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2······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2······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六章 白糖现货之旅

行情的启动往往都在你意料之外,但又都在意料之内。男女交往也总在不经意间,却又总找得到交往的理由

2月19日 周二

“你没有换衣服,昨天没有回家啊?”在电梯了碰到何言的志强搭话道。

“这是我的私事,跟工作没有关系吧!”何言用志强的口吻回敬道,说着电梯门开了,何言大步走了出去。

志强无语。早会结束,志强就找到何言“到我办公室来趟。”

何言乖乖地跟他走进办公室。

“你培训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我计划要去南方考察下白糖情况,你跟我一起去。”

“好阿!”何言一听又是考察又可以出差免费旅游,很是兴奋道。

“不过,我们这次是带着任务去的噢。”志强卖了个关子道,“我们这次去广西和广东两省以白糖考察为主,客户开发为目的。我会带你认识糖业界的四大集团,郑兴集团、天翼集团、凤阳集团和祥胜集团。你有空网上查查他们公司具体的资料。”

“那去开发他们的人应该很多了,还有我们的份吗?”何言奇怪地问。

“认识他们的目的,不是让你去开发他们,而是跟他们学习。”志强神秘道,“产业链开发不是散户开发,跑得勤快不一定能有成效。关键是你能有足够强的专业性,真正搞清楚一个品种,把现货期货的关系搞明白,摸清了门道,那么自然而然地你就进入了这个圈子。”

“可是人家会教我吗?”何言听得一知半解又问道。

“呵呵,这个就要看你的人缘了~”甘志强摊摊手道。

“噢,知道了。”何言心想:反正到时候再看吧,没什么可以难得了我何言的!

“你现在去找麦乐天开户去,我定了下午三点飞机跟我去广东考察白糖。”志强安排工作道。

“为什么这么急!不早点通知我?”何言有些意外。

“昨天和麦总谈话你没有发现些问题么,得马上赶去产区。你知道,行情是不等人的!”志强办事情总是这样雷厉风行,“我再明确下我们这次出差的三个目的,一是实地考察,了解今年产量;二是熟悉糖圈,建立客户关系网;三是开发客户,争取靠这次行情能够发展几个大客户。明白了吗?”

“工作没问题”何言着急道,“可我还没有准备出差的衣物呢!”

“下午一点半我们出发,你还有——5个小时!”志强看了下手表算了下道。

何言瞪着志强一眼,心里叫了声:“可恶!”

志强就当没看见,径直走出会议室。

飞机划过长空——

何言正好坐在机舱靠窗边,上很是新鲜地往外望。志强笑道:“第一次坐飞机啊?”
何言很乖巧的点点头,整个乐小孩一样叫着:“看啊,下面城市跟玩具一样,嘿嘿”
志强经常飞来飞去对窗外的景致早已习以为常了,加上飞机上空时耳鸣的不适感让人特别压抑和难受,何言却如过山车一般好玩新鲜,根本没当那是危险。

待到飞机平稳飞行了,志强开始给何言认真讲起来:“好了,利用飞机上的时间给你简单地讲讲白糖产业链的开发。”

何言收起了兴奋的劲竖起耳朵听着。

“白糖是一个兼具工业品和农产品特点的品种。它是由甘蔗和甜菜榨之取得,70%以上是由甘蔗榨糖,全国的甘蔗主要分布在广西,云南,广东,甜菜主要集中在内蒙古,河北等地。其中广西的产食总量占了全国的60%,所以广西的甘蔗种植生长情况和收榨的产量情况都是直接影响白糖价格的。”

“我国的白糖是自产自销,有进口关税配额所以只有很少量的进口,现在也只有一些国有企业能拿到这些配额,出口也很少,最多时也就几万吨。所以白糖期货价格与外盘的关联度不大,是可以自成的价格。巴西是最大的原糖出口国,国外都是用原糖,原糖加工了之后才可以成为食糖,而我国是直接加工成食糖,即使这样我国的制糖成本还是很高,远远高于进口原糖再加工的费用,所以国内关税收得特别高,十几年前发生了很多走私白糖的事件。” 志强顿了下,似有些触动。

“你对白糖真是了解啊!”何言接口道。

“好好听,白糖的特点是季产年销。每年11月底到次年的5月是传统的制糖期,就是把甘蔗榨成糖,这段时间对产量的炒做成为焦点,一般以天气,病虫灾害等来做题材,预测今年的产量,这段时间也是贸易商备糖的高峰期,这段时间都会有一波大的行情;到产量出来6-8月是销售淡季,更多的是贸易商对终端客户的库存消耗,一般此时价格都比较低靡,成交量少。到了9月传统中秋节到来,贸易商手上库存也消耗差不多了,于是就又一轮新的行情要发动,由于白糖是有储存期,一般老糖不拿到第二年销售,为了消耗老糖价格开始松动,而若该制糖年份是供不应求,此时新糖未上市老糖又卖差不多价格又会上涨,若是供大于求,老糖结转库存给下一制糖期增加销售压力,价格持续低价。”

何言点点头,对白糖一年的价格结构图有了个大体的印象。她还从来没有这样深刻地去了解一个品种,技术分析老说“价格包含一切,历史是会重演”根本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研究基本面。这个基本面对于一年里总的方向实际上十分重要。她这时才明白志强说的价格结构图的意义。

飞机安全落地,何言在空中听志强讲得还意油未尽便要下机了。

两人在广州白云机场一下站就见一中年男子笑脸相迎,志强忙过去握手。

“王总,要辛苦您亲自来接!”

“客气客气……走吧,车在门口等着了。”王总领着两人走出机场。

王总是康顺华有限公司的老总,白糖的贸易商也是志强的客户。志强多次的提示让王总三百万翻了一番,所以王总很是愿意帮助志强。这次是由王总做东请了白糖界这会儿在广州的几个大人物。

吴一山,中国白糖协会的秘书长。他不是企业老板,偶尔作为制糖专家被企业聘请过去指导工作。他也不做期货,因为他不是企业个人也不信期货这些投资工具,然而他却熟知现货市场的供需情况和国家政策。

邓加华,鸿运糖网的总经理。鸿运糖网就是白糖的现货批发市场,通过电子盘交易。期货市场有三个交易所,分别是上海期货交易,大连期货交易所,郑州期货交易所。白糖就是在郑州期货交易所上市,一般我们称为郑糖。鸿运糖网的电子盘每日的价格波动和期货市场的郑糖关联度很大,交易也是在网上进行。唯一不太一样的就是证监会规定只有期货市场可以以10%的保证金交易,现货市场顶多20%的保证金比例交易。在流动性上郑糖的投机资金远远大于现货电子盘,报价连贯。现货电子盘的物流配送作为优势服务企业客户,这就好比一个供销渠道。在当年白糖期货一度被关闭的情况下,现货企业都是通过批发市场的电子盘做套期保值风险转嫁的。

祥胜集团投资部的总经理叶金。祥胜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食糖贸易企业,旗下有多家贸易分公司及物流公司。投资部设在总部广州,这个叶金曾是老牌国有企业时的出市代表有很强的市场敏感度,擅长盘中短线操作,尤其是盘中满仓“抢帽子”操作。大家送一雅号“短剑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