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36······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36······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十三章 意外拜师

高手过招比的不是招数,是心术!

2月27日 星期三

3月2日也就是下星期一,将在广西柳州召开食糖交易大会暨行业订货会。这次会议作为食糖界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会议,不但把食糖界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交流和提供订货机会外而且广西糖业协会将公布本年度07/08年度制糖期产销预测数据,这将对白糖期货未来的走势产生重要的影响。每年食糖界将有4次重要的大会,一般3月初是由广西糖协组织举办的会议,4月是云南糖协举办的会议,9月全国白糖各产区理事长会议,11月初是全国的糖业协会举办的会议。

距离大会还有4天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很多糖企商流都会聚广西柳州,很多人会提前来到广西就是为了亲自到甘蔗地里考察甘蔗的生长情况。

志强和何言便协同章总驱车前往柳州。一路先到了南宁住下,便往甘蔗地里去。地里的甘蔗密集扎块,地间隐约见有人走动。

“黄总~”志强认出了身形大声叫道。

“甘总,噢,章总,也在” 黄天翼听到有人叫唤,随着声音源头见到了一干人,都是相识的老友。

黄天翼, 天翼糖业集团的总裁。

“王总,什么时候过来的啊?”章总打招呼道。

“我今天是带冯总他们过来看看甘蔗。”王天翼解释道。

他口里的冯总就是凤阳集团的总裁冯阳。

中国食糖界有四大集团,分别是郑兴集团,凤阳集团,天翼集团和祥胜集团。前三家都是糖业生产商。为首的郑兴集团其产糖量占了全国食糖总量的13%,凤阳集团和天翼集团也分别占有10%的市场份额。而祥胜集团原先由几家大的国营生产企业组成后因市场改制重组等等的原因现已经几乎退出了生产商的行列,主要以食糖贸易为主,逐渐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食糖贸易集团龙头老大的地位。所以人们也习惯性把它和三大生产集团统一称为中国食糖四大集团。

“甘总,你们怎么看现在的行情啊?这次浙江的席位最先做多啊。”身后的凤阳总裁冯阳迫不及待地问。

“呵呵,是啊!这次对冰冻的炒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阿。”志强摆摆手道。

“恩,不过市场对今年的具体情况预计可能也比较困难,有这样的行情对我们也是个机会啊!年初我们都以为今年这样的情况价格可能要上不去了,我找郑世雄郑总聊过,我们对市场都看很空啊~”志强心想:你找“巨熊”聊,肯定是做空阿。再加上“巨熊”今年看增产,更加是空上加空,估计年初就早早做空了,如果两个企业都从年初做空坚持到现在倒是让人有些倒凉。将近被套600个点了,一手就要亏损6000块,这两家大集团下一两万手估计有的,那可是好几亿了。如果没有强大的后续资金支持按照年初做空的话,肯定已经砍仓的命运了。

“你们啊,一个个都基本面看看的,我说过做期货这个东西,需要懂技术面的!”黄天翼教育的口吻道,“现在均线排头向上,很明显的多头行情,行情刚刚启动的时候,你们都不相信我吧。”

“要不怎么您怎么叫‘黄天翼’呢!”何言突然冒出了句道,“又了解白糖基本面又懂得运用技术面,如虎添翼,钱还不被你赚啦!”

“哈哈……你这个小丫头,我们也是亏多了长了经验过来的么!”黄天翼瞅着何言心里满是高兴,但又怕身边几个做空亏着钱的老总心里不爽,便道出了自己曾经也是亏过大钱的。何言心想:谁不说呢,优秀的操盘手都是用钱砸出来的。我们看看很多人现在风光的赚了很多钱,谁又知道他们过去也许就是亏过很多钱的,或者未来也不能说一定就稳赚钱了。投资这个事情,只要你还在这个市场,就没有永远的长胜将军。

志强忙介绍道:“喔,黄总,这是我们公司投资教育部经理何言。”心想:你这小丫头老语出惊人的,真要为她担心。

“喔,不错么,年纪轻轻就做经理了。哈哈……”黄天翼突然把矛头指向了何言。何言也不慌乱笑道:“呵呵,我们就三脚猫功夫带带新手入场的。我一路过来就听他们说黄总是一等一的期货江湖高手做单特别厉害,我就在想若是能跟黄总学几招那可是终身受用阿~”

“哈哈……我可向来不收徒弟的!”王天翼笑道,“你要跟我学学?”

“师父……”何言说什么一路听着名号过来云云,她也就刚才才知道黄天翼的名字,高手什么的也是刚才听了他们的对话灵机一动的。

黄天翼被她那么一叫骨头阿酥了,哈哈大笑说:“好,好,被你那么一叫你这个徒弟我不收也不行了。哈哈……”

章总插话道:“你知道你师父有个雅号吗?”

何言摇摇头,很好奇地眨巴着眼睛看着黄天翼,似乎在寻找着答案。

凤阳集团总裁冯阳忍不住说道:“他叫‘一手大仙’,他不管多大的资金就只做一手,你做了他徒弟那不是只能做半手了,哈哈……”

何言惊讶道:“真的阿!一手?真的就一手??”

黄天翼笑眯眯的不说话。

“你跟着他学还不如跟着我,哈哈……”冯阳开玩笑道。

何言正在琢磨着这个四大集团的二号人物怎么会是“一手大仙”。

黄天翼开口道:“有没有后悔拜我为师阿?”

何言瞅见志强在一旁微笑着冲自己眨眼睛,心中一亮便道:“一手好啊,一旦方向作对也不怕回调,就算要方向做错也不怕亏损太多,这样心态好得不得了。再说了有时候多空双方对垒之时这一手说不定就是推动行情的最终力量呢!呵呵……”

这一说倒是得到不少人的认同,黄天翼更是欣赏地看着何言,心想,这个小丫头倒是灵光,有悟性。

志强说道:“黄总现在每次出手可都是2000手了吧,呵呵~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们要叫你一手大仙。”

“其实做期货什么技术,基本面都炉火纯青的时候,最后境界就是玩心态了。”章总意味深长地说道。

志强体味着这句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恩,有道理。一手大仙原来就是心态大师的意思阿~”

黄天翼笑笑说:“不管一手也好两千手也好,要做到做单心如止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佛的境界也就如此阿!”

冯阳点头道:“呵呵,小丫头这回你拜对师父了,我们都是以黄总马首是瞻的。他做单无论什么时候方向都是非常清楚,能够保持冷静的头脑,分析精辟准确。今年的情况特殊,我们可都赶到黄总这里,请教下黄总的意思了。”

冯阳说得真切,虽然像说得很夸张,但是这的确是事实,对黄天翼的本事没有人会有疑义,何言心下可是大喜,不管他是否会真的教自己技术,至少这个师父是叫定了,开发客户也就方便多了。

志强见何言乐开花就猜中了她小肚肠里打的小算盘,当然这也是志强愿意看到的。

“来来,到了我的地盘,你们都听我安排,我们去吃饭~”黄天翼笑着宣布道。

席间,黄天翼的助理拿过笔记本电脑给到黄天翼看道:“黄总,中午收盘4413,一开盘就跳水,今天跌了100多个点了。”

“恩”黄天翼点点头一点感觉是在意料中一样,道,“好!”

“好什么呀!”何言想着屏幕道,“都跳水了!”

“你多单吗?”黄天翼问道。

何言恩了声,道:“我的客户还有多单,昨天还加仓了呢!”

黄天翼好奇道:“你没有告诉他基本面看空吗?”

“说了,他不听阿!”何言回答道,“他有自己的考虑吧。”

黄天翼说道:“是什么人阿?我看了你们的持仓突然多单增加了。”

何言不知道能不能说就朝志强看看,见他使了个眼色,只听他接口道:“都我们浙江的一些资金。”

“浙江人有钱阿。”冯阳道,“但是有钱这样拉法,肯定死的更快。价格拉那么高谁去接货阿?他们难道还真去交割,交割损失更大,糖那么多他卖给谁去,自己用不光还占用仓储费。我们的工厂出糖率比去年同期增加了0.5%个百分点。我认定了今年增产,看来行情开始有转机了。呵呵~”冯阳一听早上白糖跳水很是高兴,心想自己的空单就可以继续持有了,应该回去让他们再抛一点,自己空得太早,持仓成本太高了。

何言站在黄天翼身后凑过小脑袋去问道:“师父,你怎么看阿?”

黄天翼纽过头看看何言,这个“师父”二字倒听得很舒服,说道:“我们分析一下,现在多头持仓不断增加,而目前媒体的舆论倾向于减产,而现在认为要增产的人就是我们糖圈的人为主,而且各家工厂都试图少报产量,为了造成今年减产的假象,然后抬高期货价格,以保现货价格,但这也为多头提供了炒作的题材。此外去年结转的陈糖也不多,容易被消化,新糖未大量上市,似乎正好有个供不应求的短暂时期。所以现在做多似乎一点都不违背基本面。而从技术面上看,数浪行结构上看,现在只是处于四浪的大调整中,似乎还有个五浪没有走完。K线结构上看似乎并没有真正的砸穿前期阳线的组合。”

何言皱眉道:“可是它已经下穿了10日均线,砸断了上升通道了。”

黄天翼继续道:“所以这正是多头高明的地方,这很有可能是一个诱空的信号。”

志强十分赞同道:“我很认同黄总您的观点,但是有一点,基本面的现状已经放那了,产销数据早晚会真相大白的,多头拉得越高也越危险,会不断有新空的加入,这样对他们的压力也越大的。”

黄天翼思索道:“这个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他们怎么有胆量这样做呢?而且这波行情很明显的放量是有人在资金操作而上拉价格。而且十分高明的手法,一路毫不犹豫地拉上4500的价格,中间跳空高开根本就没有让人思考的时间,反手似乎都觉得措手不及。即使回调都是小幅回调,这次虽然看似有200多点的回调,但是相当于1000点的上涨还是小的回调,很多散户估计更希望回调加仓多吧?”

志强微笑的点点头,对散户的心态了解期货公司最是清楚。

“师父,那你做什么单子了?”何言好奇问道。

黄天翼笑道:“我前期的多单还没平,已经对锁了。我相信这位多头主力的实力不会就这样撤退的,他总会出个好价钱。我会紧紧跟随的。”

冯阳一言不发认真的听着,突然发愁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后面还有个五浪,你说我该怎么办阿?”

“甘总,你帮冯总出了主意看。我是个局内人别人的单子看不好。”黄天翼推给了甘志强来回答。一来看看甘志强到底本事如何,二来也不希望自己给别人意见,说对了固然好,但是说错了总是麻烦的。

甘志强说道:“冯总是不是看好今年的增产形式了?”

冯阳点点头道:“至少我的工厂都发现了这个现象,我私底下派人调查到的情况也是如此。只是这个行情却反着来了。”

志强笑道:“将前期的空单申请注册仓单,直接套保把货抛到期货上。如果再拉出最后的五浪,你再继续少量做空,如果预期正确那么按照计划就变得保守又有利图了。”

“呵呵,甘总说的是,我们做企业的还是中规中矩的做套保会来得稳当一点。投机实在问题大阿。”冯阳口中乐道,心里却在骂:这批期货公司的人就只会对我们说套保,套保哪里那么容易的。如果真的有五浪那自己还要不要去补仓呢,还是回去平仓?算了还是不动为好,老黄的话也未必都对,敌不动我不动。

酒足饭饱之后,黄天翼准备派人送个人回去,独独问了何言要不要跟自己回办公室,何言心下大喜乐颠颠地跟在黄天翼身边去了他的办公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