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5······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5······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七章 原来另有隐情

人类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投资者的想法也是不会统一,各人有个人的考虑,千万别被别人轻易左右了思想,也千万别太固执自己妄下的判断

2月20日 周三

湛江地处广东的南面与海南相邻,是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批13个沿海城市之一,其港口建设和海外贸易成为支柱产业。虽然是对外开放比较早的城市加上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交通条件,但是并没有带动经济发展。城市规模建设不大,属于中国一块沉睡的土地。然对于白糖产业来说,湛江也是重要的产区之一,广东的主产区就是湛江。

志强和何言到了湛江,走出飞机场,何言便见一身段婀娜,五官立体,长发飘逸的女子微笑着冲志强打招呼。

“圆圆”志强笑脸灿烂地揉了下她的肩,很是相熟的样子,又对圆圆身后的中年男子握了下手,笑道,“章总,你好!好久不见”

章总很是高兴,马上接过志强手中的行李还有何言的行李。志强忙对何言道:“这位是郑兴糖业的投资部总经理章宏富,这位是我们营业部投资教育部经理何言。”

何言忙递了张名片给章宏富和圆圆,章宏富回敬了一张。何言看着名片琢磨着:章?是不是他们说的空空富?

圆圆抱歉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你叫我圆圆好了。”声音很是清脆撩人。何言点点头,不忙多问,心道:好靓的美女阿,在广东还真没见过这样超凡脱俗的,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都是那么百里挑一的,相貌五官明了,倒像新疆人一般,立体动人。

“我们先上车吧”章总提着箱子带着众人往车方向去。一辆豪华路虎商务车停在附近,司机在车上一直等着。

圆圆对两人道:“我们先送你们到酒店吧,奔波那么久肯定累了。”

“好的”何言很满意的点点头。昨晚睡得晚,一早又起来到白云机场飞湛江,何言整个人是腰酸背疼的,在飞机上就差点睡着。然而志强却道:“还是先去郑总那里吧……”

“他陪几个市里领导吃饭去了,让我们先招待你们。”章总道。

志强点点头,何言才松了口气,忽然一个电话:

“是何言何经理吗?”

“是啊,请问你是?”

“哦,我是你们公司的客户,大家都叫我张大胡子。今天你们公司网站看到你写的白糖评论,写得很好啊,你得观点很鲜明很独特。(何言一听心里美滋滋的,看来昨晚的努力没白费)我想问问你看,是不是现在白糖的基本面真的不是外面说的减产啊?我有点多单。”

“嗯,现在是这么个情况……”何言就根据志强说的客观分析形势给客户听,眼睛不时地瞟志强,他只顾和美女说话压根没听自己说什么。

好不容易讲完行情,何言挂了电话。

圆圆笑道:“呵呵,你们工作好忙阿。对了等你们放下行李,我带你们去海边吃饭~”
何言听到海边吃饭,兴奋道:“好啊!我还没见过海呢!”

圆圆微笑道:“呵呵,中午时间仓促,不能带你们去大点的海滩。如果你在这里逗留得久我们可以去泡海水啊,泡温泉。”

说得何言一阵心动,看了看志强,他正看着窗外想什么心事。

“哇!海滨别墅酒店啊!”何言站在酒店门后悄声问志强道,“这个费用公司出啊?”

志强趁章总和司机在张罗行李的时候,在何言耳边小声道:“这个酒店是郑兴集团的,他们郑家自己的,不收我们钱的。”

何言哦了声点点头,叹道:“不愧为中国的糖王啊!”

“大海就是大海,连击浪的声音都特别洪亮,心胸马上开怀很多阿!”何言对着海面抒发情感道。

四人来到湛江海边的一个大排档,四面无墙,只有个简易遮雨棚,围桌而坐,虽海风吹着寒冷,但面对三面环海,波涛汹涌,威伟壮阔,只觉心中的烦恼一扫而空,吐纳百川之气。寒风似乎也变得如薄荷般清爽了。

“我想啊你们一路过来,吃喝应酬也去了不少好的酒店。现在不谈公事,就我们几个人那自在点,简单点了,我就想到这里了不要见怪噢”圆圆微笑道。

志强也深呼吸了下,感觉头脑顿时清醒很多,温馨得笑了笑,对圆圆道:“还是你想得周到。”

服务员端上一盘菜。圆圆向正对着大海抒情的何言招呼道:“何经理,菜上来了……”

“哎,来了。”何言回到座位对圆圆道,“叫我何言好了。”

圆圆恩了声点点头,很是欣赏地看着何言。

“这一条条的是什么呀?”何言看着盘中的软体白色虫体,好奇地问。

圆圆笑道:“这是沙虫,这边海产品中比较特色的。这里做得很好吃噢。”

“味道是不错!”何言一口一条吃的还挺香。

志强看两女人聊得还蛮欢,便对章总道:“这段时间工厂开榨情况怎么样啊?”

章总抿了抿嘴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道:“情况倒还行,比预期的……要好的多。今年啊真是太奇怪了,这样的天气产糖率一点都没有下降,湛江这边开榨得早,基本上快要结束了,现产糖量比去年增产了10%,我们这里受灾还比较严重呢,广西那边的工厂产糖情况也在增加,不仅我们其他工厂也存在这个情况。大家都不愿意说,实际上都有数,今年估计价格不太好,很多已经套保了。”

“企业在什么情况下会套保啊?”何言好奇地问道,“我对企业不太了解。”

“一般在成本之上,有赢利的时候会做。现在通货膨胀严重,成本也在提高。我们做的0805合约,成本的提高也要考虑在内。”章总回答道。

“不过,有些企业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对后市看得很差,即使等于甚至低于成本也会套进去。所以对于经营生产我们就不能像做交易只看右半边不做预测。”志强根何言解释道,何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对,这也是我们关心的问题,市场还会涨到什么价位,假设基本面都确定增产的前提下。”章总郑重其事道,“你们甘总每年给我们设计的套保方案还是很不错的,只是今年……”

“现在游资做多欲望很强烈,价格表现有时会脱离基本面的供需,由于人们对价格的预期,有时就是资金的供求关系在决定着市场的价格。”志强边喝啤酒边道。他心里清楚,今年情况特殊企业不盲目套保也是情理之中。

菜一样样的差不多都上齐了,志强咬了只蟹啃了口道:“章总,公司最近生意怎么样?”

“期货价格涨那么好,但是现货价格没跟上来,加上广西的糖厂都顺价卖糖,我们这里糖价也卖不高。所以阿,我们现货销售率都不高,除了保证一些老客户的供应之外,别人拿糖我们都不给。”章总并没有把志强当外人坦诚道。

志强一听,心下大感不妙:这一路过来大家对产量的预测都说法不一,郑兴作为糖业最大的糖业集团,拥有湛江,南宁,柳州等多家大型工厂。所以他们的产量估计都具有一定权威性。这次他们对外卖糖不积极,这会让人怀疑是惜售行为,会迷惑市场认为今年会是减产,而实际上他们是准备把货都抛向期货市场!这可是一石二鸟的计划阿,一边惜售迷惑减产等待浙江资金把价格拉起来,一边又可以高价把货抛向期货市场,期货市场又是杠杆交易,郑兴完全可能利用期货市场放大效应,放大做空头寸,一旦期货价格下跌,那岂不是现货又卖了个好价格,期货做空又赚了大钱!而浙江资金却会因为拉高价格没有人接货,到时候不得不自行平仓,变成多杀多的局面,这样多头资金就会死的很难看。

“开榨期间糖厂需要大量的资金,现货卖得少,那资金方面不是会很紧张?”志强对郑兴集团的计划没有异议,但操作上还涉及一些关键的问题,比如钱。

“资金压力肯定有,每年都会有的。呵呵……”章宏富没当回事一样。

“呵呵,也是。我看现在的多头行情还没到顶呢。”志强知道资金对于企业来说比较敏感,章宏富的表现也恰恰说明了这点。听他的口吻可以已经在期货盘面做空了,如果那样的话就等于已经被套了,一旦期货价格继续上涨,势必会有资金压力。

何言很认真地听他们对话,她不明白为什么志强说会有资金压力,如果是套保,不是可以注册仓单,郑州交易所可以用仓单置押,折抵出资金,那还有什么资金压力?她想问但又怕人家客户听了自己的问题比较外行,欲言又止。想来还是回去再问志强好了。

“我看这波上涨行情差不多了吧,不会太高的。”张宏根发表自己的观点道。

“现在市场上都在炒作减产,我看还有上涨的空间。我倒觉得我们可以等等看再套。现在套可能会有一点风险吧,价高了套不是更好!”志强笑道。

“套保也有风险的吗?套保不是按照公司的风险敞口来制订套保的数量,然后在期货市场通过数量相同,方向相反的操作,一旦市场反向可以用期货的赢利来弥补现货的亏损来锁住利润。”何言有些糊涂地问。

“理论是这么说,但实际操作中也在不断地演变。”志强直言不讳道,“比如发生系统性风险,或者资金上交割品上的意外,很有可能发生现货亏钱,期货也同样亏钱的时候。”

“噢,那这个套保的入场点怎么选择啊?”何言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觉得自己问了个比较傻的问题。

“价格合适了就做空啊,我们就当卖现货了。”章宏富很直白的解释道。

志强看了看章总,瞟了眼何言,笑道:“呵呵,这有个理论发展过程。在1930年凯恩斯第一个提出套期保值的概念,就是品种数量相同,方向相反。这个就是我们书本上有的传统套保方法;1960年沃金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叫逐利型套期保值。我们糖圈基本上都采用这样的方法。在有高额利润盘面价格又高的情况下就会做空,因为手里有现货,即使行情判断错误,价格继续上涨,我大不了拿糖去交割。如果行情下跌,那我自然赚到钱了,跌得多了,我就可以空单获利平仓。等待反弹又可以重新空回去,这样利润就可以奔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