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宁:金融从业者应有更明确的分析能力······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李晓宁:金融从业者应有更明确的分析能力······ 分享日记 fxplus.cn

9月26日,衍生金融与中国金融安全2010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著名媒体时事与军事评论员李晓宁表示,金融业界需要有更好的感觉、更明确的分析能力。他建议从事金融投资的、搞金融工作的业界人士不要仅仅看金融方面的书籍,也要浏览各种信息,了解世界到底产生了什么新的变化。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晓宁:今天我的题目是“发展中的金融安全”,我先讲一下自己想讲什么,本来我准备从两个角度,但今天时间不多,所以我扼要的讲其中一些内容。

  我主要研究战略问题,战略问题就是长期重要的问题。安全问题是个重要的问题,我在钓鱼台主持一个论坛,今年大概主持四次了,谈了南海安全问题、能源安全问题,也谈了关于哥本哈根会议之后我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安全问题,金融安全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近期我们在北京也会专门的讨论这个问题,现在的形势很严峻。表面来看我们在金融危机当中还不错,但实际上我们未来碰到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首先我们说,03年的时候,我和王健、乔梁等出了一本《新战国时代》,当时在大呼金融危机。当时做讲演经常碰到哄然大笑,有人说你们唱衰金融,因为当时的金融非常好。其实,我们在美国华尔街金融里面,看到投资额度和趋向非常不合理,和技术发展的创新程度非常不匹配。他们的钱流到什么地方去?后来,果然金融危机来了。金融危机来了大家不知所措,很多人想问,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什么?一直到今天,大家对金融危机实质性、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都说不清楚,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刚开始美国媒体和我们的媒体都趋向于说次贷危机造成的,其实这是一个表象。真正的原因不是这个,我们把金融危机对现在世界经济造成的影响有一个定性式的分析。这次的金融危机改变了世界结构,和29年的经济危机不一样,我们说以资本为核心的世界经济发展到了这样的阶段,起了巨大的变化。简单来说,从中世纪进入现代社会,有两个重要的要素使得这个社会改变了世界。一个叫技术、一个叫资本。资本不光是钱,是有组织能增值的钱,包括能增值的资本组织和运作方法。这个运作方法包括股市、包括现在的金融衍生品的工具、方法。我和很多评论者的观点不太一样,与搞哲学,搞最基本的东西的有些不同,我们想什么是最重要的?我觉得技术是很重要的,金融是他的服务者。金融,一开始是为了技术发展准备的,但现在起了变化,也是这次金融危机的核心,我定义是这次金融危机是金融会计制度危机。现在我讲这些,都是讲我们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我们的金融和工业化、资本化的过程中,属于发展过程。发展的过程当中碰到这次的危机,一些第一线操作的领导同志,一开始感到一些不知所措,感觉凉凉的,感觉到了威胁。这个威胁当中我们会收到怎样的重创?他必须清楚。

  06年我去欧洲央行做过一个讲演,当时400多欧洲的银行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当时他是欧洲央行的首席经济顾问,原来是欧洲央行三个行长提名人之一,没有当上行长。当时我们一起吃饭,他说美元兑欧元今年可能要贬50% 。一个主要国际货币对另外一个主要的国际货币一年内要贬值50%,这是一个惊人的、爆炸性的判断。这样的重要人士说,美元兑欧元要贬50%。其实我去之前,我们也做过研究,我们不掌握很多西方的主要经济数据,只能从媒体和一般MIF组织公布的数字进行判断,当时我的想法是要贬30%,这样的想法在国内也经常会遭到哄堂大笑,觉得耸人听闻。到年底,美元对欧元贬了27%。我们当时和外汇管理局的聊天,我说外汇储备权重主要是美元,当时1.1万亿的储备,27%的贬值意味着什么?2000多万近3000万美元没了!开玩笑,中国人要打工,要做衬衫,得做多少才可以挣回来?当时这个数据很吓人。银行界的人,包括行政领导,包括最高领导在这样简单而又非常明晰的数据前面感到震惊,这不是某一个技术行业应该注意的事情,是全民、全体领导同志、全体研究者不能忽视的事实。

  为什么成这样呢?这个世界出了什么事情?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有的时候会抬高自己。我每次的讲演当中,我都要背诵苏格拉底的话:“我用了一生的时间知道了自己多么的无知”,这事情对每个学者、每个领导者都要警觉的。很多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中,我们的了解甚少。金融危机真正到了我们面前,我们大家在报纸上看到“金融危机”这个词,在网上搜这个词已经好几年了,从07年下半年媒体大幅报道金融危机,到今天,什么事情使它这样?其实你要追问起来,深层逻辑追问。什么是深层追问?比如儿子问我爸爸为什么要抽烟?舒服。爸爸你为什么要舒服?鬼知道。你追两层不清楚,要追三、四层。我们现在为了发展,为了我们在世界上主要地位的金融业,我们要深究。

  06年,美国国务院让我去了一趟,走了十几个大学看了看。回来美国国务院问我,你对美国有什么印象?你怎么看?我说,美国有三大要素和别的不同,首先是强大的美军。第二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投资体制。第三是大家所不熟悉的,有3000所优质大学和重要的研究机构。他们说,中国也有不少大学啊。我说中国足球队也是叫足球队,意大利的足球队也是叫足球队,名一样,实不一样。我们说一个简单的数据,世界上有一种统计,2.6万种核心技术,美国人占了1.8万种,中国人呢?超不过10多种,这有待评估。当一个国家的主要核心技术拥有量在很少很少的情况下,你又有了很多很多的钱,那你这个钱的配置怎样?我们把这个问题留到后面再看。有一段时间一位领导人,大概在04年底小范围的讲过,说你们这个部汇报、那个部汇报,你们不会讲讲这个问题——美国这个国家在200年中间发展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不仅超过了亚洲,还超过了欧洲。超过亚洲、非洲很好理解,美国有科学技术。欧洲是科学技术的发明地,思想家、科学家都诞生在欧洲,像牛顿等等,英国皇家学会的科学家就非常多。美国呢?早期建国的时候,说难听一些,是英国认为“渣子”的一群人建立的国家。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也面临从弱国发展到强国的必经之路。美国人迅速的发展起来,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特别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人拥有非常多的革命性技术。比如说飞机等等,出现了爱迪生、贝尔等。革命性技术,可以开拓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我再讲一下原理的部分。很多同志总是讲市场,市场当中有两种需求。一种需求是原始需求,比如我渴了要喝水,这个需求是谁制造的?上帝制造的,原来就有。比如一个商店挂了一个牌子,说此处有矿泉水卖,他不需要告诉人需要喝水的道理,谁都知道,这是原始需求。但是讲演前告诉大家要关闭手机,打手机这个需求是天上掉的?不是,是制造出来的。你在唐朝打手机?根本不可能。你在唐朝说坐飞机从北京到上海,人家会说你疯了,现在的技术可以实现这个。在清华讲演,清华是工科学校,他们的脑子很好使。我问过大家一句话,我说现代的社会里面电视机、计算机、音响等都依赖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是什么?他们说是集成电路。集成电路最核心的部分来源于什么?来源于半导体二极管和三极管。半导体的二极管、三极管来源于什么?来源于真空管。真空管的二极管、三极管来源于什么?全体都不知道。来源于什么?来源于灯泡。爱迪生发明照明的时候,他的灯丝是用纸烧空的灰来做的。但这个容易碎,最后不停的换材料,换成竹子烧成的灰来做。但是灯丝不断的使灯泡变黑,这怎么办?爱迪生装了一个板,吸附碳分子。有一次他昏了,把正级和负级接错了,是于是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大家是搞金融,投资评估是非常重要的。世界发展到今天,领先的美国人革命性发展的技术进入了低谷,现在要真有一项真正的革命性技术发展,需要很多项的技术集成才可以完成。包括金融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很多的金融配比手段,像PE,像杠杆收购等,都是为了技术发展而设计的东西。

  为什么我今天讲最基础的东西,因为我们的金融现在正在发展,要确立正面的东西,不能是好像表面挣钱的东西,否则会步入歧途。斯坦福大学的校长,今年90多岁了,他拿了很多的博士学位。金融业的诸位同仁,不要认为自己是一个简单的技术行业的操作者,一个简单的操盘手,你们是在开阔一个新世界(600628,股吧),你们一定要知道新世界的标志、航向、暗礁是什么。这些,在美国、在华尔街,在美国很多学习金融的学生当中,首先要学的是哲学的部分,是价值的部分。我们讲表外认证,这就是硅谷发生的事,很少有人报。一个小公司开发一个核心技术,一个核心技术要商业化需要三大系统,一个是质量稳定的生产性,二是快速准备的分销性,三是要有良好的服务型。小公司哪有这样的钱?建立一个质量稳定的生产系统,搞死你。国营公司说,我和你合作,他三个要求都有。但是一评估,小公司值1块钱,大公司值99块。小公司不服啊,没有我的核心技术你的99块等于零。大公司说我也知道啊,但界定起来我们就是值这么多的钱。之后商量,两个公司上市,半年之后以约定价格回购40%,问题解决了,这就是以小博大。美国和欧洲大陆,与我们这里不一样,他们的纠错能力强、改变、革新能力强。法官认定新的法理就可以确定新的原则,可以实施,实施的速度比较快。欧洲就比较慢。现在我们去意大利出访,比如你是共产党员,你要填上,他有一个53年通过的法律,凡共产党不许入境。他说,我们的法律没废,你千万别添这个。这回,在美国金融危机出现问题最多的就是表外。金融、技术的发展,需要更多不同形式的知识,包括衍生的知识。我们买了一把菜刀,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很多人看到这种帐面利润的时候,他们就不顾忌原始本初对金融配置的技术价格了,对帐面做。华尔街有一批人做表外的帐。我和媒体说,如果你们有钱,真的去华尔街,直接采访华尔街操作的人。我们国家有一个大学他们开设了金融工程课,我说你们大学开金融工程课的教授、副教授,谁在华尔街工作?你们成天说对冲基金、对冲基金,你们谁在华尔街实际操作过?他用的什么样的工程方式和数据方法来实现?我说,这些东西秘而不宣,华尔街日常操作是500人,是金字塔的塔尖部分,他们的数学方式不是公布于众的,只有他们高端一些人当中互相认定。这是非常危险的世界局势,终于,世界被他们搞乱了。这是20年代、70年代,舍本求末。今天,我们刚刚进入金融界的年轻人,他们没有太想,你这个金融服务将会为什么样的价值铺平道路?而是用不择手段的方法走自己设计的各种道路走这个捷径,这是不好的现象,如果中国金融的发展走这样的路,将会万劫不复。我是这样看的。

  滥用金融衍生品,大量投行与混业银行通过购买商业银行和房贷公司流动性的贷款,这是简单的表述。像刚开始索罗斯的分析还是很正确的,他们的很多方法值得借鉴。比如说索罗斯定了47本杂志,但是没有一本是金融杂志,什么棉花收获、国际旅游等等。这47本杂志,都把世界各个重要的发展趋向重要数据和重要事实表露出来,是非常好的杂志。我建议我们搞金融投资的、搞金融工作的不要仅仅看金融方面的书籍,也要浏览世界到底产生了什么新的变化。比如刚刚我们讲的73年的战争,有一个事情和别的战争不一样。当时以色列建立一个防线巴列夫,巴列夫防线不同于以前的防线,以前的防线是雇有重兵,或者重要的混凝土、大炮。但是巴列夫防线是传感器,很多红外线、无线电等,当传感器发现有人过的时候,会传到中枢神经,迅速由传感过来的信息快速调集支援部队攻击对方。1973年的水平很低,埃及部队迅速突破防线,使传感器没有起作用。而索罗斯看到这个东西,因为以色列是美军的实验者,是今后新军事变革的重要实验基地,这个变化将是美军重大的变化,这些传感器谁做的?网络谁做的?当时还不是像现在的网络,是靠电话线等传导网线构成,不是计算机的概念。索罗斯看到,美国政府,不仅美国政府包括北约重要的军事机构都会在新的军事变革当中对那个公司下订单,于是他买了这个公司的股票。他看到了技术的实用方面,准确的分析。好的金融投资者,应该是对世界技术发展、世界未来的技术了如指掌,起码比一般人了解得多。如果我们今天要做一个测试,现在我把中国的金融投资者和我们的银行家找来进行考试——严酷的考试,我不喜欢给人留情面,恐怕有人就不一定行,甚至可能比我们中等的国家工作人员水平还低,这样的人就做不了金融投资,只能做投机,那这个金融世界是不安全的,将会被滥用。我还想讲一个重要的东西,奥巴马政府今年发布了2010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个战略报告不同于以前布什政府发布的报告,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安全报告,一般主要是谈军事和国际政治,但这回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大概有1/4,来讲经济增长的安全。奥巴马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尽管他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从美国的角度,从他做美国角度接的烂摊子来说,他做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讲到,在经济增长当中,在金融安全中间,碰到像金融危机这样美国毫无防备,被搞成这样,被十次伊拉克战争,比五次越战对美国的影响都要大。你们成天讲政治的安全,讲军事安全,现在靠军事手段来直接攻击美国的国家几乎没有。美国用军事手段强迫敌国屈服、占领敌国,使敌国人民变成他奴隶的可能性,在21世纪也大大降低。大家知道,打伊拉克打成那样,阿富汗也摆不平,美军头痛得要死,近期又换了两位司令。他们回来就发牢骚,我们这么好的装备都摆不平他们。但是能把一个国家一下子搞得全国倾覆的,那是经济、金融。所以经济、金融安全被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到一定的高度。原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就是美国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安全部长,现在要拉进另外一个人就是美联储的主席,也要拉进去。有的人认为华尔街是美国,但不是,和美国有交际,但不完全是美国。大家到他的安全报告当中去看看,我们国家的安全战略报告如果有的话,或者说我们安全战略当中也应该清晰、准确的表述出来我们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各种技术发展,创造出来的可能性可以进行交换,由此一些金融产品摇身一变成为几何级数的金融衍生品,像妖精一样吞食着社会的良心和真实期望,产生了不羁的狂妄。现在美国好莱坞的电影都抨击美国华尔街的人,一个电影当中有个抢劫犯,最后一查原来是华尔街的。美国的好莱坞总要确定一些敌人,要不是确定各国的,要不确定什么,总要有一个英雄来拯救。这次的“敌人”,华尔街的成为他们写作创作的主题。

  前两天他们采访我,说日本人这回怎么办?我说在压力之下,他们会自己找台阶下。过了没两天,放了。日本人现在碰到巨大的压力,第一是美元在05年开始承受巨大的压力,格林斯潘粉饰太平,以为粉饰之后一段时间可以扭转局势,但没有扭转,因为全面塌方了,不是他自己可以顶住的。欧洲人当时问我怎么看欧元?我说,欧元不结实。本来美元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人们使用一种国际货币,首先就要求需要安全、可靠。你不安全、不可靠,谁都不会大量使用这种货币。外汇储备权重最重的就是最安全的货币。美元不太好的时候,欧元安全吗?你欧洲的政治家可以保证你的财政赤字,现在欧元不行。日元也吃紧,你扛得住吗?你现在还开这小玩笑?中国13亿人,有无穷的创造力,制造业都在我这里。不管别的东西,现在我们造的一双双袜子、一件件衬衫。浙江有两个镇,就把世界上的袜子做了60%,你还做什么呢?中国人现在支持谁和怎样调整在世界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并不是中国的金融制度、金融市场多发达,不管金融有多少钱,就是满天要价,但你需要有人做产品啊,日本人要好好的想想。所以他不想搞这个事情。最后这四大货币,加上人民币,会产生一个新的战国时代。没有绝对的老大,所以大家做金融产品的时候,一定不能用有陈规,金融界是最不能有教条主义的行业,在这个时代当中,金融业是最应该有创新,最应该明辨事理、明确方向的,是一个领头羊。

  希望能和大家有所交流,金融界需要有更好的感觉、更明确的分析能力。

  今天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