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期货似乎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十一)······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我看到的期货似乎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十一)······ 分享日记 fxplus.cn

我觉得用基本分析对价格进行预测的成功率基本是50%。从某种意义上说,基本面的混乱及根据基本面进行的混乱分析从而制定出混乱的策论然后进行混乱的执行(当然最后这点不能归结于基本分析)所造成的混乱结果,让基本分析成为基本没有意义的分析。但可以作为大家打发老版、支应媒体的谈资,在这一点上还是能帮我们发点小财的。

这点会有很多同志支持的,不多说了。基本分析我不敢用。

那技术分析呢?有用,因为,如果扔硬币的话会让MM看不起的。

这个问题说起来有点无边无际的趋势,我尽量说点招人不爱听得吧。

首先,在浩如烟海的N种技术分析方法中和NxM种转基因技术分析方法中和N的M次方的组合型技术分析方法中,哪些是可以指示我们发财的呢?一种也没有!无论是听天由命的无序论方法(这好像应该叫“技术不分析方法”);听天挣命的算命分析法;充分相信大自然是有序的,重复的,完美几何形态的结构型分析方法;还是以趋势理论为坚强后盾的指标型技术分析方法;所有这些方法都会有失效的时候。但我们可以止损啊,是啊,能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反正是炒股第一天就知道了,但能想起来并能歪歪斜斜的执行那是最近的事。但止损是交易策略范畴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理解错,大家说的交易系统是不是就是由技术分析和交易策略组成的?话说回来,几乎没有人会认为能有100%有效的技术分析,我还在这里废什么话?几个目的:1、各位像我原来一样执着于开发完美公式的哥们,停停吧,你已经做得很完美了。你执拗的添加各种指标,修改各种参数,就为了在增加点信号的正确率。那我劝你还不如上午9:45以后去看毛片,这样可能立刻减少你50%的错误信号。2、技术分析为什么会失效,想不明白就不能有效避免,或者迷失在不断的取舍中,或者慢慢的被折磨死,或者突然翘了,而且这种概率还很高。这绝对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这是那些“结构”啊、“指标”啊在怀胎出生的时候就是一个两条腿的马,如果你没有看清它,它一定会给你惊奇的,当然,错不在它们。后面我会严肃的谈这个问题。那么那些市场的主导者呢,我不知道那些手握巨资的操盘手他们的交易是不是根据什么M顶,W底,是不是数那些几浪几,是不是根据均线或者KDJ,以我的揣测,这其中最起码关键时刻的图画都是他们手握的巨资画出来的,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无意的。但有钱人要是只有一家,事情也就不那么复杂了,如果是诸侯混战呢?各怀鬼胎的画着自己如意的图画呢,那技术图形也不会完全按照某一方的想法画的那么完美了吧。唉!技术分析也会失效!

那交易系统总该是有实效的吧,很多人都靠它活的挺滋润的。我想说,如果他的交易系统,可以由一成不变的分析指标画道儿,严格纪律的资金配比开平仓及止损策略指导出手,而能够活的很滋润,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还没有等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一天。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会有意外情况,比如说因为交易规则而使我们失去控制权的意外情况,即使我们有再好的止损手段,我们也无能为力,这仅仅是“意外”的一种。技术指示的失效和必须遵守的纪律,让我们逃不脱意外情况,而意外往往是沉重的。这一点也会在后面谈到。那我们就把技术分析和交易策略调整成灵活的可适应各种情况的万金油。这种组合我分析是有可能的,但这绝对是艺术活了,它的技术分析应该是反映的最原本的市场状况,它的交易策略应该是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而且两者都是随行就市灵活调整的。这说的还是小散的情况。再说说那些手握巨资的大人物,他们,图是他们画的,如果是欺骗小散,踢死大头为目的,那他们的交易策略呢,一定也是针对旗鼓相当的大头或旗鼓相当的“小散群体”制订的。那些经典的绝对不能让我们去触碰得法门,不能锁仓,不能反向加仓摊平成本,从数据上看,他们经常使,有时是无奈的必须使,买空卖空是我们小散才有的优势不是。 但有钱人要是只有一家,事情也就不那么复杂了,如果是诸侯混战呢?各怀鬼胎的技术图画加上各怀鬼胎的交易策略(甚至还有一些牵扯到场外的战略问题),这些触碰到一起,它们会让价格的跳动是怎样的一种纷繁复杂啊。

绕这么一大圈我们该回来了,再看看我们这是在博弈嘛?

1、看看我们屁股坐的位置,观众席而已,虽然我们可以买票,可以压码来表达我们的意愿,如果非说我们是参与者,那我们也只能算是这场棋赛的一个人轻言微的参与者,微到不会对市场产生超过一秒钟的影响,大师们太高看我们了。

2、我们这群人,个怀鬼胎的大人物和小人物们,以多吃多占为目标凑到一起互相坑蒙拐骗。

这中间我们在做着两个必不可少的事情:

一是收集支离破碎的真真假假的大概会影响价格运动的信息,并由此进行我们或左或右的分析。

二是接下来制定了相应的或右或左地行动策略,并在恰当的时机和地点或者不恰当的时间和地点,付诸或者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因没有付诸或者因为什么更加莫名其妙的原因“付反诸”我们的实施。

从社会行为上看期货,就是这样,一群看似明白的人,稀奇古怪的进行着一场王八拳似的混战,没有人能控制局面,包括那些大人物。

但是!这是值得可喜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有利可图,虽然经常是被“图”。牛顿爷爷告诉我们:在不受任何外力或所受外力之和为零的状态下,物体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幸亏这个世界没有这么理想的状态,幸亏期货没有这么完美的环境。

给我们的启示就是:

1、不要试图以理想状态为基础,设计自己的完美版技术分析及交易系统,牛顿爷爷自己就输的比较惨。

2、不要试图用一成不变的交易系统应变这个纷繁的无人可控的世界。再加上遵守纪律这个“不良习惯”,如果你遵守的是一个让你亏损的纪律。那你的交易系统一定会遇到一些足以磨死你的小挑战和某些极大的挑战,有时候一次就够我们受的。

3、如果有完美的或说很不错的交易系统,那也是应该先看明白这个纷繁的世界之后,再去制定我们的交易系统去贴近它。最起码要在一定程度上看穿混乱不堪之下的规律。

那我该怎么办?期货以及我们的社会活动确实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混沌和不可控的!好在,它逃不了自然的规律。这也就是我们还能看到的纷乱背后的规律,美丽的扭动着的波浪,完美的几何结构,明确的趋势方向。但是等等,这只是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的完美,而我们由此制定的技术分析也好,交易系统也好也因此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完美,但这足以麻痹我们让我们死在它们突破这个范围寻求另一个完美的时候。这个世界,我所看到的就是——寻求均衡,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的动态均衡,并会受到某些刺激突破临界在另一段时间和范围内寻求均衡,从而让我们的世界看起来那么的不均衡。这么说可能更好理解:你哼着小曲想着MM轻快的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哪个狗娘养的狗娃不讲道德,马路中间随地便便,而这个好运又让你赶上了,开始了,你脚下一滑由平衡状态突破临界点了,你要滑倒了,你紧赶几步试图寻求平衡,但最后还是趴在了地上,还好你又平衡了,可这一切让你的心理那么的不平衡,这个奇怪的平衡的世界!唉,如果我们的交易系统,只适应正常的走路,或者只适用于趴下的那个过程,那我们将不会走路或者面临危险!那我们可以在走路时屏蔽掉趴下的瞬间,或者在趴下的瞬间屏蔽掉走路的状态啊。这算是一种做法,就好像我前面说的,9:45之后去看毛片的屏蔽法。但只有在摔倒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有了这个摔倒的过程,而且往往有时候出其不意的快速的发生,即使你知道了,但晚了。就好比我们会说,在XX趋势里,我们可以这么做,但XX不走出个模样,你怎么知道他是XX,等他走出了模样,我们还能做什么?基于这样的交易系统都是马后炮系统。

这一切都逼着我们在更广阔的范围里看看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里的期货是怎样一个趋势和模样!以便于看看我们是不是能琢磨出个万金油似的交易系统。

如果哥们还有耐心看我胡说八道,那我就再用200字说说人家告诉我的这个世界,再用200字说说我看到的期货里价格的“样子”,再用200字说说我的“不能用脑袋思考的”交易训练和交易系统(可能很幼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