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名流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建议 – 分享日记

商界名流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建议

迪克·帕森斯(时代华纳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在谈判中,要给别人点甜头

我得到的最佳经营建议来自从前掌管这家公司的史蒂夫·罗斯。史蒂夫是我的好友。那是在1991年或1992年,我当时任时代华纳公司董事,正要从银行业转投这家公司,我们一起商讨如何将事情办好。史蒂夫对我说:“迪克,时刻记住,这是件小事,而你今后的路会很长。你将来还会遇到这些人的,因此你每次进行个人安排时,你对待他们的态度都会给他们留下长久的印象。你在做交易时不要寸利必争,要给每个人都留点甜头。”

从那以后,我差不多把这条建议用了1000次。我刚到这家公司的七八年里,主要谈生意的都是我,我总是带着这条建议去谈判。但是,大多数人在生意场上都不愿遵守这条原则。我觉得人们热衷于聘请顾问、投资银行家、律师,为了在交易中打败对手,争取哪怕是最小的一点好处,他们把谈判完全变成了一场拉锯战。殊不知,谈判结束后,顾问们将去做下一笔生意,而你我肯定会再次碰面的。

泰德·特纳(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创始人,时代华纳公司前副董事长)

少壮就努力

我得到的最好建议来自父亲。12岁那年,他让我去他的广告牌公司工作。我完全像大人那样,每周工作42小时。在第一个暑假,我做了送水员、邮差,还给一个建筑施工队长当助手。在之后的几个暑假里,我每年都到不同的部门工作。我了解了销售和租赁。我会画广告牌,会张贴海报。父亲常向我解释经营是怎么一回事。比如,好公司如何依赖于好的劳资关系、充满热情的领导艺术、赚到钱后的再投资等。21岁时,我成了公司的正式员工,此时我已经完全具备了成为正式员工的条件。3年后,父亲去世了,24岁的我顺利接班,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以上是我上过的最好的商业课。

柯菲德(西门子公司首席执行官)

努力描绘未来

我一生中最好的建议来自我家的一位老朋友。他的建议大致是:走上新的岗位时,先不要马上投入工作,让琐事缠身,要先坐下来,仰着身子,合上双眼,仔细想想在未来一两年你究竟希望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想把工作做成什么样子。只有当你脑海中呈现出清晰的远景之后,你再开始采取行动,让一切朝着那个方向发展。我那时只有20岁出头,我家的那位朋友乔治·布兰多大概85岁左右。他出生在巴伐利亚,只受过建筑工人的手工教育,后来他在世界各地领导过大型的建筑工程。

我在许多改建项目担任过咨询顾问,我都对核心领导团队采用这种方法。尽管由于我们面临的问题很多,无法看到最终结果,但我会先撇开这一点,并且说:“好,它应该成为什么样子呢?”一开始,我自己先做这样的思考,在思有所得后,我会让其他人也加入进来。

萨莉·克拉切克(花旗集团首席财务官)

别理会那些唱反调的人

小时候,我属于那种孩子———满脸雀斑,戴着牙套,还戴着倒霉的眼镜。组建球队时,我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个被选中。我有许多伤心往事,就像有一次,我终于能上场踢球了(指按棒球规则进行的儿童足球游戏),我正高度兴奋地奔向一垒,可就在这时眼镜掉在了地上,我只得跑回去捡眼镜。场外一些女孩的嘲笑实在让我难过。我不止在班上哭过,在学校也曾大哭。我的成绩从A跌到了C。

有一天,我的情绪非常低落,妈妈拉我坐在沙发上。她像对大人那样对我说,别去理会那些嘲笑你的女孩。她说,她们是些爱唱反调的人,别人在努力,她们只会在一边说三道四。她说,她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嫉妒别人。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她们实际上并不是嫉妒,但在当时,我信了妈妈的话。我的成绩开始回升,再也没有因为那些唱反调的人而烦恼过。

安迪·格鲁夫(英特尔公司前董事长)

如某事系“众所周知”,那就意味着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得到的最好建议来自我最喜欢的一位老师———纽约市立大学教授阿洛伊斯·哈维尔·施米特。我记住了他说过的一句话,几十年来,这句话一直影响着我。他常跟我说:“如果众所周知某事如何如何,就意味着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大约40年前,我们在仙童(半导体)公司的研究小组开始研究现代集成电路的核心———表面层的特性。那时候,“众所周知”的表面态(一种量子力学现象)会妨碍生产芯片。但事实上,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问题根本不在于表面态,而在于微量污染。正如我们今天看到的,在我们发现并清除这一问题后,通向芯片工业之路便一马平川了。

您正阅读的是《|》推荐的——

16年前,我被确诊患上了前列腺癌,我又再次想起了施米特教授的话。当时,“众所周知”什么样的治疗对我最好。我觉得,这也许是说明常识未必可靠的又一例证,于是我决定自己做一些研究。我比较了各种治疗结果的数据,得出了与一般看法不同的结论。施米特教授的话一再促使我独立思考,追溯事物的本源,把对事物的认知建立在事实和分析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众所周知的东西”的基础上。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