”

“哈哈,”志强笑道,“我身边的美女都是干活的,您身边的美女可都是享受的!”

“享受也得干得动活呀,哈哈,来~来~来,我们快进去”麦总开了个黄色幽默便招呼着大家进门,边走啊边说,“我儿子从美国回来,他在那里修了个金融学硕士和数学博士啊,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们聊聊,你教教他怎么做期货啊!”何言跟在后面心想:麦总今天请我们吃饭,原来是想让他儿子跟我们学期货啊。

两人随着麦总走进会所,但见厅堂雅致温馨,装饰古朴大方,每个独立的包间都由流水隔开,通过一座打着绿光的汉白玉小桥到了一间名为“惜缘”的雅房。房间很大,半圆状的区域的墙上液晶电视,沙发旁立着古典式香薰座,茶几上有一瓶鲜花,这算是一个会客区,正中间是道落地门窗,外面是花园的风景,但见饮茶的桌椅欧式雅致。何言心想要是中午吃了饭,然后到外面晒太阳喝茶也很惬意,现在是晚上,外面打着彩色的灯光印衬着山水风景也是别有情趣,在室内吃饭却有置身绿色山水中一样,心情更外舒畅,房间的左手边是个茶水间,服务员端水送菜通过该房。服务员见客人进来便在大桌面上摆放酒具,从茶水房走出一青年,打扮时尚与志强的西装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冲了麦总叫道:“爸,我已经安排好了。”

何言一听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但见叫麦总“爸”的人竟是——乐天!

乐天见到何言先是一楞,转而兴奋道:“你怎么在这?”

何言僵硬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啊,我在这啊!”心里又在叫自己笨了,麦乐天就是麦任海的儿子陈姐早就说过了,志强说的麦总居然就是乐天的爸,自己就没这么联想过,原来这个圈子这么小的。

麦总奇怪地问:“你们认识啊?”

乐天走到何言身边,拉着何言的手走到麦总身边道:“爸爸,她就是我跟你说过正在追求的女孩子。”

“噢——”麦总恍然大悟,仔细打量了何言上上下下,扫了个遍。何言感觉全身不自在,她怎么也没想到乐天会这样介绍自己。麦总看了半天,所有人都不管出声,包括志强,也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麦总终于吐出两个字“不错!”大家终于松了口气,惟独志强心里七上八下的。

突然麦总冲志强凶道:“不对呀!志强你不厚道!”

“怎么?”志强眼光闪烁。

“我认识你三年了,我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个助理呀,我儿子刚从国外回来就见到了!定是你之前藏起来了!”

“哈哈,麦总您说笑了,何言是我到信禾才挖来的。她本来自己有个工作室。”志强显然是想帮何言加点分。

“哦,这么能干呀!好,好!”麦总越看越满意道,“跟着志强也好,他也很能干的!”

志强见麦总这么兴奋,于是顺藤摸瓜道:“所以啊,今天我带她来见见您,没想到令公子已经见过了。”

“哈哈,说明我儿子比我强啊!”说着,麦总到了餐桌旁,对着众人道,“坐,坐~”
志强又道:“这不过来就想让麦总照顾下新人。”

麦总脑筋动地快,大笑道:“没问题!明天让她过来找我儿子开户就行了!”

“啊?”乐天和何言异口同声,两人互相看了下。

“我正要给他两千万试试水,跟着你们学习下期货!”麦总对着志强边说边拿起服务员倒好的酒,“来,这杯敬你们!”

志强怎么也没想到跟踪了三年的麦总居然这样给自己搞定了,似乎是卖了何言的面子,实际上也是给自己儿子面子。虽然志强认为即使没有何言的因素自己也能有一天搞定麦家,但总觉得这单生意不是滋味,但见何言正和乐天聊家常,心想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别看平时有点疯癫说话大大咧咧的,一到正经事可一点都不马虎。

“白糖你怎么看啊?”麦总一杯茅台下肚便对着志强发问。

“哦”志强马上回过神,郑重地道:“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这波行情是你拉的吧?”

麦总裂嘴嘿嘿的笑,端起服务员又倒满的酒杯,一手翘出个大拇指道:“喝——”

志强慧心一笑,心里知道这十拿九稳是说中了也拿起酒杯,咕咚一杯下肚。

麦总品了一口,啧啧道:“你看得起我啊~兄弟们也——信我!啊!哈哈”说着把杯中剩下的酒都喝了。

志强看着服务员倒酒手指头往桌上敲了两下,示意倒满了,然后对麦总道:“近日广西那边传来说年前的大雪把甘蔗都冻坏了,今年的产量可能要大减。这个白糖只要一炒作冰冻啊,那就涨飞天了!”

麦总点头思索道:“恩,看新闻广西还一直在下雨呢!电线杆上都结冰厚厚的,好几个去敲冰的人都突然电线断掉而摔下来,啧啧,真惨~!我的供应商都在拼命备货。我用量大,之前订了大批的货都还欠着,那边说拿不到货。妈的!我一听,就下令,给我拉!嘿,都跟着我上来了!”

志强点点头道:“现在从图形上看是走稳了,拉得漂亮的。不过——”志强这个话锋一转便停顿了下,麦总竖起耳朵听着恩了下。志强接道:“今天是减仓上拉,我看了下持仓。都是金元期货,万事达期货增了空单,这些席位大多是产区现货商的,如果减产是个事实,现在又有人帮忙拉,他们没有理由不做一把的,空头在打什么主义呢?”

麦总瘪了下嘴,道:“套保。这些厂家见有利润就下进去了。白糖已经在4000左右盘了很长时间了。”

“恩,我也这么想。我联系了这边的几个贸易商,连最大的贸易商祥胜集团都是看涨的,现在贸易商拿货也不容易,广西有几批糖都走不了。好象这个仓库都没有货了。如果真这样,我担心国储会放糖。”

麦总摆摆手,道“不可能!去年的糖肯定有多的,哪会没有了呢!我跟你说,这个广西人就是叼!盘面上去了,就把糖藏起来,说没有糖了。然后偷偷地高价卖糖,差不多套保进去了,糖啊卖差不多了,就放消息,糖多出来了!然后给你们期货公司的人看,看看,我的库里面糖都卖不掉!”

志强似乎达到了目的了,笑道:“是啊,广西就是一个最大的信息发布中心,什么小道消息甚至很多官方消息都是从哪里故意传出来,好叫市场跟着他们的生产节奏波动。每年年初都要炒一波霜冻,今年的大雪灾可是给足了题材了。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减产并没有多少。白糖三年一种,这三年收成都好,糖价也一直涨不起来!今年是最后一年,这个情况会不会延续是个问题。”

麦总轻蔑道:“哼,这些厂家,平日里打白条给农民,现在通货膨胀这么严重,肥料啊敷料啊都涨上去,农民给他来个造反,不干活了,跟那个南美大豆一样,大罢工,又好炒一吧了!”

“哈哈……”大家一起跟着笑起来。

麦总又道:“志强,你去查查,看看到底今年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我到要看看这个市场是信息说了算还是钱说了算!”

志强很有底气地说道:“事实说了算!”

“哈哈,喝酒,喝酒~”麦总很是欣赏地点点头,随即向大家敬酒。

酒足饭饱,麦总给志强使眼色,拉了志强的手道:“我们喝茶去,你们两有什么活动就去吧。”

何言望了远去志强也不回头说不出的感觉,乐天听了挺开心,待到两人走远便拉了何言的说往西湖边走。

两人沿着西湖一路散步。

“真有趣,呵呵”乐天还一直在回味这个奇遇。

“我也犯晕呢,甘总说带我见客户,原来这个客户居然是你老爹,然后你老爹让你成了我的客户!扑哧~”何言说着自己也觉得好玩。下午还在为感情的事情失落,晚上居然上天让捡回了颗小钻石!这可是好几克拉的正品,不是A货阿,连老爸都出面了,还假的了!如同一下连续吃了三个涨停板,幸福极了。

“还真被你说对了,你在童话里,只有童话世界能发生的事情。”

“我感觉在神话里!”

“呵呵,王子现在问小公主,可以陪我跳支舞吗?”乐天说着做一邀请状。

“好啊!”何言慧心一笑,伸出手。乐天手一用力拉,何言转一了圈,两人在没有音乐的西湖欢快地跳起了华尔兹。

乐天突然抱住了何言,深情道:“我不是一生下来就有钱,我也很努力,后来家里好起来了,我去了国外念书。但是爸妈离婚了,爸爸在外面有很多女人,我都知道,每次看到妈妈很伤心的样子,我就很难过。所以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对我的妻子忠诚。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你怎么会喜欢上我的呢?”何言很是感动,觉得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看上自己。

“呵呵,从拉你的手那刻,你吸引我了。”乐天微笑道,“我以前和别的女孩吃饭的时候,她们只会说什么品牌的衣服啊,喜欢哪里游山玩水啊,或者不断地抱怨生活啊工作,呵呵,可是你会跟说我期货,跟我讲经济。我喜欢睿智有想法的女孩。就这样被你深深吸引了!”

何言还能说什么!只有感动贝!此时的何言,脱下防范的盔甲,缴械投降直接沐浴爱河。用何言的话说,假如你能肯定现在的机会大于风险的话,绝对毫不犹豫满仓干下去!

何言期货大讲堂

移仓:合约是有期限的,一旦合约临近了,买卖该合约的投资者就少了,这样流动性就不够了。容易产生买不到,卖不出的尴尬,所以做主力合约是为了避免流动性风险。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平了老的合约,顺延到次主力合约进行交易。你交易的还是白糖,只是从0805合约换到了0901合约。另外如果你很看好白糖,认为它要涨上一年,拿要想长期持怎么办法?一样道理,当主力合约慢慢成为冷门合约的时候你就要平了旧单到下一个合约开新仓。当然,这一平仓一开仓也收手续费的,不同合约的价格也不一样,所以移仓有时也要付出代价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