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源: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宗源: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 分享日记 fxplus.cn

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

做为短线交易,我们从理论上更深层地挖掘它的话,就会发现,短线交易是整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及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

短线交易不是凭空出来的,它是有历史发展过程的。它从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从最早的商品交易所,证券交易所一路发展到现在,变成了信息化、虚拟化的一个事物。它跟现在科技的发展,互联网技术的出现是分不开,没有科技的发展,它也是不成立的。

为什么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状况,科技如此迅猛地发展,我们深入研究一下它的根源,它是西方近代思想体系中哲学思想的主流,源自英伦三岛的经验主义和欧洲大陆流行的理性主义两者相结合的产物。它既不是理性主义,也不是经验主义。在这两者之中,理性主义始终占主导地位,特别是在一些思想领域中。

理性主义的哲学思想,西方最早是从数学家笛卡尔开始,他研究一些数学定律,纯数字、纯理论的东西,得出了很多公式、计算的方法,逻辑非常严谨。还包括一些物理上的定律,使人们一点点建立起这方面的认识,之后,人的思维就被训练成认为世界上的事物,都是应该由理性所组成,人可以找到一个最完美的结果。因为你是一个理性的人,你去追求一个理性的事物,最终你达到了一个理想。理想就是这样产生的,理想就是理性主义的产物。

理性主义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一个人的伟大理想也好,它忽略了人对生活对生命的权力,它要求每个人都牺牲自己去成就那个理想。那是很荒谬的,我们活在世界上面,当然首先是尊重我们个人的生命,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牺牲掉去成全别人,那你其实什么也没成全,你成全了一个空的东西。如果你牺牲的东西恰恰是你真正应该要尊重的得到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不要理想。西方社会追求的是人文主义,发展至现在追求的是人权,它认为人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保证每一个人的权力,而且这个权力不是空的,是落实到具体每一个人身上的,让你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你的权力你的利益是得到保障的。这是很主要的,而不是理想,理想并不重要。这是理性主义方面的发展。

第二个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它一方面是理性主义的产物,另一方面它又是经验主义的产物。现在经验主义不讲英伦三岛,实际上是英国和美国,他们在经验主义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主要作用。经验主义跟理性主义结合在一起产生的科学技术发展非常快。科技的发展由两方面组成,一方面是经验主义,它要认知,它要对世界上所有的事物有认识,去研究,之后就变成了经验。然后再用理性主义的东西去规范它。

经验主义跟理性主义相结合,使科学技术快速地发展,产生了很多成果,这些成果反过来又对理性主义是一个刺激。理性主义认为人的能力是无穷的,人可以追求非常高的境界、水平。这样一来,它就把人、科学看得无比强大,它就变得非常狂妄,它相信人定胜天。在近代出现的哲学思潮中,这方面有代表性的有哲学家尼采,他很有名的一名话,“上帝死了”。科学技术发展到现在,西方信上帝的人越来越少了,以前讲上帝能做的事情,我们现在人都能做。《圣经》第一章创世纪说,上帝造人。现在人也能造人了。很多人对上帝或对世界中那些不确定的事物已经没有敬畏感,他们相信自己的力量,认为科学是无比强大的。

他们认为可以用经验主义不断地去认知世界,产生经验,用理性主义的方法去控制这个世界,控制我们所发现的一切事物。

所以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它有这样一个大的思想背景。你看西方的经济学家、政治家总是非常自信,认为自己可以控制经济,可以控制市场。认为自己对市场的认识已经足够了,相信市场是波动的,是循环往复的,市场自己会往前发展,他们只要不停地认识它,不停地做一些工作,去推动它,把它越做越大就行了。

它有这样的一个历史的思想背景在里面,所以产生了现在的整个市场经济的模式。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到一个转折点,随着理性主义被证伪,经验主义逐步占了上风。但是经验主义也碰到一些问题,它对这些问题束手无策。经验主义它必须要有经验、认识,对它无法取得的经验,它就没办法了。现在经验主义变得稍微谦虚了一点,像格林斯潘等一些人,对经济危机的出现,他们也承认没办法。前两个星期,金融时报中的一篇文章提到一个观点,其实就是我们在讲的东西,政治家金融学家现在终于认识到金融危机的原因就是,由于他们对现在的互联网经济、经济模式认识不足。他们以为可以把握和控制它,但实际上他们做不到。再就是,他们对人类的道德和信用估计过高,他们认为这个社会上大家都应该有道德讲信用,但实际上并不如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人性的弱点在市场交易中表露无疑。这是北大的一位哲学教授讲的,上个星期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跟他们讲,你们去看看我两年前写的文章,这些观点我早就讲过,到今天,西方的金融学家才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太晚了。

现在,从全球经济领域来说,那些希望用理性思维去管理市场的企图已经失败了,经验主义似乎也不管用。政治家金融学家也慢慢地认识到,我们人类的意识、能力还是非常有限的,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真的有上帝!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无法把握的,所以你对这些事物要有敬畏心。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你可以完全把握,控制局面,实际上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能的。那怕你想得十全十美,觉得万无一失,还是会百密一疏,有你想不到的意外。

我们讲这些是因为我们作为交易者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要认识到我们所面对的事物,我们所做的是个什么样的事情。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你才能小心翼翼地求得生存,才能从中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是我们做事情,或是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最基本的一个思维逻辑和方法。只有你做到这一点以后,你才能在这个社会中首先是生存下来,其次你才能活得比较好,最后你可能活得很自在。

你不能够光看到眼前的利益,看不到背后的风险。这里面有两个概念,第一个,你要时刻注意提防,不要被别人、社会所伤害。比如我们去做交易,这个市场环境,它时刻都会伤害你,防不胜防。所以你一定要有这样的风险意识。第二个,不要自己伤害自己。很多做交易的人,既没有认识,也没有经验,操作技术也不行,就盲目地去做,那不就是自己在伤害自己吗?就好比一个从来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到拳击场跟人家职业拳手去搏击,不是找死吗?所以这两点都要想办法避免。

以上讲的都是关于“短线交易不是一门科学”的理由,如果继续讲的话,还可以讲很多。如果你们认同我的观点,回过头想想,你们以前看过的很多关于做交易的书,它们的基本出发点是不是都是错误的?从根本上讲,那些理论都是不成立的。当然在某个局部,某个细节方面,做为一个方法,它可能是对的,但它在主体上是错的。我在读这些的书时,感觉绝大部分作者都是带有一种理性的科学的思维方法,企图把他的那套理论建立起来,说他的方法对交易是有效的。但是由于他的大前提是错的,所以他的那套东西是无效的。他的理论在用的过程中,往往缺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我们对交易的整提认识。

还有一个问题,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段时间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出现和发展,整个国际金融市场也出现了很大变化,因为大家开始意识到了,金融衍生产品有问题,过高的财务杠杆也有问题。这些问题会不会对我们在金融市场上做投机交易有影响呢?实际上,中国政府显然意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里面存在着很多、很大的问题,像道德问题,信用问题,大家对它的认识问题,以及控制的手段问题等等。为什么中国政府迟迟不推出股指期货?也许就是因为感觉到这些问题,心里头不确定,认为时机不成熟,所以一定要想办法规范它。如果股指期货出来以后,又没有办法控制它,它很可能被别人利用、操控,来圈钱,与其这样,还不如晚一点出来,宁可维持现状。西方科学虽然在一些技术手段方面确实很厉害,但是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法、对思维的态度其实比西方人更厉害,因为我们是从一个更大的方面和更久远的时间尺度去考虑问题。

所以,我的结论是,现在的金融危机,社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恰恰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遇。对于我们做短线交易的人来说,这个行业中的交易机会始终是存在的,虽然它会有一些变化,交易的环境,交易的思维,交易的策略会做一些调整,但是大的东西暂时不会改变,市场经济的模式还是会继续运转下去,它不会一下子刹车。

前面这五讲我们讲了这么多概念性和理论性的东西,对市场本质从我们交易者的角度进行了探索和分析。大家也许能够体会到,我所讲的这些东西跟外面常规的交易理论有些不一样,我们是透过表象,深入地看它背后的实质。你们在理解这些概念、了解这些思想的基础上,打破对科学的迷信,抛弃纯理性的思想,再吸收一些我们中国人、东方的思维方法。在这样一个基础上,你们再去学习和掌握那些交易工具,然后进入到市场里做交易,我想你们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作者:周宗涛、字宗源 加拿大福湃金融总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