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健身房奇遇记…… – 分享日记
                                       

中老年健身房奇遇记……

作者:孙衍

办健身卡之前,我是思虑再三的,因为听多了现在的健身房都是一帮中老年人在里面各自占山头,也不正经锻炼,纯粹就是为了洗澡方便。

还有人煞有介事地说,像这些油腻的中老年人是在家里呆不住的,你想啊,大娘大妈们都去跳广场舞了,也没人搭理他们,等到了洗澡时间,大娘大妈们又回来了,一扭头,嚯,还在那里杵着呢,我得洗澡了,你该上哪歇着歇着去吧。你想,大爷大叔们哪受得了这唠叨啊,干脆办张健身卡得了,还可以组个团聊个天。

就连健身中心服务台的小妹儿在我办卡的时候都挤眉弄眼的,说,办卡不吃亏,就当天天来洗澡呗。得,我也是被加入大爷大叔的行列了。

你别说,我去了几家健身房,中老年人的确是挺多的,不说半数,最少也有三成以上。可能现在年轻人太累了,一天班上下来根本没力气去健身了,再说大多数时候还得加班呢。

最终让我鼓足勇气办健身卡是因为最近身体出了状况,一是总是耳鸣,据说是颈椎病导致的;二是坐骨神经痛,据说也是颈椎病导致的。

颈椎病就像一场噩梦一样占领了我的星辰大海。

身边的亲朋好友给我出了不少主意,比如去做推拿。

我也试过了,就跟在东北搓澡一样尴尬,疼啊,浑身像散了架,而且除了其他地方松乏了,该疼的地方还是疼,该鸣的地方还是鸣。倒是做推拿的盲人师傅挺实在的,可能他看出来我的浑身不自在和身不由己,边按着我的肩边说,你呀就是缺少锻炼,你去爬爬山打打羽毛球,颈椎病自然就好了,耳鸣和坐骨神经也跟着好了。

于是,我踏上了背负中老年身份的征途。

办卡的妹子先看了看我,大方地说,嚯,我们这就是环境差了点,该有的都有,你可以去试试,别急着办卡。

我进去溜达了一圈,里面有个瘦高个大爷在跑步机上慢悠悠地走着,不一会儿就要扶一下高度近视眼镜,后来我知道他姓张,就住旁边的小区。因为就近方便,他是这里的常客。

老张的旁边是个胖大叔,后来知道他姓傅,他在跑步机上噔噔噔跑得大汗淋漓。老傅是个公务员,老家在外地,儿子在美国留学,据说最近回来了,这一点从他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整天笑呵呵的。

还有器械区有几个胸肌发达的大叔,他们正呼哧呼哧举着杠铃。

果然没有年轻人!!!不,还是有个年轻人的,那是一个异常清瘦的小伙子,他的胳膊和腿青筋暴露的样子让人以为他有静脉曲张的问题。可小伙子练起器械来一点也不输给那几位肌肉大叔,嘭嘭嘭的声响不绝于耳。只是夹在一群壮硕的人群里显得有些突兀而已,就像一堆肉馒头里夹着一根没榨好的油条。

所有的人似乎各自为政,就像那些器械一样冷冰冰的。

当然,这是个误会,因为我很快就跟他们中间的几位熟识了,毕竟大家都是中老年健身房的一员,低头不见抬头见,打个招呼,打听个器械的用法,问问洗澡水热不热,很快就像老邻居一样见怪不怪了。

最早跟我打招呼的是瘦高个老张,他看我练所有的器械都把颈椎和腰椎往后仰,说你是有什么毛病啊才来练的?我说是啊,颈椎病加个腰椎疼痛,受不了了就来练练。

老张说,跟我一样,我以前就是颈椎病和腰椎疼痛,疼得啊都直不起来,就办了张健身卡天天来练练,你看我现在全好了,已经两年多没复发了。

老张边说边给我示范小鸟展翅,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方法为什么叫小鸟展翅,但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对腰椎有好处的,就学着做,结果,不一会儿我就疼得呲牙裂嘴,我说我还是等腰椎不疼了再练吧。老张呵呵笑着,说你现在疼是不要练,先练一些简单的拉伸运动吧。说着又给我示范起拉伸用的器械。

老傅是在我跑步的时候结识的,那天我打算跑个三公里再去做一些拉伸,好缓解腰椎疼痛。结果老傅挺着大肚子过来了,他笑眯眯地跟我点点头,像已经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他非常熟练地打开电视又点开跑步机,噔噔噔地跑了起来。本来想结束的我看着他跑得来劲,也加快了速度,硬了跑了个六公里。差不多和他同时下了跑步机,斜眼看了看他的数字是三公里,心想他还挺能跑的。

老傅下了跑步机就开始和其他人哈哈哈地说笑起来,先是说南京的园林和苏州的园林有什么不同,后来又说到西方的园林,看来他是做园林绿化的。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对我说,你呀跑得太重了,脚步不能太重,跑步机噔噔噔的太响了。我心里噔噔了几下,心想是你自己噔噔噔的太响了吧,我的跑步机响是因为太老旧了,我根本没办法轻起来。但老傅不依不饶,说你一定是全脚掌着地了,跑步是要讲究方法的,你得前脚掌着地,下次你试试,声音肯定小不少。我只好点点头,下次我离你远一点好了。

相对老张和老傅来说,那几个肌肉大叔比较喜欢扎堆在一起,可能是肌肌相惜,他们的共同话题多一点,一起举杠铃,一起做拉伸,一起喝蛋白粉。对于新来的都爱搭不理的,只是偶尔和老傅哈哈哈地聊几句。

有一个喜欢穿红色背心的肌肉大叔可能刚旅行回来,一直在跟其他人说去黄山的见闻,说一去就是五天,把黄山景区玩了个遍,还爬上了光明顶。后来,我发现有个女的一直陪他一起练,老张说那是他老婆,夫唱妇随,夫妻两个都是健身达人,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倒是挺令人羡慕的。他们每次都是结伴而来,练得非常认真,就连拉伸动作都是同步的。

那个唯一的小伙子,起初我以为是他们的儿子,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像,毕竟他们也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直到有一天洗澡印证了这一点,这个小伙子倒是很有礼貌,每天健身完去洗澡,都挨个儿打招呼,洗完了穿好衣服又回头对着每个还在洗澡的人告别,非常的正式非常的有仪式感。那天,他跑过来告别也顺便对我招呼了一声说我先走了。然后对着另一个格间大声地说老曹我先走了。原来那个肌肉大叔姓曹。

还有一个肌肉大叔总是来得比较早,我到的时候他差不多快结束了,他看到我每天跑步的时候都要看一集金庸大侠的《天龙八部》,便凑过来问那个马长老的老婆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康敏。他说哦,对,叫康敏,我们有个同事非常像她,太像了。肌肉大叔的表情总是比较僵硬,就连说起一个长相妖媚的女人来脸部的肌肉都不曾有一丝的抽动。冲这一点来说,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油腻啊,非常的禁欲系。

健身房的休息大厅里有一张皮沙发,有时候会有人来候着,比如有一个残障青年,每周都能碰到一两次,他坐在沙发上非常安静,只是脑袋会不停地抽一下。直到一个老太太跑过来对他嘘寒问暖的,双手捧起他的脸,心疼得不得了。原来,他是老太太的儿子,老太太每周都要到健身房来做瑜珈跳健美操,穿得花红柳绿的。老太太保养得很好,烫着大波浪卷,脸上虽然有很多皱纹,但异常的白晰,她还涂上了淡淡的腮红,显得非常的有朝气。她一过来,她的儿子就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啊啊啊地叫唤着。办卡妹子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仍然低头玩着手机,只有我边喝水边看着老太太给儿子穿上衣服,围上围脖,又给他戴上一顶绒线帽子,说,好了好了,我们可以回去喽。我看着他们母子俩手捥手开心地走出了大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难过。

老李是我在马路上碰见过,加深了印象,才在健身房熟悉起来的。有一天我开车从北京西路上走,看到梧桐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辨认原来是健身房的老李,老李和老傅老张都熟悉,他们似乎认识好多年了,但老李年纪要更大一些,应该是退休了。

在健身房碰到老李的时候,老李快要在大厅的皮沙发上睡着了,看到我路过,眼睛眯缝着笑笑。我说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了,怎么还没走啊?老李说,今天在外面走了两万步了,就不想练了,洗了澡在这儿坐会儿再回家。我说我今天在马路上看到你了,你穿着军绿的冲锋衣是吧?老李说是啊是啊,我那会儿就在外面走,绕着大马路走了很大一圈,今天的运动量足够了。

后来很多次,我发现老李都在沙发上睡着了,深谙整个健身房的老张说,老李以前也很少来的,他老伴还在世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出去散步,去年他的老伴去世了,不喜欢搓麻将跳广场舞的老张只好一个人跑到健身房来,热闹些。

我看着老李睡得很香的样子,不忍打扰,悄悄地从他身边过去,头顶的时钟已经指向了晚上九点半。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小常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