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28······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28······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九章 温泉忆情

回忆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2月21日 周四

一早,志强便和何言来到甘蔗地。两人见面想起昨天的事情甚是尴尬,但表面上都保持着无事一般的镇定。

一片片的甘蔗长得比人还高,农民砍下一枝甘蔗,头上的两段都没有长饱满,拦腰砍断,居然是黑心的。

“怎么这样啊?”志强好奇地问。

农民解释道:“今年天气差,大雪冰冻都把甘蔗给冻坏了!糖厂都是今年的甘蔗质量差,要调低收购价格。现在还拖着我们的收购款呢!”

志强皱着眉头,这甘蔗收购价是政府导价的,但是价格可以不减,打白条的现象却还是不止。农民辛苦了一年,也真是可怜。进城务工倒是每月固定的一两千块收入是少不了的,现在劳动保障体系这样健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倒是不常见了。但是在农村种地的农民却是收入不仅少的可怜,还经常被拖欠着。

何言疑问道:“咦,甘蔗的情况好像不妙啊,这样看来有人炒减产还是很有道理的,把这个甘蔗照片一拍倒是很有说服力的。”

志强点点头。

何言又道:“糖厂应该不会骗我们吧,真的是增产吗?”

志强回答道:“今年天气虽然不好,但一直保持着低温,把甘蔗的糖分都积淀下来,反而比正常年时的产糖率高。现在糖厂自己都搞不懂接下去会增产多少,榨糖还没有结束前,所有的产量都是预估。一般来说,如果1,2月份发现减产,接下去的几个月糖会越榨越少,如果增产的话,就会越榨越多。”

“哦”何言又长见识了,说道:“今年5月才榨糖结束吧?”

志强拿出手机看行情,何言凑过脑袋,看了叫道:“哇!又涨!连续涨了七天啊!都是大红阳线啊,这么漂亮的上涨趋势要是跌下来那也是头破血流的啊……”

“脑袋这么大,你挡住我了。”志强推开何言。何言马上抬起头,不料撞到了志强的下巴,两人都痛得叫了起来。

“女孩子哪里有你这么鲁莽的。”志强抚摸着自己的下巴道。

“我又不是你的大小姐未婚妻!你不会躲啊!”何言强词夺理道。

突然张大胡子又电话来找何言,汇报了现在涨得很好得意自己的多单没有平掉。技术形态上很好,准备继续持有多单,根据他的经验现在还不到转世的时候。何言聊了半天突然想起了乐天,不知道他们的多单有没有平。乐天回答更是轻松,涨那么好干吗平多单阿!基本面的情况要等市场接受了才会变盘,观察。

何言挂了电话对志强道:“大家还都乐此不疲地做多呢,我真担心!”一说到行情她对志强的气早消到九霄云外了。

“嗯,也不用担心,我看多头未必就会输,呵呵,现在我们不是还赚着钱!”

“原来你也看多啊!”何言发现新大陆一般。

“现在外界都在传减产,而真实的情况糖厂又不敢说。要等3月广西糖协的会议召开,看官方是什么样的数据。所以看图说话,现在技术图型上上升通道并没有破。”

“噢,那这个会议我们也要去吗?”何言一听广西有会议,便兴奋问道。

志强点点头:“当然要去,我们这几天先在湛江呆着,我们直接开车去广西南宁。走走其他的糖厂,然后我们去柳州开会。”

何言本来办的期货网站都只要呆在办公室就能完成,现在可以贴近产区,直接与产业链企业客户紧密接触,心中无比兴奋,这样做单也觉得很带劲,尤其还有客户跟着自己一起讨论行情,大家商量做单计划。俨然行军作战一般,刺激极了。

现在何言的心里有个疑问:现在实际基本面向空方,而多头却节节胜利,一旦市场发现真实的基本面,多头什么时候能够顺利撤退,全胜而归呢?甘志强明知道基本面的情况,但他现在还看涨,有什么理由让他如此有恃无恐呢!?

下午收盘,白糖主力合约有创出新高收盘。

“我带你去个地方——”志强拉着何言走向海边方向。

晚间,在甘蔗地里忙碌劳累了一天的志强回到霞山区,也不忙着去赶饭局,就拉了何言去海滨宾馆的蓝月湾温泉。

葱郁的椰子林,橡胶树,各色新奇的热带灌木丛中分布了大大小小特色温泉浴,有挂花温泉,菊花温泉,茶叶温泉,当归温泉,牛奶温泉,醋泉,酒泉;理疗SPA温泉区里小桥流水,喷泉瀑布,如入灵境;还有鱼疗池,吸引着游人的眼球。此外彩色霓虹加上柔曼的音乐更是映衬着温泉幽静,迷人,浪漫的风情。

何言懒懒地泡在水疗区的石床上,任流水和喷水温柔地拍打着周身穴道,大有减压凝神功效,地下天然温泉的浸泡更是让皮肤变得光滑细腻。

志强半泡在温泉里,瀑布冲洗过头,顿时人变得刺激舒爽。

思绪回到了5年前……

大学时代,圆圆就是人见人爱的校花,艺术系的圆圆有着柔软的躯体和对音乐的敏感,舞动的肢体,散发着无以伦比的魅力。这种美如出水的芙蓉不粘一点泥尘的超凡脱俗。鲜花,求爱信,小礼物总是在每次演出结束后纷至沓来。

那天只有圆圆一个人在操练房,只听着“啪——”一声,一个男生脸上被重重一刮,随即圆圆的声音:“我不许你侮辱他!”

站在门外的志强目睹了这一切。自从志强家族企业破产后,就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四处打散工的志强被很多同学耻笑,而更让他们嫉妒的是志强有个圆圆这样漂亮的女朋友,还不时地为志强添置衣服。追求圆圆的男生总是不免讥讽志强的穷酸暗示圆圆倒贴男人,志强是个靠女人的软男人,但这样非但没有让圆圆变心反而更加对志强好。志强没有让圆圆发现自己看到了这一幕,但就在那一天,他暗暗下定决心:这辈子,就为了这个女人一定要出人投地 !

“想什么呢!”

志强睁开眼睛见何言游到了自己身边,只听她道:“差不多了,每次只能泡十五分钟。”

志强点点头,和何言爬上了岸。二月天空气还是冷嗖嗖的,刚从40度的温泉出来直打冷颤。志强拉了何言到石光浴场,人躺在光洁的石岗上,热气从石上钻进体内,志强用浴巾盖在了身上,何言也模仿着做了。这种感觉就像糖躺在寒风刺骨中,却不见寒冷真是酷毙了。

何言突然问道:“哎,你来了那么多天,怎么没见你去和圆圆约会阿?”

“我们约会还要让你看见阿!”

何言没趣道:“你们干吗不结婚先订婚啊?”

“呵,你是不是想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志强故意扯开话题道。

“你干吗老没正紧的有一搭没一搭的!”何言生气道。

志强转过头,很认真地看着何言,说了句让何言更摸不头脑的话:

“好好工作!”

何言一想到他昨天酒后乱性的样子,现在还躺在自己身边,说这不搭调的话,心头怒火阵阵的,真想把他揉成球,然后在地上踩阿踩!

何言投资大课堂

霜冻与冰冻的区别:霜冻就是零度;冰冻就是零度以下。一般到了冬至左右发生,如果到了大寒都没有发生的话,基本上属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天气了。白糖期货行情最大的莫过于这个天气了,如果一旦炒作霜冻都是价格会冲天的。08年的雪灾行情就是最佳的例子。白糖的产区是在广西、广东、云南等地,气候都比较温暖,要发生冻灾是不容易的,所以这些天气对甘蔗来说是件灾害,对做多的投资者来说是天助我也的好事。难怪有人感慨丰收的年份糖厂亏钱,减产欠收反而赚钱。增产价格下跌,买不出好价钱,钱少自然做期货也少;减产价格上涨,不但现货能卖好价钱,在期货上也容易拿出更多钱来操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