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欧洲衍生品市场上的“绅士”······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法兰克福:欧洲衍生品市场上的“绅士”······ 分享日记 fxplus.cn

法兰克福不及伦敦一半的繁华与喧嚣,但论及金融衍生品,那么它无疑是欧洲市场上举止优雅的绅士、万人关注的焦点。

长久以来,德国资本市场中心一直渴望窃取伦敦的皇冠,成为欧洲金融资本市场的营运枢纽。对于德意志联邦在金融市场上的所作所为,以及欧元的横空出世,法兰克福似乎从未如此接近它的目标。

至少从账面数据来说,德国资本市场在上市衍生品市场上占据了先机。1999年,强势爆发的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在外围市场上超越伦敦国际金融期货市场(LIFFE),凭借合约交易量的优势,成为欧洲最大的期货期权市场。

然而,法兰克福依旧未能体味到欧洲衍生品中心市场的万丈荣光。这也许部分归功于欧洲期货交易所在电子交易系统上的成功,许多企业都基于此系统实现合约的交易。在法兰克福参与者的眼中,伦敦依然是一个更大的竞争对手。

这或许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如果以交易数量为计,法兰克福已经成为更大的市场了。但如果考虑到市场参与者以及市场文化,那么法兰克福则同样不落下风,因为它有着特别的交易系统,提供着独特的服务。

工业根源

法兰克福是欧洲的金融中心和高科技业的象征,还是欧洲货币机构汇聚之地。早在16世纪,这里就有了交易所及黄金市场,100年前建立股票交易所,18、19世纪当地罗斯柴尔德银行企业几乎垄断了世界金融市场。今天法兰克福股票交易所是继纽约和伦敦之后全球第三大交易所,这里拥有400多家银行及分支机构(其中200家左右的外国银行)、全国主要的证券交易所和唯一的黄金交易所等。为此,法兰克福市被称之为“美茵河畔的曼哈顿”。

克里斯·查尔顿(Chris Charlton)说:“如果你以股票市场规模的大小来定义金融市场中心,那么在欧洲大陆就没有哪个市场能够取代法兰克福的地位。因为,从历史角度来看,即便是在战争爆发之前,法兰克福也一直都是德国的金融市场中心。”查尔顿曾经是外汇市场交易员,如今已成为赛恩特资产管理公司(Centa Asset Management)的所有者,在法兰克福市场主要从事通货投资。

然而,世事难料。在去年年末,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德国经济在2009年遭受了超过5%的缩水,从而将世界最大制造商的宝座让给了中国。

但是,这仅仅是经济危机导致的暂时性败退,还是整个衰退进程的开篇曲呢?此外,对德国衍生品市场而言,它又将面对怎样的机会和挑战呢?

摩根士丹利银行AG监管委员会主席路茨·拉伊缇戈(Lutz Raettig),这位精通德国和北美市场银行业务的资深专家表示:“我们将继续推行由制造商社会到服务型社会的平稳转变,这让我们保持活力,至少现在,传统的家族经营模式都在向大股份公司转变。”

他的同行欧利文·瓦勒(Oliver Wagner)——世界资本市场(Global capital markets)的执行高管同样表示:“大约在二三十年前,所有金融业务都由银行代理,相比之下,现在的投资者拥有了更好的投资机会。现如今,那些之前从未发行过债券的各大公司开始更多地关注在资本市场筹集资金。”

摩根士丹利法兰克福分行的经理主管乔·沃尔顿(Jon Walton)认为,金融危机可能引发德国公司更加注重充分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参与风险管理。现在,银行筹资的可信度降低,投资者开始基于自身的风险资产选择风险管理策略。

银行家和经纪人

有经纪人认为,公司风险管理的方法正在不断发生变化。这位经纪人笑着说:“如果你之前和银行建立了关系,那么现在你应该去找一个经纪人了。一旦习惯了这种观点,他们就会发现这是上上选。”

从他的言语中,你可以觉察到些许平和的忿恨,这是许多法兰克福衍生品专家(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共同的心声。

该区域的首席执行官(CEO)有一套经纪理论,他说:“巴黎的经纪业务比起这里要大得多,这是一种文化因素。然而在德国经纪人的眼中,这并不是知识因素。房产经纪人(Makler)在这里是万能的,通常情况下,德国人认为房产经纪人是自己必须办理业务的人。”

同时,这位首席执行官还指出,法国的高等教育注重数学和经济学。相比之下,法律和宗教学在法兰克福则享受至高声望,德国最著名的大学都出自这个传统。尽管德国有着显要的制造业背景,但最显贵的职业依然是法律和宗教业。

此外,瓦勒论述到,德国强大的学院驱动力已经成就了一批经济学之外的商业天才群体,尽管他们的出现并不直接为了满足经纪业务的需要,但造就如此庞大的群体,理所当然能够反应经济的影响深度。“我国的金融中心是少数备受国内经济影响的一个,我们有着坚实的基础设施。”德国MBA系统建设的积极支持者拉伊缇戈说:“这里的学术环境积极协助了商业领域的发展,比起其他任何金融中心,我们拥有更多这样的大学。”

开车快捷地穿过法兰克福郊区足以证实这点。为了迎合各方游客的需要,德国的战后机构重建与其自身周边的工业面貌完美融合,对商业要素的考虑同样耗费了太多的精力。

内部变革

然而,拉伊缇戈的声明突出了另一个问题,这对法兰克福在其他全球金融中心中的地位深有影响。他说,这不仅仅是德国商业人士在文化上的分歧(文化因素在金融市场和行业公司之间的区分相当受限),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因素影响甚广,甚至于在后危机时代,德国证券交易依然分布在8个区域。

正如法兰克福系统集团金士达办公室经理主管马塞斯·鲁夫勒所说,法兰克福不是德国唯一的金融中心,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遍布德国,我在这里需要更高的出差费用,因为我得去走访慕尼黑、柏林、斯图加特、汉堡和杜塞尔道夫等。

查尔顿直言不讳地指出,法兰克福是区域性质的,尽管它已逐渐成势,但如果谈及资产管理,你就会发现瑞士其实比它更强大。

B-next公司专攻可塑性软件,其首席执行官沃尔夫甘·法毕斯基(Wolfgang Fabisch)同样认为:“法兰克福依然是一个特别的国内市场,尽管人们不愿相信,但这毕竟是事实。我认为银行业务正在涌向纽约和上海。我们本土的公司正在与伦敦和纽约发生更多的商业交易。”

这似乎可以通过确凿的数据予以证明。拉伊缇戈说:“我们有350名员工在法兰克福,然而在伦敦我们却有4500名工作人员。我们在这里有着巨大的稳定发展,然而总办事处却设在伦敦。”

当然,法兰克福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力。贾斯汀·威尔逊(Justin Wilson)说:“这是一个小城市,但十分便捷。在期货期权世界(Futures and Options World, FOW)法兰克福会议上,你或许就会碰上十年前的老友,这在伦敦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 贾斯汀·威尔逊致力于高盛公司(Goldman)技术在德国分行的发展。目前,他经营一家独立咨询公司Alpheus Solutions。

慎重之美

但是,一些你在伦敦能够做的事,到了法兰克福似乎就不能做了。金士达的鲁夫勒说:“我一直以为,德国没有英国那样的衍生品交易文化。如果要说出欧洲两大衍生品交易中心,我认为是伦敦和阿姆斯特丹。我们的指令流大多产生于英国或由法兰克福流向伦敦。这在证券市场存在巨大的偏差,在法兰克福,大约有60%到70%的交易与证券有关。”

查尔顿说:“英国更多的是一种投机文化。就像赌马,在英国可能一天里会有四场,而在法兰克福,可能一个月只有一场。”

鲁夫勒认为,法兰克福市场上的投资心态与伦敦、意大利甚至与波兰都不相同,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保守主义。在这里,人们似乎并不明确如何处置自己的资金,这就是为什么金价会持续走高的原因。这样的不确定性只会引发更多的顾忌。一般来说,德国零售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不会出现金融衍生品。然而鲁夫勒指出,德国的权证市场却格外强大,这是一个不容低估的市场,这也是最强大的零售资产类衍生产品。

前瑞士银行(UBS)衍生品交易员汤玛斯·皮尔逊(Thomas Pirzer)指出,即便现在的零售市场可能是一个很小的市场,但依然明显大于十年前的状况。在15年前,吸收零售投资者进入衍生品交易策略被认为是一项激进的举动,事实上这是追求更高净现值现实目标。

查尔顿分析道,这些趋势与德国人对所有权和信用的不同态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年来,法兰克福房产市场未曾发生任何变化,这就是为什么金融危机的到来没有对法国和德国造成重大冲击的一个原因。房产泡沫从未破灭,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房产泡沫,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在这里,主要是储蓄和出口;在英国,则是借款和消费。即使信用卡在五年前就已经普及,但人们依然会等到80岁再买房子,其整体的财富观念都是不一样的。

查尔顿此番诙谐的论断被法兰克福的财富阶层广泛接纳。皮尔逊以冷笑话的方式叙述道:“我的房子,在拥有了20年之后会发生重大的翻新,但它还是不如刚买的时候值钱。”

危机助阵

但是,如果金融危机对德国的房产市场冲击甚微,那么如何对银行界(包括衍生品市场)造成重大影响的呢?

一位高级行业人士说道:“一般来说,这里很少有自营交易活动(proprietary trading activity),官方数据尚未证实这种说法。但是我们知道有两三家银行已经关闭了他们的自营交易部门。自营部门正在筹建中,但自营交易市场依然很小,德国不是意大利,也不是其他国家,这里没有那样的交易文化。”

一位资深市场评论员辨析,金融危机有其可喜的一面,即金融危机开阔了投资者的交易视野。这种趋势变化很可能引发证券市场上相应的变动。现在,我们的大多数客户正持续观望衍生品的发展态势。

欧洲期货交易所当然渴望资本化这个明显的需求。自2009年年初以来,欧洲期货交易所就已经发起了超过100种的新型金融期货,这些期货都是基于不同国家的单一证券。2010年4月,交易所上市的单个证券期货创造了记录,交易合约高达5160万份。

路易夫勒(Loeffler)认为,自从危机爆发以后,买方市场已逐渐走向专业化,这部分是由于许多企业遭受了经济衰退的影响。

这场混乱同样造成了市场动荡,使得投资者举棋不定,不知所措。德国最大的经纪部门的一位内部经纪人说道:“现在,许多以前的银行家正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另一位市场参与者说:“在我看来,这些被银行炒掉的银行家,都是十分聪明的年轻人。现在,更小的公司也有机会开展自营交易业务了。”B-next公司的Fabisch坚持认为,法兰克福一直很活跃,特别是在交易所交易市场。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和德累斯顿银行都十分活跃。衍生品市场在这片热土上不断成长。即便是现在,我们也已经有了许多面向顾客需求的新型衍生产品。

全面领跑

一位经纪人说:“当下,收益增长类型投资产品主要集中在商品和固定收益类产品上。上月发行的权证当中,有50%是有关商品的。终端市场,车辆行业和自然金属产品市场都十分庞大。农贸综合业务相对较少,但值得一提的是,德国50%的良田都种植了麦子。”

查尔顿坚持认为,即使金融创新在法兰克福金融圈内有时候暗含贬义,但在缓解金融危机的进程中,衍生品依然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信用违约掉期(Credit Default Swap, CDS)已经备受指责,但他们确实起到了作用。至少,他们将压力转移给政府,促使政府就预算赤字组织执行相应的措施。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查尔顿认为风险偏好也顺势复兴了。他强调说:“人们期望获得更高的收益,愿意承担更高的风险,风险偏好又回来了。”此外,欧盟(EU)的扩张同样极大地促进了德国经济的增长。鲁夫勒认为,以前跨国公司只是简单寻求廉价的劳动力资源,然而现在,我们已经获得了来自匈牙利和罗马尼亚长期稳定有序的日常需求。

威尔逊同样表示说:“相对于巴黎和法兰克福而言,伦敦在欧盟金融圈中的地位受到了英国一贯的欧洲怀疑主义的牵制。目前,德国有机会抢占主动权,然而其最大的障碍依然是长久以来的悲观情绪。例如,在英国,我们总是习惯调高增长数据;而在这里,他们倾向于调低增长数据。”

在这里,威尔逊提到了Z/Yen集团(Z/Yen Group,创立于1994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全球性商业顾问公司)的全球金融中心年报,该报告用以评估世界各地资本市场的经济竞争力。本年度,伦敦与纽约并列榜首,法兰克福排名第13名。但是,伦敦和法兰克福之间的差距在短短的六个月里就缩小了43点,这是自调查研究开始以来的最快变动。

威尔逊总结到,法兰克福并不想成为世界第一或世界第二,甚至都不想成为世界第五,但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它却取得了平稳有序的健康发展。

当下,欧元区政府信用危机已经证实,德国独特而又艰辛的自我发展对欧洲经济的稳定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衍生品市场,法兰克福金融模式的方方面面都至关重要。或许,这种影响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