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金融危机启蒙课······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马丁•沃尔夫:金融危机启蒙课······ 分享日记 fxplus.cn

爸爸对儿子博比说:“未来几十年,西方国家政府将会缺钱。日子将会很悲惨。不过你可以学习中文,然后去东方发展。”

“爸爸,危机结束了吗?”

“哦,博比,还没真正结束呢。看看那些有关市场动荡的新闻就知道了。”

“那为什么还没结束呢,爸爸?”

“这次危机是从2007年8月开始的,2008年秋季发展到了最糟糕的地步。以历史标准衡量,对于规模这么大的危机来说,这个时间不算太长。”

“爸爸,还不算太长?你不是说那些担保和注资,央行的印钞——你称之为‘非常规政策’——以及政府的借贷,已经化解了危机吗?”

“博比,你没注意听我说话,”父亲有点儿不耐烦地答道:“我当时说的是,这些行动将阻止危机演变成一场萧条。我说的总是对的。”

博比深情地笑了。

“别傻笑了,”他父亲说道:“就拿富裕的西方国家来说吧:去年它们的产出萎缩了3.3%——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糟糕的。你听说过二战,对不对?”

“噢,是的。我们在学校至少学到过三次。”

“那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我知道,这个名字够长的——本周表示,今年这些富裕国家的产出可能会增长2.7%。全球经济在2009年下降了0.9%之后,预计今年将增长4.6%。即使与半年年前相比,这也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期。”

“如果这是真的,”孩子答道:“那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谈论‘不稳定性’呢?这说的是什么啊?”

“你知道地震之后会有一些余震。这么说吧,财政危机可能是金融危机之后的余震。然后它们可能又会引发金融余震。”

博比开始觉得这个话题有点意思了,这让他觉得惊讶。“爸爸,那么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

“唔,想想2007-09年的金融地震之前都发生过什么:地产价格大幅上涨,建筑业一片兴旺;私人债务出现爆炸式增长;金融复杂性明显上升。于是,当地产价格下跌的时候,我们感到非常恐慌。但还发生了另外两件事情:政府获得了超出预期的收入,并花掉了其中的大部分;同时,它们还能很轻松地借到钱。”

“在新出现的欧元区,所有成员国政府都发现自己能够借到钱,就好像它们是德国。家庭和企业也能够按照‘德国’条件借钱。所以,它们大把花钱。在光景好的时候,工资也大幅飙升。”

博比打了个哈欠。他爸爸接着说了下去。

“那么,危机之后发生了什么呢?在一些受泡沫影响的国家——美国、英国、爱尔兰和西班牙——财政赤字上升到了和平时期未曾见过的水平。于是出现了财政危机的威胁。”

“引发这场余震的,是有人爆出希腊在自身财政状况问题上撒谎的消息,而那之后,欧元区又未能做出回应:对于自己应该援救那些不负责任的挥霍者的观点,德国人愤愤不平;而其他人则认为德国人冥顽不化、欺凌弱小。如此这般,在回应金融问题方面,欧洲人就犯下了与美国人同样的错误:他们坐视危机在眼前发展。”

“但它们出手拯救了希腊啊,”博比说道:“那怎么会还有那么多动荡呢?”

“关键问题在于投资者并不全是傻子:他们知道这些只是暂时的救急措施;他们知道希腊债务问题将会恶化;他们知道其它欧洲外围国家将发现自己难以摆脱自身困境;他们也知道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团结正摇摇欲坠;他们知道德国人很生气;他们还知道资金不足的银行容易遭受主权风险的冲击。所有这一切,让欧元看起来像是个糟糕的赌注。所以欧元贬值了。”

“这我懂,”博比回答,“但这些对欧元区有帮助吗?”

“是的,”他爸爸答道。“但这会影响其他地区的前景——比如美国和英国。然后人们又会担心这些国家也存在巨大的财政问题。目前市场似乎并不在意。但他们的观点有可能改变。更糟糕的是,他们不知道该担心什么:最终的结果会是通缩、违约、通胀、金融危机,还是统统都有?市场和小孩子一样,是无法预测的。”

博比决定不对这种取笑做出回应。“那么,”他若有所思地问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只是一个财经记者了,”他爸爸答道。

博比笑了——这话听起来耳熟。

他爸爸没有注意到。“没准儿,美国经济获得的动能,以及大型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将引领世界走出危机。经合组织说了,认为经济前景‘适度乐观’”。

“或者,你可能会说,庞大的财政赤字是不可持续的,而在欧元区和英国,旨在控制赤字的努力,将引发新的衰退和政治纷争。同时,我们才刚刚开始削减私人债务,这需要许多年的时间。那些银行规模太大了,而且它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有着太多的可疑资产。此外,新兴国家规模太小,实力也比较弱,不足以担当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还有些人担心中国目前经济过热,或正面临巨大的资产价格泡沫——不过我不这么认为。还有,目前在朝鲜和伊朗问题上,存在地缘政治方面的不确定性。简单地说,市场之所以动荡,就是因为所有这些不确定性的存在。”

博比开始觉得这些话又有些耳熟了:爸爸喜欢看悲观的一面。但就像妈妈总说的那样,他有可能是错的。

“不管怎么说,”爸爸总结道,“这些余震可能将持续多年,财政方面的担忧会影响金融行业的信心,并产生反作用力。它也会影响到你:未来几十年,西方国家政府将会缺钱。日子将会很悲惨。不过你可以学习中文,然后去东方发展。”

博比呻吟着。这听起来可是个苦差事。但他静静地上床睡去。是什么噩梦把他惊醒?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