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基层的苦…… – 分享日记
                                       

吐槽:基层的苦……

工作这么多年,我见过很多人为了利益打得不可开交,当然,我自己也曾经为了蝇头小利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不过有些事情是自发的去争,有的事情是在别人的怂恿下去争。

——四九

忙活一年了,到了年底,都会给工人们发点奖金。奖金多少跟单位一年的效益有关系,有时候多点,有时候少点。数目也不固定,每到年底因为发奖金都会引起点骚动。干多的,发的少了,干的少的,也不想自己发的少。每到年底都会因这事起争执,本来挺好个事,弄得领导焦头烂额。领导也闹心,最后把发奖金的事情下放到基层,让基层小队自己分配,单位给一个平均到人的数字,让基层自己分出档次来,然后上报,单位再给发。

这个主意谁出的不知道,但是堪称毒计,本来挺太平的基层,因为这点奖金,闹得不可开交。

最开始,基层糊弄了事,想着你把数字给我,我就平均分配,该多少多少,上报完事。可单位不干,你必须分出档次来,不能大锅炖。基层没办法,只好按照平时工人表现,分档。这个档不好分啊,怎么分都不会弄公平的,再加上平时小队长跟工人直接打交道,肯定有个亲疏远近,人嘛,就是这样,跟谁关系好,跟谁关系差点,平时的工作表现都差不多的,就是看关系分了。工人眼里不这么看,上班多干少干大家心理有数。有的人平时用嘴干活,有的人是真辛苦的任劳任怨,这能一样么?可是用嘴干活的往往跟领导关系好,会说啊,把领导糊弄的团团转,领导喜欢。那些闷头干活的不会说的,领导也不知道,就受委屈了。

到了真金白银的发奖金,大家可都睁着眼睛呢,为啥我干的多了,拿得少,你干的跟我一样为啥拿的比我多,这事就来了。我一天没干别的,就接这样的电话了,这个告状,那个告状的,把点平时的上不了台面的事都端出来了,连特么睡觉放屁咬牙这事都能拿出来说叨半天,陈芝麻烂谷子的往外抖搂,我还得劝着,不能拱火啊,万一那个整急眼了,到了大领导那,小领导还得挨收拾,有些事情到了我这里只能是帮着捂,不能火上添油。

在一个就是奖金数字的问题,我们单位上面还有处级单位,处级单位下来的奖金数字比我们单位下来的数字高,比如处级单位给我们单位人均1万,到了我们单位发下来的就是人均八千了,少的那两千哪去了?单位截留了,发给那些以工代干的干部们,这些干部是工人,享受干部待遇,干部发多少,就得给他们发多少,待遇在哪呢。这样的领导干部一天鸡毛事没有,整天悠鸡巴逛懒子的,除了打麻将没别的事,可是到了发奖金的时候,还得多给发,就这样的领导干部我们单位好几个,还有一些领导面前的红人,那也得多给点。就这样,平均奖就少了一部分。

工人不是傻瓜,谁还没有个亲戚朋友啥的,平时一聊天,你们单位发多少,我发多少的聊着,一聊就聊出火来了,凭什么大单位给一万,到了我们单位就变八千了,工人们意见非常大,他们有意见,不去找领导说到,就跟我们磨叽,好像我们能左右这些事似的,其实我们有个鸡毛权利决定这些事啊,都是领导说啥是啥,平时我这愣货还能跟领导纷争一下,其他人连声都不会吭一下的。

说到底这事就是单位甩锅,本来就应该单位解决的事情,非要让基层背锅,基层一点决定权没有,权利还都在领导那,锅却结结实实的背到了基层的肩上,工人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回事,每次到了发奖金的时候,就跟队长什么的闹矛盾,有一年因为发奖金的事,下面工人跟队长差点打起来,那个队长回到单位把安全帽扔领导办公桌上不干了,领导连个屁都没放。

其实这些年来,领导们越来越狡猾了,以前有权抓着不放,看到钱了就装起来,现在不是,现在把权利下放了,关键权利抓住就完事,钱不管不是因为不爱钱了,是因为怕摊责任。出了事,一推六二五,钱人家不管,事情呢别人管着,反正跟他没啥关系。基层责任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多,看似好像基层权利大了,其实只是矛盾转移了,事情还没有解决。就发奖金那事,多少年都是矛盾的焦点,可是领导压根就不想解决,或者说领导挺喜欢这样,他就爱看你们基层因为点钱闹得不可开交,打的头破血流的。该分担的责任不想分担,一点担当没有,制造矛盾,转移矛盾,基层苦不堪言。

当领导必须找有担当的,肩膀子得能抗住事,那些腰脱的领导你趁早靠边,脑瓜皮薄的跟特么套套似的,树叶子掉下来都怕砸脑袋,这样的人你当什么领导,回家老实待着多好。当工人图啥,就图个能挣俩钱,拿回家去养家糊口,你把条条框框画明白了,奖金怎么发,工资怎么发,让大家活个明明白白的多好,底下人按照规矩按部就班的干就完了,上面省心,下面省事。可是领导就跟个丧门星一样,非跟大家拧着来,整得不清不楚的,工人糊里糊涂,碰到不明白的就闹,基层整天跟骡马市一样,此起彼伏的叫嚷。长此以往,矛盾越来越多,总有扛不住的时候。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小常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