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父…… – 分享日记
                                       

寻父……

雅安地震,父亲的尸体无从寻找。洋高翔和母亲抱着一丝奇迹,在这两天,无数次爬山寻找父亲。

18岁的洋高翔是天全县的一名高三学生,他的家在大山深处的老城乡大庙村。今年1月,父亲洋崇明为了多陪陪即将参加高考的洋高翔,辞去成都的一份工作回到村里。

因为担心自己没有收入会影响家庭,两个月前,洋崇明告诉妻子韩世芳,自己寻到了一个新活计:为附近的一支钻井队送柴油,既可赚点外快,也不用离开家。用他的话说,“两桶柴油,只要每两天赶着驴子上去一趟就行,不累”。

地震当天,洋崇明赶着毛驴上山去给地质勘探队运送柴油,不料遭遇地震,山体大面积塌方,洋崇明一去不返。韩世芳记得,洋崇明走的那天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因为日头太毒,中午太晒,早上7点刚过,洋崇明就匆匆离开了。

“你丈夫每天走的那条路被埋了,两边的山都塌了下来。”韩世芳知道自己丈夫出事已是20日中午,同村的一位乡亲告诉她。此时,儿子洋高翔也打电话问妈妈家里的情况,不想让孩子着急的韩世芳却没能瞒住他,“我不敢告诉你,你爸爸一直没回来,可能出事了”。说完,韩世芳忍不住哭了。

21日中午,洋高翔一路搭车从天全县中学赶回家里,此时,韩世芳已经来来回回在洋崇明可能出事的地点转了十几圈,亲属也从周边各个村里赶来帮他们寻找。韩世芳推算,从洋崇明离家到地震发生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他应该走不远”。

可是越往山中走,大家的心情越低落,两边的山塌下来大半,平时的山间小路早已被十余米高的砂石埋住。洋高翔不死心,拉着妈妈又往前找了很久,但放眼望去,仍然全是砂石。

家人根据洋崇明离家时间和毛驴留下的痕迹,推测出他可能遇难的地点。洋高翔和弟弟在此下跪给父亲磕头。

家人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烟酒摆在树干的前面,有洋崇明平时舍不得抽的云烟、舍不得喝的好酒,还有一大碗盖着肉片的米饭,“这荒郊野外的,可不能让他饿着”。

洋高翔安慰哭泣的母亲和弟弟。

洋高翔和弟弟搀扶安慰着失控的母亲。

从地震发生到22日下午4点,时间已经过去将近60个小时,洋崇明仍然没有消息。亲属们劝韩世芳,“算了吧,现在还没找到,肯定是埋住了,找不到的”。

傍晚时分,母子二人在家里愣愣地坐着,韩世芳不停地念叨,“你快回去吧,好好学习,好好考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向听话的洋高翔没有答应,“我也想好好复习,但要先找到爸爸。”

从镇里通往太庙村的道路,刚正常通行不久,不断有碎石下落。这是父亲每天走的那条路。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小常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