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4······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4······ 分享日记 fxplus.cn

志强与何言在张所长的办公室里喝了他从云南带来的上等滇红普洱小沱茶,三人随意聊了些闲话,两人便告辞准备回酒店。志强让张所长先送何言回酒店,自己还要再去个地方。何言见其神神秘秘的样子那么晚还出门也不忙多问,便依旨回了酒店。

疲惫了一天的何言一回房间,就想着快把志强吩咐的评论写掉。她打开电脑就愣在那里,思绪很多但是不知道从何写起,想得头痛起来就倒向那张软软的大床,深深地吐了口气,回想着志强分析这场多空双方在白糖上的大战,脑海里就出现了两军双方厮杀的场面,生产商掌握了供需基本面的核心信息处于绝对优势,麦总带领的江浙贸易商和消费商还有资金大户作为多头一方却大胜空方,一路凯旋高歌,因胜利带来的喜悦,于是为利润兴奋地不断加仓,增加兵力追赶正在被节节败退的空方残兵,而这个多方不知道,这是个圈套!空方的阴谋,就是要让多方引入一个已经被重兵团团包围的险坳,犹如瓮中捉鳖一般,轻易地俘虏了大批多头。多头死伤无数阿~看着麦总作为多头的元帅,还有将军打扮的乐天被打败的痛苦样子,何言从天而降,带领已经受伤的麦总和乐天还有残兵突破重围杀出一条血路抄小道撤退出去……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手机突然响起来。何言从梦中惊醒!

“喂~”何言还惊魂未定,无力道。

“是我”乐天的电话,“你还没睡吧?”

何言呼了口气道:“啊!我刚做梦了,梦见你们被引入圈套,差点全军覆没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的梦什么年代的?”

“你听我说,你去跟你爸爸讲,白糖没有减产很有可能是大增产啊!不要上当啊。”

“呵呵”乐天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你真是个工作狂,这么晚了还在想工作上的事情。看你,连做梦都在想打仗。”

何言撇了下嘴道:“好歹,我梦里有你好不好!……嘿嘿,不过是美女救英雄。”

“好啊,我现在想你想得都睡不着了,你要不要来救救我啊?好端端的突然跑广州去。”

“你以为我想来啊!工作好不好,甘志强那么晚了还让我写评论!我写累了居然睡着了,还好你打来,否则明天不能交差了。”

“那么累啊!你们领导也真不是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那你还写吗?”

“当然要写啦!啊……痛苦死了。”

“我这里有很多其他期货公司发给我们的文章,我发给你,你参考下应付下吧。”

“哈哈,太好了!亲爱的,爱死了!”

“呵呵,等着你回来爱我。我们刚开始,你就出差……”

“我出来考察才能知道好多事情好不好,否则我用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爱人!”

“好,我一定向你公公转达你未来儿媳妇从前线带来的军事情报。”

“啊~感觉我做了回侠女!”何言玩笑道。

“对了,你们公司打电话来说我的期货帐户开好了,让我改下什么保证金监控中心密码,然后办什么什么银期的。”

“这个保证金监控中心上能查到你每笔操作的详细情况,很重要的,当然要改个密码。银期就事银行与期货的第三方转帐协议,这样保证你的资金安全。”

“我都不会弄啊,你快点回来啊。”

“亲爱的,我也想啊,但是我还要深入敌情探测第一手的情报,我让小艾陪你去弄吧!”何言转着了身,换了个姿势,脸朝天躺着道。突然听到走廊里有志强和人说话的声音,马上对乐天道,“艾,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先洗澡睡觉了,明天还要赶路噢。88”还没等乐天回话,便已挂了手机。

何言忙去开门,见志强大冬天满头是汗的回来,手上拿着皮鞋,脚上是却是双跑鞋。耷拉着脑袋一副精疲力竭的萎靡样,好奇地问道:

“你去哪了?”

志强呼了口气显得无力回答,摇摇头,开了房门进去,说时迟那时快,何言就跟着闪进门,志强想关门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把门一放,自己往里走。何言见状,把门关上,就跟了过去。志强在浴室里冲了下脸,走向何言说道:“这么晚,跑我房里,你不怕我——控制不了,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只想知道你去哪了?”何言发嗲好奇地问,心想:你吓唬我,我才不相信你敢对我怎样!

志强一手撑着墙身体把何言逼紧墙壁,一手摞了下脸,歇了很久才道:“我真的很累阿~我想——洗澡睡觉!”何言感到强烈的男人气息,都不敢呼吸,发颤道:“那……那你怎么会这么累的阿?”

志强吞了口唾沫道:“很晚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我……很难控制的!”

何言心道:不就跑个步么,有什么好不告诉我的。肯定有问题,问题就是……他这么晚去跑步干什么!难道是……阿!性欲亢奋无法控制……

“阿……”何言想到这,突然狂叫!

志强吓得连忙用手捂着何言的嘴紧张道:“不要叫!不要叫……”

何言一听越发心里发毛,一想这个男人还有这个癖好的,不知道要干什么,一阵挣扎!

志强突然感觉疲惫散去,意识到这个场面有问题,马上放开了何言,激动道:

“我不就跟吴秘书长去跑了步,累得快死掉了,你还跑进我屋弄得我要强奸你一样!”

何言一听,松了口气,突然坏笑道:“嘿嘿,你倒会投其所好阿!对了,有没有获取什么情报阿?”

志强有些尴尬又不知道怎么反驳,表情很是复杂。半天说了句:

“你好回去睡觉了!评论写完啦?”

何言脑袋转得快忙转移话题道:“嗯,差一点了……哈哈,你真是个做业务的高手,只是人家这个爱好是天天锻炼可不像某些人偶尔为了目的去锻炼下,哈哈,知道累了吧!你也够敬业的。”

志强不屑道:“呵,这可不是每个人都做的来的。”

“是阿是阿,可不是每个人能发现他的这个爱好。而且能为了人家这个特殊的爱好……嘿嘿,要是……你碰到个要那种要求的客户……怎么办阿?”

“你想多了……”志强认真道,“今天是被你撞见狼狈的样子,不过我确实缺乏锻炼,这个吴秘书长也说了,但是我尽量在装着很自然的跑步。还特地跑到商场买了跑步的鞋子和运动服。下次有这样很费体力的工作我一定会教给年轻人去做的,比如身材很好的你!”

何言一听马上软下来,耷拉着脑袋伸着懒腰往外面走,边走边说:“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困呢!明天记得打电话叫我起床……”

志强干笑着摇摇头,终于松了口气。

何言期货大讲堂

期货市场的组织结构:证监会——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期货交易者。证监会是市场的监督管理机构;我国有四家期货交易所,分别是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期货交易所;上海商品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白糖是在郑商所上市的品种,股指期货是在中金所上市的品种,中金所在上海。期货公司是代理期货交易业务的经纪公司,投资者必须在期货公司开户方可交易,不能自己到交易所开立席位,一些大型的企业集团或者投资机构可以在申请后在交易所开立席位。期货公司必须经中国证监会审批通过、在国家工商局注册登记后方有资格代理交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