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中国经济逃不过2013年······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王建:中国经济逃不过2013年······ 分享日记 fxplus.cn

到2013年中国大概逃不过去了,从明年开始是世界经济或者美国经济的下滑,带动世界经济下滑的过程,这个过程要开始了,从二季度以后,中国也显示出来一个下滑的势头,而且这个势头是持续的,到了明年后年,特别是到2013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危机爆发最为深重的时候。

2010年9月25日上午,在“2010中国宏观经济预测秋季论坛”上,被戏称为“乌鸦嘴”的中国宏观经济协会秘书长王建表示,他继续看淡未来。

他说:“前不久美国发布了一个报告,说美国的危机结束了,已经进入到了复苏阶段,而且在报告的末尾特别加了一句,说以后再发生的危机和本次危机没有关系,我觉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我们不能只是经济上升了,就说这场经济过去了。我们很清楚的看到日本在90年泡沫破裂以后,在92年、93年曾经出现过短暂的复苏,92年又到了+0.5,93年到+2,但是最后还是一个20年的长期衰退,或者说至少15年的长期衰退。这个衰退和过去的那场危机绝对是有关联的,就是庞大的有毒资产必须要消化掉。但是我们看到美国消化了吗?没有消化,庞大的有毒资产,我在《证券市场周刊》的会议上不止讲过一次,它是被掩盖起来了,是被拖延起来了。这个掩盖和拖延最后总有爆发的时候,总会重来,所以这个问题不解决,美国经济是走不出来的。美国经济现在要想走出来,他们想的招,一个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把它掩盖和拖延的,目的就是想新搞一个泡沫出来,制造一个新的泡沫,比如说低碳经济,奥巴马在全球气候大会上拼命的推,甚至在发展中国家三国领导人的会上要见我们的总理,要说服中国和他们联手带动发展中国家做这个事情,最后没有成功。”。

“美国一个新的金融泡沫出来,现在我想他有一个方面,最近他们在人民币上面做文章,我想这可能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方面的原因是政治方面的原因,这个成份可能是比较大的,就是因为奥巴马去年来跟中国领导人提出来要搞G2,你不同意的话人家心里不愿意,就告诉你如果你不是美国的朋友,你做美国敌人是什么滋味,这就讲到美国阴谋论了。我们现在看到从去年奥巴马访华以后,美中关系就走向比较冷的状态,接着又走向了“天恩号事件”,得益者是谁?是北韩和南韩吗?不是,美国可以有这样一个借口,可以搞一个军演,把他们的航母开到这里,让你们尝一尝可能遭到军事打击的滋味。接着又进入南海,联合印度、越南、菲律宾等等一系列的东南亚国家进行南海的军演,构成一个环形的包围态势,这些问题都是发生在奥巴马想跟中国搞G2遭到我们的拒绝之后,知道捅这里你会痛,所以提出来人民币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有政治层面的考虑的。”

“关于经济层面的考虑,美国一旦造不成一个新的金融泡沫,它就要想怎么修复这个金融大厦底层的架构,这个是对居民的贷款,一个是对企业的贷款,我们知道美国已经破产了125家中小银行了,中小银行大量的破产是因为美国的商业地产坏帐太多,和次贷危机爆发相比已经跌了43%,所以他们撑不住。再一个就是居民的贷款,也是大量的坏帐造成的。虽然从今年4月以后美国指数房上升的速度下降了,但是并不是停止了增长,还是在增长,这些代表的就是底层房贷的坏帐,企业的坏帐和居民的坏帐是在不断的增加。我记得去年说过,次债危机所导致的上面的衍生金融大厦垮下来,主要是因为次债,就是底层的这些贷款发生了问题,如果当时解决可能好的多,现在要解决的话,实际上坏帐的损失累积是更多了,而不是更少了,所以这场危机的爆发一定比上次严重的多。美国可能走回证券化的道路吗?前两天我看到一个文章,说有一个外国人想体会美国的再工业化就买了一个小乐器,上面写着自豪的在美国生产,但是这个产品旁边摆着一个中国货,同类的产品,美国制造比中国制造高三倍,这样的产品有生命力吗?”。

他接着描述说:“最近到美国考察的人考察他们的工厂,想买他们的人看了以后,当时说这个工厂里面很有意思的,都是二十多岁的人和四五十岁的人,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叫结构性失业率,他想复苏工业化,但是整整段了一代人,上一代人被从工厂当中赶出来,大量的工厂搬迁到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美国的这些制造工人没有了,所以现在美国想再工业化,他断了一代人,都无法找到这个劳动力,所以那篇研究文章说,如果美国要是一个正常的工业化,应该现在的失业率是6%,但是现在他们是接近10%,这是结构性的失业。”

“我们还是回到前面的话题,美国的危机现在用什么办法也没有办法救,这些问题,美国政府,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心里面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大家知道,在9月初的时候,美联储开会决定要出台新的救市政策,第一条就是重新购买有毒资产,购买资产计划,第二条是降低商业银行在美联储的存款准备金利率,就是让你觉得存在我这里不合适,让你去发贷款。第三条是宣布低利率要长期化。在这次讨论当中,美联储17个委员有9个人投了赞成票,有8个人投了反对票,都是很勉强的通过的。美国他们这次会议讨论的时候说有一些反对者的意思是说,现在美国经济还没有处于危机状态,如果你现在出台这么大力度的一个新刺激措施可能会造成市场恐慌。但是这个报告还是被通过了。接着这个报告通过一个星期之后,奥巴马新的3千亿解决方案,25万美元收入的解决方案出台了。我们看一看财政、金融、税收的方案连续出台,说明一场大的风暴马上就要来了,表面上是水波不兴,实际上是暗流涌动,一场大的风暴正在天边逼过来。刚才于颖有一句话我是不同意的,她说美国的媒体曝光率、透明率很高,其实我觉得这是瞎话,有些方面他们是很高,但是他们在掩盖有毒金融资产的处置方面,居然他们全都不说,他们全都闭口,他们的金融管制、宣传管制是做得非常好的。这些是我们看不到在媒体报道当中的讨论,其实是存在的。我曾经看到过美国在08年初曾经组织美国的银行进行过一次清算,62万亿处理了12万亿以后就停了,认为是解决不了。”

“ 我们看到最近欧元又在升值,欧洲的经济复苏势头也比较好,欧洲现在主要的问题一个是主权债务必须要进行收缩,在次债危机爆发之前,欧元区平均主权债务比率是2.7,但是爆发以后一下子上升到6.8,因为那些企业不能融资,个人不能负债,那就只能政府站出来,最后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又有危机在后面跟着,所以必须收缩。这个收缩的结果,宏观一收缩经济肯定是长期的萧条。再有就是欧洲的银行体系还是大量的持有美国的有毒金融资产,所以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一定会再度影响到欧洲。现在看来,欧美两大金融体系都不行,只有日本的金融体系相对健康,因为他们已经经过了15年的整治,他们的坏帐处理的差不多,他们拿那些坏资产也很谨慎,拿的也不是很多,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场危机当中日元会朝80这个水平飙升的原因。所以如果下一场危机爆发的话,我认为日元到70也不奇怪。总之欧美和日本他们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对于中国来说有几个问题是值得考虑的,第一次次债危机爆发以后,金融机构要抓现金救市,如果下一波危机再爆发的话,恐怕美国的这些金融机构又会在全球抓美元资产,这样的话在中国就会再次出现美元的倒流,倒流的结果可能会对中国的资本市场会产生影响,因为现在大量的热钱进来恐怕也不会趴在银行帐上,他们参与地产和股市的投机活动,如果说我们有这一轮的兴旺,如果它再撤出的话对于我们又是一个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的市场和金融机构应该关注这些由危机所引起的国际资本流动的可能动向。”

最后他说:“前两天我跟华夏时报的记者做过一个访谈,我认为到2013年中国大概逃不过去了,从明年开始是世界经济或者美国经济的下滑,带动世界经济下滑的过程,这个过程要开始了。从中国来说,我们从二季度以后,中国也显示出来一个下滑的势头,而且这个势头是持续的。到了明年后年,特别是到2013年的时候,我认为那个时候是危机爆发最为深重的时候,而这次不管是美国、欧洲还是中国,我们救市的能力都会比上一次要小得多,要弱得多,而在中国来说我们要预防有一次金融危机,上次能走出来,是靠着我们近10万亿的贷款主要给国企融资平台,给政府融资平台贷的款,而这些投向的大部分都是过剩的领域。所以他们该还款了,他们的产出面临的是极具收缩的市场,可能5万亿都打不住,这5万亿足以把中国银行体系的资本金冲的一干二净,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没有杠杆的能力,可能是去杠杆化的过程,这样的话对于中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要警惕,还是要敲警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