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洛益:期货时代的同福客栈······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蔡洛益:期货时代的同福客栈······ 分享日记 fxplus.cn

二千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一千多年前这里曾是一处小渔村;五百年前,这里已人来人往,成为南北通衢的热闹集镇。就在这个位置,松林街上“同福客栈”的酒旗飘扬。同福客栈本就十分有名,不单是入住的人很多,过往打尖的南北的客商,走西闯东的大侠镖客,都喜欢在这里小歇和谈天。尤其是秋冬天的时候,黄浦江上的浓雾要等到接近中午才会散去,等待渡船过江的客商只能聚在这客栈里聊着天南地北,等着云开雾散好及早赶路。“同福的消息最多”、“这里的消息最快”,口碑维持着同福客栈极高的人气。以至于一些精明的生意人闲时也热衷于去同福客栈小坐喝茶,借此打探一下各地行情。

2000年,这里已经屹立起一座现代化办公楼,期货市场里的人们或在这里办公,或来此开会、洽谈生意、交换信息。

期货大厦地下室的索迪斯餐厅,每天提供大厦工作人员、上班白领以及来此交易的客户早中晚三个时段的餐饮服务。选个早晨在这里小坐,你或许还能隐约感觉得到五百年前同福客栈的种种场景。

早上7:30,餐厅开张。尽管阿姨们还正在张罗着,没有多少现成的早点可选,住在附近香榭丽、盛世年华等著名楼盘的早起客户已经步行过来等候着用餐。

“阿姨,小馄饨”,穿着运动衣的乔峰一进餐厅就“口头禅”似地点了一碗当场现做的馄饨,然后又去拿了几个锅贴、一个荷包蛋。

每个时段,天天都是这么几张老面孔。阿姨看到熟悉的面孔,常常不等客户开口,就配齐了熟客惯用的早点。刷卡结账,自己端着盘子找个空桌子坐。

“小馄饨好了”,阿姨招呼着乔峰去取。

乔峰属于每天必来期货大厦下单交易的客户类型,身怀邻人羡慕的“葵花点穴手”武功,是期货公司的超级炒单客户。但毫秒必争仍是他这类客户生存的基础,坐在自己家里通过网络操作便失去了竞争优势,所以他多年前就在期货大厦附近的陆家嘴花园置业,盘下了一处豪宅,以便于作息。尽管离9点开盘还很早,但身怀绝技的乔峰还是很愿意早早来到餐厅。当然用餐用不了几分钟,但市场上的各种观点、信息,哪怕是任何小道消息,乔峰都不会轻易放过。他迫切需要感知市场不同人群对盘子的看法,实际上这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早餐”。

8:00,离期货公司上班还有30分钟,这会儿上班的人流开始渐渐增多。先去一楼邮局拿一张期交所买单的《期货日报》,再下楼用早餐,成了不少期货公司员工每天的规定动作。此时,乔峰周围已经换了一拨同桌。

乔峰不是大厦里人人皆知的人物,但时间一久,早餐时参与交流的圈子已大致形成。西装笔挺来餐厅的通常都不会是期货客户,多数是匆忙的打卡上班一族。例外的常常是期货公司的高管,他们总是用那种警惕的眼神,观察着自己公司的客户与哪些人聊得投机。除了乔峰类型的炒单客户,来大厦早餐的期货公司客户通常都是大户,多数属于专业投资者,其中不乏高手。从地下B3停车场上来的许总是某自营机构的头头,习惯在家用早餐的他同样也习惯到餐厅顺带2盒酸奶,顺便吹吹牛。

8:15,几趟接红马甲进场的交易所班车陆续赶到,餐厅顿时拥挤起来,相互打着招呼的同事、同行、客户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点单,而用餐区也早已是三五成群围坐。有人边吃边看着外盘收盘行情的短信,不时发出隔夜老外太鬼的感叹;有人顾不上吃,先指着《期货日报》点评实盘大赛榜单上选手的操作;也有人就隔夜外盘行情检讨着自己隔天操作的成败。乔峰的信息量很大,时而他也会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多数时候他更愿充当听众。尽管有人觉得从事高频交易的炒单手不需要了解基本面,但乔峰却坚定地认为这对他很重要。

8:30,气喘吁吁从地铁站跑着来的期货公司员工,下楼随便提上几个包子就赶紧上楼打卡。乔峰这才和一帮子大户、炒手同类们端着空盘子站起来,上楼作交易准备。

用完这份“早餐”,乔峰等人对早上各个品种盘子合理的开盘价已经大致有了一定判断,各自思量着开盘的操作策略。

中午,这里则是一派完全不同的景象。餐厅里往往都是坐满了互不熟悉的各色人等,找个空位置都难。每个人都只管自己吃着饭,喝着汤。早餐时的那种交流探讨氛围没有了,熟人们也大多简单打下招呼,作个问候。

如同同福客栈吸引人气的奥妙所在,想在期货市场成功,信息和交流必不可少。不管你是新手或老手,大户或散户,建立和拥有自己的信息交流圈子都是自己走向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今,期货市场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普及,期货公司很少还有大面积的交易大厅和大量客户聚集交易的场景,但显然QQ和MSN等网络通讯工具不能完全替代人们之间的信息传递和经验交流。

这便是期货大厦地下室餐厅早上的迷人之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