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从数据之外判断“国进民退”······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邓聿文:从数据之外判断“国进民退”······ 分享日记 fxplus.cn

数据是个很唬人的东西,什么事情只要把数据往桌上一摆,批评者可能就无话可说。不过,用数据说话也并非就全对,这不仅是因为数据也可造假,也是因为一些事情不能单单依靠数据来判断。“国进民退”就是这类不能单靠数据来判断的事情。

对于这个近年富有争议的话题,民间和官方成截然对立的看法。官方否认“国进民退”的一大理由就是数据不支持。近日,有权威媒体记者又就此请相关专家,从工业、国内贸易和固定资产投资三个方面,对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公布的第三次经济普查数据进行分析,结论和官方一样,认为近年我国经济总体上并不存在所谓“国进民退”的现象。

以主要工业经济指标为例,按照统计数据,从2005年到2009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单位数量、总产值、资产总额、利润总额和从业人数,分别下降了5.4、6.6、4.4、17.1和6.8个百分点;私营经济则分别提高了13.3、10.6、5.1、13.7、9.2个百分点。如果人们不怀疑数据本身,确实得不出存在“国进民退”的结论。

不过,在我看来,数据不支持“国进民退”,并不说明现实中就没有“国进民退”的现象发生。换言之,民间和官方对有无“国进民退”的分歧,原因在于两者的界定标准不一样。官方更多从工业经济指标等来界定,而民间则更多从市场准入等角度来界定。

我赞同民间的标准,因为只有从市场准入等角度才能更深刻地揭示问题的本质。具体来说,有无“国进民退”,可从以下几个角度衡量:一看私企能否自由进出传统上由国企主导、垄断的行业和领域而不受非企业因素的限制;二看国家在宏观调控的名义下,是否将更多的资源配置给国企特别是国有垄断企业;三看国企是否从传统的垄断行业向竞争性行业扩张,以及国企集中度提高后是否对社会的总体效率和福利造成不利影响,是,则表明“国进民退”,不是,不存在。

以此观之,近年来,尤其是2009年,存在着明显的“国进民退”现象,而且这种现象不是个别的,是一种趋势。例如,虽然几年前制定了“非公经济36条”,但私企要进入垄断国企的势力范围几无可能。相关部门通过一些实施细则的颁布,用各种显形或隐晦的规定为一些需要开放的行业和领域打造了一片“玻璃门”,看似透明,就是进不去。而金融危机以来,有关方面通过行政、资源、价格、金融、财政等手段,将社会的大部分资源配置给了国企,尤其是垄断国企。如国家的4万亿投资和天量信贷,大部分投放到“铁公机”等基建中去了,而这些行业基本是由国企垄断。可以说,国企是国家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此外,在金融危机中,国企到处扩张,握着大量金钱投入非自身主业的竞争性领域和行业,这方面的一个典型,就是被社会诟病的央企“地王”。最后,国企在一些重要的基础性行业占据主导地位,且集中度越来越高,这些行业大都是利润丰厚的垄断行业,且伴随着这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利润迅速增加,但它们又没有将利润回馈给国家,用于改善民生。如当前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有资本的配置出了问题,国有资本很大程度上配置于市场领域而不是公共领域。

因此,对“国进民退”的问题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不能把眼睛仅仅盯在企业数量的增减和利润等方面。因为我们的国企竞争力普遍不强,试图以国企创造的工业值、营业收入、就业和利润等的下降来说明不存在“国进民退”,是没有说服力的。假如民企的投资和发展一路坦坦荡荡,国家就没有必要在“非公经济36条”后,今年又出台一个“民间投资36条”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