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将死…… – 分享日记
                                       

我知将死……

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会在何时离开人世,但苏珊却知道。摄影师Ruth Bonneville拍下了苏珊知道自己死期后的最后日子。

苏珊·格里菲斯(Susan Griffiths),72岁,加拿大温尼伯人。苏珊身患不治之症,希望安乐死。由于加拿大不允许辅助性死亡,她将在当地时间4月12日前往瑞士,请那里的一个非盈利机构帮她实现安乐死的愿望。苏珊患了多系统萎缩症(multiple system atrophy),身体最基本的功能已消失。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不能根治,更没有缓解的希望,只会恶化。

苏珊每隔几小时都会服下强力止痛药,每一个夜晚她都会因疼痛而惊醒。“网上说,以后的四年左右我都会在轮椅上渡过,病痛依旧缠身,情况还会恶化……我看到这样的字眼,就立刻关了网页……”她缓缓道,“不会再有什么好消息了。”

患了多系统萎缩症的她,会丧失运动技能,平衡力会受到影响,时刻受到病痛侵蚀。她不能骑自行车,不能开车,不能打网球,不能与她的孙辈们一起吃晚饭,她甚至都不能安安稳稳的坐下来听一场演唱会。

“这种难以治愈的多系统萎缩症,持续了十年之久。最终,我将会毫无意识的躺在床上,让照顾我的人替我‘照顾’我自己的身体。我不想这样死去。”图为在准备前往瑞士的日子里,苏珊整理旧物。

苏珊在翻看旧照片。

苏珊手中的旧照片。

格里菲斯九岁的孙子塞给她了一张折好的小纸条。“给世界上最好的祖母。”上面写道。

离别日近,苏珊与孙子Liam在一起时都是笑中带泪的。“记住我们所曾经拥有的美好时光。大家要相互关心,照顾好彼此。记住,要快乐。”

“我们怎么会好呢……但是我们只能接受。”格里菲特的女儿娜塔莎、儿子加雷斯与亚历山大说。“对于这个病,没有什么好的选择。虽说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忍受病痛折磨,一点一点的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如今她选择‘安乐死’来离开这个世界,一样让我很痛苦。”图为苏珊的孙子Liam。

在加拿大,辅助性自杀是非法的,所以此时此刻,苏珊希望法律制定者们和民众们都记住她的名字和她的故事。

她给国会议员们写了一封信,信中写了她的决定,同时,她恳请议员们重议“医生辅助性自杀”的合法性。

去瑞士之前,苏珊在她温尼伯家中的卧室里大声给她的朋友朗读了她写给国会的信,之后,她的朋友拥抱了她。议员们表示会在最近几日进行回复。

苏珊准备与好友Jerri Hall告别。

两人一起回忆过去。

留在家中的最后一个晚上,苏珊便她家门前的街道上来回的走,她告诉她的邻居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们都哭了。那种滋味真不好。”当她握住她好朋友的手时,她不禁流下了眼泪。图为苏珊在卧室。

格里菲斯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只朋友送给她的手镯,手镯上刻着“奇迹”二字。

晚上,格里菲斯靠在冰袋旁,那个冰袋可以用来缓解她后背和腿部的疼痛。

最终,她选择离开。图为苏珊与家人告别。

苏珊从家里出发准备前往机场。

机场中,苏珊一一与亲人和朋友告别。她的儿媳德娜将陪她一起去了欧洲,三周后,她将会按照她的意愿,进入那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乡。

苏珊·格里菲斯在机场与家人告别。

苏珊上飞机前,她的朋友们与她拥抱告别。现场的录音中很难分辨出她们是在笑还是在哭。实际上,就连她们自己也很难说清。

她坐在轮椅上,她缓缓的回过头来,轻轻朝人们招手,一次,两次,泪水划过她的脸。“那将是我未来正确的方向,也是我的人生……”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小常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