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33······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33······ 分享日记 fxplus.cn

志强在机场等了一会儿,见到姐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走出来便开心地迎上去,接过轮椅和母亲撒娇了下。无论人有多大,在母亲面前始终就是小孩子。这样的天性使然让亲情变得格外弥足珍贵。

志强和姐姐甘兰馨小心翼翼地将母亲扶到的车上。志强便开车去郑家。

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

“我已经好久没有回到湛江了。跟着你姐姐住在上海,都快不记得这个地方了。”老母亲回忆涌上心头,感慨道。

“呵呵,到哪里都一样,只要我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又开开心心。”姐姐笑道。

志强回应道:“是啊。姐姐,我们家你可是最不容易的。不但要照顾妈,还要你供我读书,我有今天的成就这个你有一半的功劳啊!”

“好了,苦日子都过去了。你也出息了,妈妈的病情也得到控制了。对了,弟弟你们结婚后准备去哪里度假啊?”

“还没想好呢,圆圆爱旅游。她说要把蜜月打造成环球甜蜜行,把我们两爱的足迹踩遍全世界!”志强用圆圆的口吻在那里宣导着,又解释道。“圆圆的爸爸是全国最大的食糖企业集团的总裁。她经常形容她家里是经营甜蜜事业的。所以啊这个甜蜜还有双关意。她爸爸听了很高兴啊。”

“哈哈,看你们真幸福。圆圆是个好女孩,记得你第一次带她来见我的时候,她还帮我做家务。”姐姐称赞圆圆道。

志强打趣道:“姐姐,我都要结婚了,你怎么落实自己呀?”

“我?不知道呀!有缘自然就落实了。”姐姐惆怅道。

老母亲发话道:“志强说的是,你呀都30多岁的人了,再下去可就是真得嫁不出去了。女人到了40就生小孩也困难了。”

“嫁不出去,陪你也好呀!”姐姐也不怨,笑道。

“妈妈可不希望你陪着,你生了小娃娃陪她还差不多。”志强笑道。

“呵呵,这个光荣艰巨的任务要留给你了!你跟圆圆要加油做人噢~”

“哈哈……”说笑间已到了郑家的豪宅。

进了郑家大门,便见圆圆和郑世雄夫妇迎面接待。老母亲看到郑世雄夫妇微微打了个招呼,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志强以为母亲是坐飞机累了有些疲倦便对大家解释道:“我母亲身体不是很好。可能做飞机累了吧。妈,这就是圆圆的父母。”

老母亲傻傻地看着就是不说话,姐姐忙打了个圆场替母亲说道:“亲家好,我是志强的姐姐。我和母亲一直在上海居住。圆圆来上海见看望过我们,很是乖巧的女孩,我们很喜欢圆圆。今天能见到你们我们很高兴。妈对吧?”

老母亲忽然叹了口气对志强姐姐道:“我不要……这里……阿兰阿兰,我们走吧……”

老母亲自己就想推动轮椅准备走人,志强姐姐忙抓住了老母亲的手,关切道:“妈,这里都自己人。你放心,别那么紧张。”她知道老人家受过刺激,医生说过母亲容易对一些记忆产生幻想,导致精神紧张。

郑世雄的夫人也关心地问候:“甘妈妈,要不您先到我们楼上客房休息下吧?何姨快倒杯水过来~”

郑世雄也赞同夫人的提议。

志强姐姐带老母亲到客房,发现母亲的手紧紧地拽着自己……

刚进房间不久的志强姐姐突然叫起来:“妈——妈——”

大家忙冲到房间,见老人家晕倒在房间里。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志强也没多想就急忙送母亲去了医院。等到其他人走了后,志强姐姐把志强单独叫到了医院的小公园里。

“唉……有些事情,我得告诉你了。”志强的姐姐吞吞吐吐道。

“什么?”志强很是疑惑。

“你知道我们家里为什么会突然破产吗?”

志强摇摇头道:“你不是跟我说爸爸经营不善,生意亏钱了……”

志强姐姐摇摇头,缓缓道:“是走私……”

志强皱起了眉头。

“走私败露后,爸爸就丢下个烂摊子逃路去了。至今他也没有跟我们联系过他去哪里了。走私的白糖后来被没收了,但是当时还有收了一批贸易商的货款却不翼而飞了。那时候我才刚进爸爸公司,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回忆从前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甘兰馨尽量用平和的语态叙述道。

“那跟妈今天晕倒有什么关系呢?”志强仍是一头雾水。

“因为妈看到了郑世雄……”甘兰馨眉头微皱,缓缓道。

“这跟郑伯伯有什么关系?”志强急切地问道。

“一言难尽……”

圆圆不放心志强又返回医院,四处不见志强。忽在窗外见到志强和他姐姐在公园聊天,便跑了下去,刚走进却悄悄地听到

——

“……妈妈很激动,我看你跟圆圆的婚事得拖下了!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你看……”志强姐姐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志强的声音显得很激动,“为什么我们家的事情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妈真的对你这样说,她真的还记得郑伯伯就是当年我们家的财务?他和爸爸曾经有过争执?”

圆圆心下大惊,忙躲到了一边,细细听起来……

“……我知道这件事情你难以接受,我也很难相信。可是妈的表情和反应你也看到了!……唉~”

“妈的精神一直有些不正常。我真的……”志强张口结舌,情绪很不稳定。

“这个也是我所担心的,但是妈这几年和我在一起一直很稳定,但是今天她突然会有这样的反映,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相信她是清醒的!”姐姐斩钉截铁道。

“可是这能证明,当年的货款就是郑伯伯卷走的吗!妈也没有亲眼看见啊!”志强对这一切仍难以置信,“对了,当年你进公司难道没有见过财务吗?”

姐姐犹豫良久摇摇头道:“以前的帐一般都是爸爸自己做的,财务的人我都没有见过。我才到公司不久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货款失踪让我们家背负了太多的债务,事发后我也去查过这个事情,奇怪的是大家都守口如瓶,都说这个事情是爸爸管的,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且走私的事应该也是内部告发的,这个事很有可能是有预谋的。妈妈那时候发病而我又太弱小所以也没有追究下去。本来以为过去那么久的事情应该没有线索了,我也再没有去查过。”

“姐姐,你认为这个事情真的跟郑伯伯有关?怎么……怎么我越听越复杂!姐姐……我”

“我不敢肯定这个盗走货款,告发爸爸的人就是郑世雄但至少是条线索,你想想有那么巧他也做白糖生意吗?你清楚郑家是怎么发家的吗?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姐姐最后一句说得十分沉重,因为这个人使得这个家支离破碎,父亲失踪,母亲发疯,又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弟弟又在读书,年轻的自己不得不沦落到上海做了三陪小姐,若不是遇到周劲可能自己这辈子都暗不见天日。这份家仇忘不了,解不了,心头痛!

甘志强的姐姐就是当年帝豪夜总会的三陪小姐“小兰”,甘兰馨是也。

圆圆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略过无数的念头,远远地注视着志强婆愁的身影。思绪回到了若干年前那时家还住在广东佛山,家里做点贸易的小买卖,但生意一直不好,于是经人介绍去了广东湛江去工作,后来自己就去读了大学,就在这年里父亲开始经营白糖生意而且越做越大,仔细算算志强家里破产到自己家兴旺前后隔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中间是有什么关联的?圆圆从不过问家里生意的事情,这其中的瓜葛她也不清楚,不清楚的事情就不能妄下定断,明理懂事的圆圆默默地离开了医院。她没有激动到去为自己父亲辩护,因为她不清楚当年的事实;她也没有向志强去要一个承诺,因为事情根本就没有查清楚何必去妄下定论,圆圆的内心很坚强面对突变也很冷静。一路上圆圆心理就在想:你们去查吧,无论事实如何我对你的爱不会改变,你呢?

晚上,志强与圆圆同样在海边走步。两人静静地踏着沙滩,闻着海水拍打岸边的声音……

“你妈妈的身体怎么样了?”圆圆打破僵局问道。

“不是很好。”志强没精打采道。

沉默了一会儿,志强突然欲言又止道:“我们的婚事……”

圆圆见他有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便也猜到了数许,她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们的婚事延迟吧!你妈妈的病要紧。我爸妈方面由我去解释!”

志强有些惊讶圆圆居然这么斩钉截铁的样子,说话很有条理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他无言将圆圆深深地拥进怀里。心情很是复杂……

何言期货大讲堂

限仓制度:期货交易所为了防止市场风险过于集中于少数交易者和防止操纵市场行为,对会员和客户的持仓数量进行限制的制度。

大户报告制度:是与限仓制度紧密相关的另外一个控制交易风险、防止大户操纵市场行为的制度。这次制度都是与决战327时大有不同,现在要想再和以往一样想要操纵市场是很难了,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大家可以看那些江湖上熟知的那些厉害角色控盘的最后都是被市场所消灭,小说里提到了郑世雄、徐若薇要操纵市场的人最终下场都不好。小说只是小说,而实际生活中亦是如此,华联三鑫就是最好的例子。以前他们在PTA上可谓叱咤风云,08年行业不紧气,他们妄图拉动期货价格,想通过期货上涨带动现货上涨,然后尽快卖掉手中的现货,因为期货是保证金交易可以付少量的钱就可以买大量的货。但是金融海啸来了后期货大跌,多单沦陷,现货也卖不掉,造成两边都亏钱的惨状。有时候有些愿望是好的,但是要违背市场,与之作对,那么就等于作茧自缚了。如今投资者们也不用担心市场会被人操控,有所谓的内幕交易,权力黑庄,即使有庄家也未必会赢的,他们所冒的风险比你更大。大资金跟我们做单都是差不多的,唯一不同的是信心不对称上,他们所收集来的信息可能比拟强过百倍,所以在决策上就占了点先机,都是要下功夫的,这个世上没有谁可以逼死谁,大家都是自己在做好自己的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