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问津的见义勇为者…… – 分享日记
                                       

无人问津的见义勇为者……

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不久前对全国5770名受到省级以上表彰的见义勇为先进人物的生活状况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担忧。有2920名见义勇为先进人物生活困难,占被调查人数的50.6%。且见义勇为先进人物中,农民、工人、打工者居多,占到70%以上。图为合肥五里井社区居委的一栋两层居民楼里,74岁的陈邦栋老人独自一人在卧室床上发呆。

2001年2月20日下午,62岁陈邦栋为制止四名小偷的偷盗而遭遇报复,身中十几刀后仍与歹徒搏斗,最终将几名歹徒绳之以法。图为陈邦栋撩起上衣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疤。

2001年2月20日自己的那番英雄壮举,在他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清。老人不断敲打自己的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具体是哪一年,和怎样一个过程。

“他现在大脑已经开始萎缩,记忆力逐步消退,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陈邦栋的儿子陈道柱一边帮父亲擦脸,一边告诉记者,“头上身上中了十几刀落下严重的后遗症,大脑萎缩不算,还常常大小便失禁,现在整天呆在家里,请了一个阿姨陪护,出去了也认不得回家的路。”

因为大脑萎缩和身体残疾,陈邦栋一天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间斗室里度过的。

他经常这样呆呆地坐在床上,久久地望着窗户。

丁东,2009年8月23日,在四川省雅安市出差时,为保护他人生命挺身而出,与持刀歹徒英勇搏斗时身负重伤,经过22天抢救,因伤势过重,于9月14日不幸离世。

对丁东的父亲丁玉宝来说,四年前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丁东去世对全家打击很大,父亲现在是脑干梗塞,母亲身体也很弱,妻子胡国松身体也不是很好,还要照顾孩子,全家的生活来源主要依靠丁玉宝的退休工资。图为合肥北二环附近丁东家中,虽然时隔四年,但每一次提起儿子丁东,母亲都会落泪。

“生活苦一点我们可以支撑,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将丁东的烈士批复下来,这样对丁东也是一个交代。”图为提起死去的丈夫,丁东的妻子胡国松不住抹泪。

52岁的张书保是安徽长丰王楼村的农民。2011年10月28日凌晨,合淮路上三辆拉砖车追尾,其中一辆车上3人被卡在了车内,不能动弹。正好经过此处的张书保和侄儿张香政带着十几个村民对他们进行救助。但当他们正在帮着驾驶室的司机撬方向盘救人时,张香政不幸被行驶车碾压死亡,张书保也在车祸中失去了右脚。在治疗期间,因家境贫寒,张书保一家面临拖欠医疗费用的尴尬。图为妻子帮助张书保活动腿脚。

一年后,张书保被授予“见义勇为”称号。图为张书保的妻子疲惫地伏在床上休息。

苑继臣的妻子吴秀华独自一人在家带孙子。2011年2月27日晚,合肥经开区翡翠湖管理处保安苑继臣在湖边巡逻时,发现一女青年跳水轻生,他迅速向出事地点冲去,没有脱下衣服和鞋子,就跳入冰冷的湖水中……虽然没能救出落水者,却永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合肥郊区双墩镇金坝村,一栋尚未盖第二层的平房院落,46岁的周汝金独自一人坐在门前吃力地掰着刚刚摘下来的棉花,残废后他的右手已经失去功能,动作很慢,很费力。2007年3月18日,周汝金帮一村民家办丧事,一只大爆竹向聚有多名儿童的人群中落去,周汝金奋不顾身,抓起大爆竹准备向空地扔去时,爆竹爆炸,他的右手被炸断四个手指,留下终身残疾。

周家极其简陋,3间平房空荡荡的,一家四口窝在里间的一间10平米卧室里,儿子和女儿睡的是双人床。如果不是2007年那次救人发生意外,周汝金应该还是一个很好的木匠,房子也早该是二层楼了。图为周汝金与妻子及儿子站在简陋的院子里。他残疾后,全家的生活就此改变。

“自己不干,家里的两亩棉花和6亩单季稻就没法收获。”周汝金说,“妻子原本就残疾,全家现在收入全仗着这8亩地,几年前的治疗费还欠了近两万元。”除了债务,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这让周汝金颇感压力。图为周汝金用单手吃力地抱起收割的稻子,五年前的义举给他留下了终生残疾。

尽管家里生活很差,但周汝金说很幸福。他说从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过。

徐福芹死后,丈夫杨家恒常常这样呆坐在窗边。

徐福芹,长丰县西各村村民。2007年8月2日,57岁的徐福芹正在自家菜园里挖地,忽然听到隔壁盛长凤急切的求救声,她下意识地感觉出事了,立即放下劳动工具,直奔呼救地点。赶到现场后,看到盛长凤的儿子杨某正在殴打满脸是血的盛长凤。徐福芹随即上前制止,却被打红眼的杨某当场打死。

妻子离去后,杨家恒感觉非常孤单。

2004年11月20日,几个年轻人到棋牌室寻衅滋事,方莉进行制止,次日晚,方莉遭到报复,左眼受到严重损伤致残。至今,她仍为眼伤所困。

李昌年68岁、李兴芬59岁。2008年2月26日,一伙小偷开着轿车去偷自行车,被李昌年和老伴发现并阻止,小偷发动轿车将夫妻俩一路拖行狂奔数百米,直到轿车撞倒了一辆电瓶车,才停下来,老俩口双双受伤住院。最让老人郁闷的是,事发当日无数人围观,竟然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眼睁睁看着小偷逃掉。

受伤后,李昌年的听力下降,听别人说话很费力。“受伤后,听力越来越差!”李昌年说。如今,他每天守着自己的小店,做点小生意糊口。

因为老两口所住的房屋拆迁,目前李昌年夫妇只能寄居在出租房里。

直到今日,老俩口的义举仍未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会去管”,李昌年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小常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