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滑雪和期货······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回家、滑雪和期货······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不知不觉女儿已经18个月了,还没有回过老家,在我心头这是个大事。这不,今年春节携妻女另加七个大箱子的行李回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北京平谷区南太务村。

近乡情更怯,写回家的故事就全没了章法,在这里还要多增加几个字。很多人不知道平谷,这里三面环山,中部平原,因此得名平谷,距离北京市区70公里;古时称为渔阳,就是当年陈胜吴广两位带头大哥被发配的地方。平谷地下水清纯甘甜,是北京城区的主要水源地之一,坊间传说“此水不供别处,特供中南海”。为了保护水资源,我们家不允许种小麦已多年,现在只能种点玉米。今年以后,玉米也不能种了,因为新农村建设要占地。你说,农产品价格能不涨吗?

我家就在平谷的南山脚下,下高速公路时发现新增加了一个广告牌,上书“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心里想,村里的领导还真会忽悠。总之,随着高速公路直通村口,这几年变化越来越大,早已不是我小时候的模样,经济发展速度让人瞠目。过年借了个车作为代步工具,陡然发现在胡同找个合适停车的地方也不容易了。这么一想,未来中国农村真的实现城镇化,带动的消费会是多么大。由此,我还大胆预测,未来凡是跟城镇化有关的大宗商品还得涨点,包括农产品、钢材“神马”的。

视线回到老家。几年前,南山边新建了一个滑雪场,号称北京最大的综合滑雪圣地。春节连续大吃大喝N天后,我和老婆有机会来到这里体验一番。抬头一见,果然壮观,三条滑道,按照低、中、高三个难度级别从山坡上铺陈下来。我和老婆都是第一次滑雪,啥都不懂,稀里糊涂穿上滑雪板后,老婆刚进雪地,就来了个“大屁墩”。听说曾经有位年轻有为的处级官员不久前在高难度滑道上,被后面的人撞到,从此只能靠着轮椅生活。我赶紧给老婆请了个教练,心想真出了点啥事,可没法跟老岳父交代。当然,禁不住教练软磨硬泡,后来给自己也请了一个。价钱真不便宜,两人360元。

有教练就是不一样,从最基础的穿脱滑雪板开始,然后就是如何刹车,如何摔倒。很快,我们就上了难度最低的滑道山顶,虽然难度最低,但对初学者也是件恐怖的事情。老婆没做过期货,所以习惯了预测,一上山就紧盯着山脚下,两腿发抖,尽管动作要领已经掌握,但还是不停的摔跤,途中还把教练的滑雪杆也扔出去了。

也许是期货长期训练的结果,我专注于脚下动作,专注于身体重心是否平衡,细心体会每个动作的感受。当然训练最多的项目是刹车、刹车还是刹车。这样,滑到山坡的中段以后,我已经开始学习坡道拐弯等带点难度的动作了。庆幸的是,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摔过一次,后来甚至开始享受那高速滑下的速度与激情了。

我跟教练吹嘘,咱们是做期货的,控制风险已经深入骨髓里了。做期货不能瞎做,跟滑雪一样,你得先找教练,没有教练自己摸索,少则一年,多则一辈子也不能出师;之后要学习如何开户、如何开平仓、交易软件如何使用,好像滑雪得先学习如何穿脱滑雪板;上了赛道,先学的不是怎么滑得更快,滑得更长,而是如何刹车,如何在危险不能避免的情况下,安全摔倒,期货也一样,首先训练的基本动作也是止损、止损再止损;上了赛道,眼睛别看得太远,一来把自己吓死,二来心起贪念。做期货也是一样,别总是寻找山顶和山脚,关键是脚下的动作和身体平衡。

因为有了滑雪的愉快体验,春节回家除了怀旧,除了让女儿“认祖归宗”,还多了一层意义。家,是港湾,是累了回去的地方;更是加油再扬帆的起点。滑雪后的第二天,我搭乘东方航空京沪快线回到了上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