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3······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3······ 分享日记 fxplus.cn

众人会聚珠江边的海鲜馆。

“这个地方真不错,能看到珠江美丽的风景”志强走到窗边对着傍泛着红光的珠江称赞道。

王总哈哈大笑:“没你们杭州西湖漂亮啊~我去年去了趟杭州,这个城市真是天堂啊!”

何言随心而道:“呵呵,这珠江呀就好比是个硬朗的男儿,这西湖么就是个婉约的女子醉卧在山峦间,两种风光意境怎可拿来比较。我看王总是个男儿自然喜欢这个西湖江南的秀美拉。所谓异性相吸啊!”

“吼,这江南的小姑娘真会说话!哈哈”王总惊讶道,大伙儿乐开了锅,气氛马上活跃起来。开始不停地说好话敬酒。

“叶总,我听说您是短线高手,盘中满仓杀来杀去的,你就不慌的啊?”何言突然发问道。

叶金笑道:“不满仓了难道你就不慌了?”

何言想想也对,有些人即使轻仓损失也很大。

叶金又道:“其实你做长线可能止损点可以放大,我做超短线的,讲求的是入场的准确率,有时赚两三个点就走了,有时发现毫不犹豫地往自己开的单方向走,就是符合长周期系统的,说明做对了那就可以留长时间,一般我不怎么过夜。一旦错了几个点立刻就砍。这样我要损失也不大,如果方向对了赚的点总是大于损失的点,这样次数增多,准确率高,那我的胜算也大。所以满仓不满仓对我来说风险不大。”叶金毫不避讳自己的做单方法,大家都是聚精会神地听着。

王总笑道:“我可做不来短线,你的准确率怎么来的啊?”

叶金笑道:“可能我的盘感好吧,速度也快,都是长期以来练出来的。”

何言称赞道:“你这样好厉害啊!这是不是就看到图形多了,也就条件反射了?”

叶金笑道:“呵呵,比喻恰当啊。做单跟性格有关,我性子活,喜欢短线。要是有天让我拿着不动我可受不了。我们集团公司总经理程胜程总就是个很厉害的趋势型高手。他基本不动的,看准了趋势就放着,有时甚至是一两年呢!”

何言吃惊道:“啊!怎么放啊,合约要到期的呢?去交割?”

“可以换月的呀。要么就做远月,不做交易活跃的单子。”叶金解释道。

邓加华揭短道:“你们程总是我以前的同事。阿胜以前有个笑话,每天清晨5点起床拿着温度计到甘蔗地里测量,如果低于零度了,就是冰冻来了白糖要减产了。然后就期货加仓。哈哈……”

何言噗哧一声笑得那个开怀,想当年这些高手都做过这样的蠢事阿,把基本面都当成期货的入场点了。

志强忙圆场道:“也是,以前大家都不懂期货是怎么回事。就是知道供大于求了价格就跌,供不应求了就要涨,哪会去研究什么技术面资金面的。”

何言又问道:“对了邓总,现在你那里白糖现货什么情况呀?”

邓加华收起了笑容摇摇头道:“这段时间期货涨得凶,现货盘倒是没怎么动,期糖倒是走得很快。这两天货卖得快却也不见现货价格有多少涨的,很多人还想着能否进行市场间的套利。另外现在大家都在炒作减产,我得到几家厂家的信息似乎都没有减多少,还有的增产了呢。具体情况你们得帮我好好问问糖业巨熊。”

“糖业巨熊?”何言好奇地重复句。

“对对,看看他的工厂里到底什么情况”叶金道,“何言,这只熊可是厉害了,我们糖圈的NO.1阿!”

志强笑了,解释道:“糖业巨熊是糖圈的朋友们送的一个绰号。他就是全国最大的食糖生产商郑兴集团的总裁郑世雄。名字里有个雄字大家把熊跟他挂钩了。这么多年,他每次都看空,因为资金大每次做空都是大手笔。最大的空头持仓一般都是他,我想今年的也不例外。”

叶金又补充道:“他手下投资部总经理章宏富也继承他的传统,只做空。而且不管是牛市还是熊市他做空还都赚钱的多。哈哈,我们有时叫他空空富……”

“空空有财富!哈哈,太好玩了。”何言有些忘形笑道,冷不防看到志强使眼色,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但心中默念:看来我一定要好好见见这个巨熊和空空富~

吴一山一直沉默寡言,偶尔跟着大家笑笑,诸事也不评价。他不做期货,但是却掌握了食糖市场权威的产销数据及国家政策。所以他说话都很小心谨慎,该说的,什么场合说的都要清清楚楚。

……

晚饭后王总送志强和何言去酒店后,等王总一走,志强又带着何言到楼下上了另一辆车。在车上志强介绍道:“何言,这位是甘科所的,张所长,是我的老同学”

“老同学啊,我昨天刚从广西回来,一听你来了,我可是马不停蹄的就赶来了。”张所长边开车边道。

志强拍拍张科长道:“哥们知道了。呵呵,广西去考察趟怎么样啊?”

“刚才你吃饭的时候,那些老总怎么说啊?”张所长先不说自己就问起志强的情况。

志强道:“大家的意见不一,不过有件事情,现在期货盘面在拉,可是现货市场虽然在涨但是并不多,而现货好像走不动。据说现在工厂的产糖率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少。”

“呵呵”张科长深情凝重道,“期货我是不懂,但是今年的产糖来看。唉……”

“怎么?”志强紧张道

张科长摇摇头,道:“现在不好说!我都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百年一遇啊……”

“哦?”志强与何言都好奇地竖起耳朵。

张科长道:“广西到目前为止都在下暴雨,天又冷,这样对甘蔗的生长很不利。你知道吗,这场大雪灾可是让蔗农提心吊胆的!”

志强道:“那这么说来,甘蔗的情况的确很糟糕。很有可能为此减产?”

张科长摇摇头道:“神奇就在这里,我去几家大的工厂看了下,甘蔗株茎的糖分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是增多了。我们研究呀,应该是这场雪覆盖了甘蔗,把甘蔗的生长本来应该在恶劣的天气下受的损伤降到了最低,起到了保护作用。”

“喔~”志强和何言十分意外,异口同声叫道。

志强思索道:“那这个事情,糖厂都应该知道了?”

张科长道:“其实大家也不能肯定,因为这个事情太蹊跷了!我们大家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从目前的榨糖情况来看,似乎局面已经明了了80%,榨糖要在6月份才彻底结束,那个时候可以完全的清楚总的供应情况。”

志强点点头道:“是啊,期货做的就是这个不确定性,所有的行业信息都成了炒作题材来博弈人们的预期。”

何言问道:“6月糖才榨完,那供销的订单是不是也在这个时间发生了啊?根据这个订单来确定今年的需求吗?”

张科长笑道:“这个我没在企业做过,不知道了。我只研究甘蔗和甜菜来对白糖的产量品质等做预测。志强倒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了~”

“呵呵~”志强笑道,“一般企业边榨糖就边卖糖,产生订单。我们有时判断是否减产就根据生产企业的卖糖情况,一般在大家认为糖多的时候,就会顺价卖货或者低价抛货,而如果当糖少可能减产的时候,企业就惜售,不愿意这个时候卖糖,一定要等到价高的时候才卖。我刚听张所长的意思是今年糖很有可能是增产,就是多出来,那企业如果这样认为的话就会大量卖糖,可是据我所知郑兴集团等几家大糖业集团都不肯卖糖,贸易商拿货也是很紧张,这个就有悖常理了!”

何言听了分析又道:“原来这样。那现在市场上传闻就事冰冻使甘蔗糖分减少,糖有可能减产,再加上几家大的糖厂都惜售。投资者就更多倾向减产的预期,做多的热情就高涨!”

志强点点头道:“我现在就怀疑糖厂联合起来故意惜售借冰冻题材借机拉高糖价进行套保。这样来应对今年可能的增产带来的价格下跌,试图稳定既得的利润。”

何言惊呼道:“生产商也太狡猾了!投资者肯定上他们的档,他们就这样转嫁了自己可能的价格下跌的经营风险。我们这些小散户也太可怜了。”

“可怜的不止小散户还有做多的大户。” 志强啧啧道,“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猜测。”

何言突然意识道:“麦总是做多的带头大哥啊!我们得马上通知他们。”

“嗯~”志强思索道,“形势是很严峻,但是我总觉得麦总他们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打听不到这个事情。也许他们另有打算!但是如果增产严重的话,浙江资金把糖价拉那么高,一旦增产成为事实,多头如何出逃?又谁来接货啊!”

何言突然感觉形式的严重性,想着麦总手上一把多单,自己客户手里也满是多单,一旦确立增产,如此大的利空,价格岂不是要跌到连爷爷家都不认识!忙紧张道:“那多头不是要倒霉啦!明天让他们平了多单反手做空,可不能上空头的当,否则前期的利润都白赚了!”

“平不平仓我们是说不得的,这个要客户自己决定。我们得把了解到的现货面情况如实告诉客户就可以了。”志强纠正何言的观点道,“我们作为期货公司对客户服务的人员,切忌代替客户做主观的判断,这样并不是逃避责任,只是我们必须客观中立,对多空的理由都要清晰,这样分析局势才更加客观。”

何言不以为然道:“那你总得有自己的观点啊!否则客户要你这个经纪做什么啊!”

“你当然得有自己的观点,尤其得清晰现阶段的方向。但是什么时候买卖你要让客户去决策。因为你不一定是对的,上战场打仗的是军队,你是军师不善于打仗善于分析形势!”志强耐心地讲道理给何言听。

“哈哈,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电视里的股评分析师说说都很厉害,但是自己做做都亏钱的!”张所长笑道。

“那你以前不是做交易的吗!现在这么说。”何言嘴上不服气,心里却记住了。

“所以要清楚自己的角色啊!你现在的角色就是军师,交易者才是决策的将军。”志强想起自己做投资公司的事,说道,“我以前做交易的时候,也是有信息员要收集基本面资金面的情况,但是他们一般都没有期货公司一些优秀的市场开发人员做的好,他们有自己的圈子,信息收集广泛客观。他们的观点建议我都会参考,但是如果有期货公司的人跟我什么价格买什么价格卖等等我都觉得他们不够专业。说白了,他们的交易水平我是绝对不相信!”

“骄傲!”何言哼了声,但心里还是承认他说的是正确的。

“晚上你回去写一篇白糖评论的文章,明天早上发给我。”志强下任务道。

“那么晚让我写!也没有数据啊!”何言瞪大了眼睛,感觉志强就是报复自己说他骄傲。

“你又不是研发人员,数据和图表不用太详细的。一般投资者还是看你的观点!”志强反驳道,“简单的写一下也不用长篇大论,用不了多少时间。”

何言生着闷气干脆不说话。志强也懒得理会她小孩子的脾气,自言自语起来又像是说给何言听的:“我看现在市场多头氛围浓厚,空头反而被动,接下去会怎么样?呵呵,这次多头和空头的大战有戏看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