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世风云》连载38······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期世风云》连载38······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十四章 现货企业的顾虑

都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大家都不笨

2月28日 星期四 拜师

“有没有把你师父的户开回来阿?”志强一见何言第一句话便发问道。

何言很是生气,道:“你眼里只有开户!”

“呵呵,你可别忘了我们来的任务,除了考察现货情况更主要的是开发客户。”志强没好气的说道。 何言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很功力,尤其是师父。今日的一番对话,更是让何言对期货市场有了新的认识,油然一种亲切和崇敬感。

“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多头准备怎么获利离场?”志强脱了鞋躺到了床上不经心的问。
似乎早已经知道了答案。

“说了。你知道了?”何言很是疑惑志强居然说中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呵呵”志强神秘的微笑道,“那黄总,有没有告诉你推动五浪上攻的最后动力呢?”
志强躺在床头揉揉看酸的双眼笑道。他改了口叫黄总,就是说这个身份的转发也跟着利益的转化变得微妙。

何言很是惊讶,志强居然已经把最核心的问题摆了出来。她摇摇头试探性地回答道:“他说不知道。”

志强很不削的嘴角一笑。

何言感觉志强有事情隐瞒着自己,很是好奇问道:“难道你知道?”

志强看了眼焦急等待答案的何言,卖关子道:“你还记得我在广州那晚陪吴一山秘书长跑步去了么~”

何言点点头,没耐性道:“记得,快说。”

志强神秘道:“他不认为今年是增产。”

“阿?”何言十分惊讶道,“不会吧,我们一路过来几个大老板都说增产的喔,只有外边的媒体和一些贸易商说今年可能减产。难道……这些大老板骗人?”

志强摇摇头道:“他们没有骗我们。”

“那就是吴一山骗你!”何言快口说。

“他也没有骗我。”志强笑道,“他告诉我今年各家糖厂报上来的产糖数据比去年还少,几乎统一口径的预示今年减产。”

“那是为什么呢?”何言更加迷茫了。

“权衡利弊。”志强道,“糖厂一方面对外说减产,价格好拉高,一方面自己就可以逢高做套保,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今年情况特殊,年初的冰冻和大雪灾,使得前期的榨糖量并没有增产多少所以具体是增是减也不好说,而这个月正好是糖分最高的月份,产量忽然急剧上升,他们毕竟是现货商要卖糖才是主营业务,所以一旦预计增产,糖厂走货意愿非常强烈,所以看到鸿运糖网的邓总说的那个现象——现货市场走货很积极,但价格并没有大的变化,还是期货市场涨得快。期货没有带动现货,糖厂更希望尽快的顺价销售。然而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期货居然拉那么高,冲高的力量速战速决一下把他们的期货成本价抬高了,这可慌了很多人,因为大部分的企业希望利用期货的做空来弥补现货可能带来的亏损,这样一来期货上又损失了大把资金,现货情况可能越来越差。”

何言恍然大悟道:“你分析得好彻底阿!”

志强继续道:“否则冯总这样的老江湖怎么也会这般焦急。”

“可……你还没说重点,最后的那个动力到底是什么阿?空头压价的很厉害未必能让多头实现五浪去拉暴仓了自己。”何言还是不全明白。

“3月2日的糖协会议。”志强微笑道。

何言还是迷茫地看着志强。

志强笑道,“吴一山代表糖协,糖协代表官方。无论民间怎么统计,市场相信谁才关键。他说不增产,很多人会相信,不懂糖的大资金会相信因为技术面上多头排列很明确的强势,没理由不相信;散户会相信,因为各大媒体分析人员都在炒作雪灾减产行情。今年的糖会也就变成了博弈的战场。”

何言突然明白过来,一拍脑门道:“我明白了,空头是把自己空死的呀!他们自己谎报了数据,没想到多头利用了他们这种侥幸的心态,夸大了上涨的力度,弄得空头两边都不讨好。一方面希望糖价高点,能卖个好价钱,一方面在期货市场做空又不希望它涨到自己无法掌握的高度,反而拉暴了自己做空的头寸。哈哈……麦总太高明了。”

“多头何止他一人!”志强听何言称赞自己男朋友的爸爸,有些不爽道,“好几笔巨额资金都躲在暗处。”

“是吗!你怎么知道?”何言好奇地问。这一问就后悔了,这个市场里怎么就可能只有一个人的实力在做庄,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利益集团形成一方力量在影响市场价格。

志强倒没有觉得她问得幼稚,神秘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背后的力量应该来自嘉胜投资基金。”

“嘉胜投资!”何言闻言道,“它号称是中国第一大期货私募基金。有传闻将成为第一批CTA业务试点的基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