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6······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6······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八章 智斗老色狼

技巧与实力是相关联的,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圆滑变通,道路才能畅通!

三人驱车回到会所,来到怡海宴会厅,席间已经有人等候了。几位分别是广发行的周行长和农发行的李行长。志强心中好奇,郑世雄怎么和银行关系发展得那么紧密,刚才的宁国安还是做投融资的。看来他最近扩张很快很急着用钱阿。

圆圆在一旁和餐厅经理张罗菜谱,四个男人就闲聊起来。等到冷菜也上齐了,还不见宁国安和何言到来,按说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车程阿,怎么就那么久不见人影阿。志强开始着急地问道:“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啊?”说着开始打何言的手机。

郑世雄也在好奇,马上挂了电话给宁国安,电话那头“嘟嘟嘟……”没有信号自动断掉了,志强看到郑世雄的表情,说了句:“打不通何言的。”

“奇怪,没有信号啊!”郑世雄把手机拿得远远地拨弄着,老花眼比较严重。

“宁总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啊?”周行长好奇地问。

“带了志强公司的靓女一起开车过来的。”郑世雄又打了下电话边回答道。

“哈哈,那你就不用打了,估计被靓女给拐走了!杭州姑娘就是漂亮有魅力啊。”周行长听了志强对刚才的事情描述,哈哈大笑道。

郑世雄恍然大悟,点点头,便也不再继续联络,叫道:“那上菜吧!不等了,说不定他们自己约会去了。”

志强听着脸上很腼腆的笑笑也不发表意见,可心下大慌乱了。听这几个人的口吻,宁国安似乎很是好色阿!那何言上了他的车可不是麻烦。可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忐忑不安的志强面对一桌丰盛的海鲜佳肴也食之无味了。席间两位行长多次敬酒,他们都知道志强是郑世雄的准女婿也十分客气。郑兴实业集团是国内糖业界最大的食糖生产企业同时产业又延伸向酒精加工生产,物流配送,房地产等领域于湛江的经济贡献很是大,所以郑世雄也是当地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于这样的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几位行长还是很乐意交往。

酒足饭后,宁国安与何言仍是未到。郑世雄便提议去中国城赶下一场,他嘱咐圆圆道:“圆圆你先回家吧。”

圆圆知道中国城是有名的夜总会自己也不方便跟去,恩了声看了看志强。

志强由于担心何言没吃多少东西,却被灌了好些XO,脸红红的头脑有些晕晕,但感觉还算清醒。他拍拍圆圆的肩膀小声道:“放心。”这句放心,含义丰富,圆圆是个明白人,逢场作戏的应酬生活也在所难免。便也知趣地离开了。

在车上,志强一路上还在电话短信地联系何言,却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反应,心下的焦急无以言表。却要装的若无其事道:“你们说宁总他们会去哪呢?”

“他们已经在中国城了。”郑世雄认真地回答道。

志强这才嘘了口气,也搞不清楚郑世雄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的。

一进包间,郑世雄便笑着数落宁国安道:“宁总,你怎么突然掉队,带着我们杭州的靓女哪潇洒去了啊?” 志强便见何言好端端地与宁国安在聊天,便有一肚子气。他坐到何言身边低声训道:“打你电话,发你短信怎么都没反应,在干吗阿!”

何言也是尴尬,看见来了好些人也直言不讳道:“都怪我,好奇说了句,我从来没有坐过直升飞机,是不是很刺激。宁总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便带了我在天上兜风了一圈……”这开跑车兜风何言就觉得很有面子,今天居然体会到了在天上开飞机兜风,感觉神奇地无法形容但是除了新奇感满足了之外还真没有情人节那天乐天带着兜风心情快乐。不过她说得很开心很兴奋除了有讨好宁国安外重点还是说给志强听的。

宁国安笑道:“和美女在空中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说着揉了下何言,何言顿时满身起鸡皮疙瘩,马上站起来摆脱宁国安的小动作,倒了几杯红酒,递给了众人,柔声道:“不好意思,我让大家担心了!我先敬大家一杯。”说着一饮而尽。

大家看了也是乐呵呵地喝干了杯中的酒。

妈妈桑走进来给几个大老板打招呼,都是熟客,也有要好的姑娘,郑世雄示意了下,妈妈桑便去安排了。不一会儿进来五六个形象较好的小姐,虽说这些小姐都经过精心打扮,但是跟何言比起来可真是“胭脂俗粉”之极。这个好花要用绿叶衬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两位行长暗自在心里捉摸还真是个大美人难怪这个宁国安连饭都不来吃就带了人家小姑娘玩去了;郑世雄心里很是得意,大美人可是我准女婿的人;妈妈桑瞅见了何言,也觉得实在是自己的姑娘拿不出手,这么漂亮的姑娘也不用呆场子的估计是情人了。志强看着众人对何言的眼光,心里很是紧张,见何言还洋洋得意的样子,心道:你还得意呢!这些男人可不是吃素的。郑世雄,两位行长各挑了一个小姐作陪,志强很自觉的摇摇头,丈人面前总也要表明下,郑世雄也不勉强。宁国安摆摆手,道:“我陪何小姐就好了。”这话搞得自己跟三陪一样,大家都乐开了。

何言可是麦霸阿,也不管男人干什么,自己点了歌就在那里唱。清亮的歌声也是惊艳全场。宁国安马上点了几首经典合唱的老歌,拉了何言一起唱得开怀。

郑世雄点了《驼铃》扯了喉咙唱得走了调还很专注,宁国安拉了何言跳起了慢三。何言心里几滴汗,和这些年代久远的老板们一起歌曲竟变得那么怀旧了。

志强和坐在郑世雄身边的小姐玩起了“说谎”的酒吧游戏。先前洋酒的后劲加上包间音乐轰轰声的刺激,志强直感晕沉和颓废。也没认真地游戏,也就百无聊赖地玩耍,输了喝下好几杯酒,敞开着肠子喝阿!

这时,从外面涌进好些人,来跟郑世雄打招呼。

“郑总,你好你好!”一个戴眼镜瘦长的男人殷勤道,“我们和康辉糖业的王忠王总在隔壁呢!一听妈妈桑说你在这里,我们就过来敬下酒!”

“噢,噢”郑世雄微笑地点点头不温不火地向其他人介绍,“这位是本地金元期货的总经理彦总阿,志强,他们公司的研发不错,尤其在白糖上,彦总也是他们公司的研发总监阿!”

“不敢不敢,这位怎么称呼阿?”说着忙往兜里掏着名片,彦总虽然在当地糖圈熟识的人多但对各大老板的家事还不是很了解的。他想能和郑总一起的,肯定也是做糖的老板,认识下又可以开发客户了,名片都带在身边。

“噢,我是信禾期货的甘志强。”志强见其递来名片也就回敬了一张自己的。

彦明磊听了期货公司的看了名片上还是杭州营业部,一阵敌意,这个信禾刚被收购,规模不大,开发速度倒挺快,杭州的居然都开发到湛江来了。他把何言当小姐了也没有给名片,往其他几个人身边递。何言很是反感。

“小彦,他们研发很好,都有专人亲自下地考察甘蔗产量,数据做得很不错。前几次提示得也很正确阿!”康辉糖业的王总帮忙陈赞彦明磊。

大家都友好的点点头,表示认可。

彦明磊也不谦虚道:“我们比有些只做销售的期货业务人员阿专业那么一点。”

何言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比一些只做销售的期货业务人员”!这明显是说我们么!何言转了个念头,马上倒来满满的一大杯酒,笑颜道:“彦总,是吧?我们这些新出道的小辈们可真要向你学习啊!来我敬你一杯!”

“好!好!”底下也都是起哄的人。

彦明磊无可奈何接过酒还没有搞清楚何言是谁,就见了何言一大杯的红酒一饮而尽,特地把杯子倒过来表示喝个精光了。

彦明磊也不好说什么也就一杯咕咚咕咚下肚了!其实何言趁大家不注意,早就在自己酒杯里掺了大半的冰红茶,给彦明磊却是杯纯的红酒。彦明磊这一口闷开始兴奋道:“小妹妹跟你说心里话,这个销售阿什么人都可以做,只有做得好与不好!但是这个研发阿就不是什么人就可以做得来的,研发就跟造武器一样。前线作战可都靠我们啊!”

“噢!”何言笑脸,故意敬佩道,“是阿!你们可十分了不得阿!销售的人太多了,就跟那打仗冲锋在前的士兵一样,没有你们在后方造武器支持我们在前线也就打不开局面了!”

“呵呵,恩恩”彦明磊似乎听了很满意。

何言又道:“呵呵,不过——如果没有士兵只有武器那你们就等死了!——如果没有武器的话,有胆识气魄者,冲锋在前,赤手空拳还是能打出一片江山来!”

“恩,有道理!”宁国安静静的在听他们说话,听到何言的话忍不住称赞道。

何言咄咄逼人道:“我们现在这片大好江山也是共产党赤手空拳打出来的,我们没有枪没有炮……只有正确的谋略和勇敢的士兵才能克敌制胜,这个武器可是死物,只有人加以利用之后才可有更大的效用。哪个做武器的人自己会上战场打仗阿!哈哈……”

彦明磊面如死灰,狡辩道:“错!你历史没学好!”

“噢?怎么说。”何言问。

“抗日战争会胜利是美国在日本投了颗原子弹!”彦明磊激动道。

“哈哈,这更加证明了资本的武器才能震撼市场阿!你以为一份研究报告就能改变发现市场?郑总,宁总,你们说是不是阿!”何言见他偷换概念,自己也不甘示弱,干脆投大老板所好,直接马屁拍过去,让你知道什么是武器,什么叫杀伤力!

“说得太好了!”宁总欣赏地看着何言,敬过酒道,“何小姐的期货一定做得很好,能有这样深刻的体会阿!这个市场没有万能的武器,研究报告也不会每每正确,资金的动向才是市场的风向标阿!”

何言一听乐了:这个老色狼终于说了句人话!还真他妈的经典!

志强醉醺醺的但还是听到了两人的对弈,他对何言维护公司的名声和市场业务人员的尊严维护得精彩绝伦。心下倍感欣慰。

彦明磊识趣的敬了杯酒就走人了,临走前问了何言句:“你是信禾期货的?”

何言点点头,心想阿你当我是婊子阿!

彦明磊也不知该说什么便跟着另两个糖商离开了。

“好晚了,我想回去了。”何言唱了几只歌后,看了下手表23:30

宁国安马上说道:“我送你回去吧!做你的护花使者。”

何言拿敢要这样的“护花使者”,说不定就是“采花大屎”阿!不知怎么推辞的时候,望了下志强,志强也有意识到,说:“我们住一个酒店,一起回去吧。”

郑世雄摆了下志强道:“你急什么,我们再玩下!”这摆明了暗示志强,不要他插手。志强也点头微笑并不行动了。宁国安见状自然开心,搭了何言的肩对众人道:“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