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金融投资情感小说《天堂地狱》连载08······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沈良:金融投资情感小说《天堂地狱》连载08······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东方俊亏损心不甘 老友带来新希望

2007年11月8日 上海太华期货 期货铜价持续下跌,东方俊透支交易,操作的几个账户全线爆亏,其中3个百万级的账户在盘中爆仓。

东方俊今天5点左右就回家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8点前回家是什么时候。“就当是给灵儿一个补偿吧,很久没有和她一起在家里吃完饭了。”东方俊停好他的帕萨特往电梯走去的时候,觉得自己这几年有点对不住白灵。

8号楼801,东方俊到家门口后,伸手到手提电脑包里找钥匙,他的右手手背很肿,青一块紫一块。刚刚在办公室用拳头打墙壁的时候一开始很痛,但后来就麻木了,现在这只手似乎回过神来,手背的皮肤擦到包的内侧,感觉钻心的痛。

餐桌和客厅的茶几上都放着花瓶,里面的百合花散发出来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家,东方俊心里一暖。白灵总是把家里整理得很整齐,鲜花和一些小装饰品总在合适的地方摆放着,虽然家里除了白灵的一些学瑜伽的小姐妹以外,很少有其它客人来。

东方俊走进书房,打开电脑,虽然一天的行情已经过去,但是他还是会习惯性的看看各个期货品种当天的走势,更何况他对今天的行情是多么不甘心!电脑启动的时候,东方俊告诉自己,不管自己的事业如何,对白灵还是要好一点,毕竟白灵确实是一个好妻子,毕竟自己还深爱着白灵,另外……,似乎还可以向白灵的老爸借点钱,对了借个100万,不,200万吧,我很快就能翻回来的。

因为很久没有清理电脑,电脑桌面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各种文件和快捷图标,其中有三个期货行情软件图标,文华、澎博和富远,还有七八家期货公司的下单软件,另外还有一家证券公司的行情和下单集合软件的图标,不过东方俊已经很久没有炒过股票,连自己的股票帐号和密码都忘了。

东方俊点开澎博,看到首页一片绿色,自责和后悔很快又涌上心头,他的拳头在电脑桌上重重的砸下去,似乎又忘记了他的手还处在痛楚之中。

“妈的!什么破行情,中国的消费带动这么大,铜居然会跌成这样,难道那几家铜的生产商开始大面积抛空了,真他妈人算不如天算,你说我怎么就不提前打听打听消息呢?”

“也可能是有个主力伙同这帮生产商故意砸盘,逼我们这些多头出场。”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东方俊打开铜的主力合约,看着近三个月的日K线图,“我他妈也是个傻逼,做多的点位这么好,明明已经赚了50%了,居然跌下来还要死扛,技术面早就是空头了,不去做空至少也不能留着多单啊,下次再这样管不住自己,索性把手指砍掉!”

东方俊看着电脑足足发呆了10分钟,电脑屏幕跳成屏保程序,“爱老婆!交易严格执行规则!!!”这句话开始上下左右来回跳动,这是他一年前设置的屏保。看到这句话,东方俊恶狠狠地暗骂自己,连带着骂了某位无辜的亲戚。

处理后事吧。东方俊无奈地想道。

三个手机,东方俊在3点前就已经关掉了2个,只有用来和白灵还有父母、亲戚联系的那个还开着机。他把两个手机盖子打开,取出电池和芯片,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新的电话号码卡片,掰下芯片装进手机后开机。“新的生活现在就开始,道路还是光明的,我的第一个亿迟早会到来!”东方俊习惯性地为自己打气,并庆幸地偷笑“幸好没有把第三个手机的号码告诉客户,也没有把家里的电话给他们,否则我就永无宁日了。”

这年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留一手恐怕也活不到今天。这就是东方俊在圈子里坚持说自己没有结婚,并且从不带同事、客户到家里的原因。在倒霉的时候,他总要保护自己,更要保护他的妻子白灵。

“好了,清理QQ!”,东方俊似乎轻松了一些。

QQ号码一登陆,三四个小头像就跳动起来,惊讶、质问、谩骂、讽刺的话迎面扑来,最狠的是那个自称身家数亿的南通开发商陆天成,他的秘书竟然在QQ上留言要灭了东方俊。“真他妈的没素质,土老板就是土老板,连100万都亏不起,不用100万去博一下怎么赚1000万、一个亿呢!”

把十来个QQ号码设为黑名单之后,东方俊又把自己的QQ设为不接受其他人加为好友。无意间,他点了“同学”这个群组,下拉的列表中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眼帘。

韩子飞——这个大学时代的挚友,这个中山大学“伶仃诗社”的副社长,这个读书时和他一起帮一家广州的小公司设计财务软件的合作伙伴,这个毕业后和他同时进入广州银星证券工作的好哥们,他的QQ签名居然是“满是霓虹的上海滩啊!我的金融帝国”。

难道这小子要到上海来了!从手机里翻出韩子飞的电话,这个电话至少5年没有打过了,也不确定能不能打通,东方俊抱着一丝希望拨了过去。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你的快乐伤悲只有我能体会,让我再陪你走一回……”手机铃声越来越响,韩子飞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您好!”

“韩公子,你到上海啦?”大学时代因为几首破诗,更因为名字的缘故,韩子飞赢得了
“韩公子”的美称,东方俊一开始喜欢叫他“文学家”,后来有时也随波逐流改口称他为“韩公子”了。

“您是?……”韩子飞觉得很奇怪,这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居然开口就是“韩公子”。

“我是东方,东方俊啊!”

“东方?!”韩子飞一下子从迷糊的状态转为半清醒,有点惊喜,不过还是躺着,“我以为你消失了呢,你的电话03年以来就没有再打通过。”

“我从广州到上海就换了电话号码,不过我一直存着你的电话!你是不是来上海了?”

“是啊,我今天刚飞到上海,你怎么知道得这每快?”韩子飞更是惊讶了,坐了起来,头有点痛,“还说一直存着我的电话,你小子这么多年都不和我联系!这几年都干啥了呀?”

“还能干啥呢?还在做金融啊,一到上海我转就做期货了,这玩意比股票好,赚钱容易。你来上海是不是有大事要做?”东方俊一想到韩子飞的QQ签名就隐约感觉到他要在上海干点大的。

“你怎么又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要开一个投资公司,做点股票投资啥的。”

“你的QQ签名出卖了你,哈哈,明天有空见个面吧,我们哥俩好久没见了,你开投资公司的话,没准我们还可以搞点合作。”

“可以啊,我正愁着没人帮我呢!”韩子飞突然觉得如果东方俊能够合作,在上海的起步可能会快一些,毕竟他在上海已经5年了,大学学的是金融,毕业后又做了7年金融,
“那我们明天中午在新华路见面吧,这一带你熟吗?我现在住在这里。”

“熟啊,上海没我不熟地方,你确定一个饭店或喝东西的地方吧,我明天去找你。”东方俊虽然不知道韩子飞说的投资公司会有多大规模,总之也是个机会,即使没机会也可以叙旧一下。

“那就明天中午12点在新华路定西路口的唯尚咖啡吧,我下午还要去昆山,时间不能定太晚。”

“那就11点见吧,如何?”所有的单子都已经被迫平仓了,东方俊第二天不用看盘,他觉得早点见面也好。

注:以上内容为小说初稿,您看到的可能不是最终版本。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