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源:取势就是把握幾变得到大势······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宗源:取势就是把握幾变得到大势······ 分享日记 fxplus.cn

取幾之势——取势就是把握幾变得到大势

我们讲“幾为势先”,也就是说“幾”是在趋势之前的。因为先有了那个“幾”,所以后来就形成那个趋势。势是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但产生势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原因就是那个“幾”,大部分人都看不到。

我们讲幾和势这两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以前有人把这两个字连在一起就叫幾势,幾势怎么理解呢?就是由幾产生的势,这个势是由幾产生的,两者之间是这样一种关系。

西方的科学思想包括我们现在所受的各种知识教育,让大家都只看到势,不认识幾了。所以西方人研究趋势,只研究看得到的东西,科学可以确定的事物。那个看不到的幾就不去研究了,至少不在科学的范畴里研究。这样去认识市场行情,研究交易行为无疑是片面的,不能正确认识交易行为。我们前面讲过,所谓的趋势,它是市场行情在演变和发展呈现出来的一种状态,这个状态一定是已经产生了,并且是正在表现,被人们所看到的。而幾是一轮行情趋势在萌发前初动之微的状态,半明半昧、半隐半显,将动未动,似动非动……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能被少数具有悟性,并且经过专门训练的人通过一些细微的征兆所感觉出来。幾必须通过一些征兆来证明它的存在,没有征兆的话,比如说把一个人关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没有气味……什么幾也看不到,再有悟性的人无从判断。但是如果有个窗,就会知道天亮了,太阳出来了,白天到了。通过这种现象你会作出一些判断,将其它的一些存在的结果引申出来,所以这个幾一定是通过一些征兆来证明或者来感知这个幾存在的。

幾本身是看不见的,你通过其它东西能感知到这个东西的存在,这是它的特点。而这个幾的征兆一旦发动,它被你看见了,它就不是幾了,它就变成了势。举个例子说,那个地方你种了一颗种子,你看到阳光雨露滋润,气候条件合适,但你也不能肯定它就一定能钻出一颗苗来。直到有一天你突然间看到那里冒出一个小芽,你很开心,它终于长出来了。有小芽了,你就可以期待了,它会长大。幾本身不被人所见、被感觉,但是这个幾的征兆它一旦应验了,势就显现出来了,就象刚才说一颗种子它发芽了,发芽了以后你看见的苗那就不是幾了,它已经变成势了。你看到苗了就知道它有一个很大的生长趋势,从小苗长成大树。

幾的征兆一旦应验了就变成了势,这就是我们要讲的幾变,势就是幾变的结果。这个概念大家要记住的。所谓取势,就是把握这个从幾到变的过程,从幾变那里取到这个势。所以大家要想一想,取势取的什么势?取的是幾变化的势。当看见势的时候,面临着两个结果,要么已经得到了,在势还没产生之前已经进去了,对我们做交易来说,就是已经赚钱了;要么已经错失了,幾已经过去了,很多人是在这个时候进场,等势来了再顺应趋势,跟踪趋势,实际上已经错失了,把该赚的势已经错失掉了。然后一进去,市场行情就走反,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怎么我一进去就走反了?你进去的时机不对嘛,那不是进场的时机,而是该出场的时机。做交易的时候这个观念一定要清楚,市场上绝大部分的人对趋势的理解是错误的。

趋势是结果不是起因,不能当成一个起因来用,真正的起因是幾,这个因果关系要搞清楚。正是我们对市场行情有这样一个总体的认识,所以我们做交易的一个依据、策略就随之产生,我们的交易指导思想也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所以在一开始我们就讲什么叫短线交易?短线交易就是投机交易,投机是什么?投机就是见幾而作,没看到幾我不动的,见幾了我就动,我投机了。投机从不指望百分之百成功,投机是博机会,博大的成功概率,把赢利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简而言之,幾决定入场点,而势决定出场点。也就是“见幾建仓,就势平仓。”这八个字希望你们要牢牢地记住。做交易就是去找这个幾建仓,然后判断这个势,平仓走人。取势的奥秘就在于寻找幾,判断势,只有找到幾才能取到势,取到势也就赚到了钱。这个基本的理念,这样的一种思维方法,大家一定要理解它,要去记住它。

见幾而作,取幾之势;顺大势进,取幾势出。

课堂交流

学生:

我对出场一直比较迷惑,是根据反转形态,还是根据感觉?

宗源:

进场找机会主要靠盘感,当然它也有一定的依据,但判断机会更多的是靠一种感觉。大家都没有看出来的机会,市场行情还没有呈现出来,被你感觉到了,进场是基于你对“幾”的一个感受作出的决定,所以进场是主观的。但是出场的时候一定是有客观依据的,这个出场的依据是显现的,就是你所看到的趋势,它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已经产生的趋势。交易方法和趋势一致的就留,趋势不一致地就走,这是很明确的,所以出场一定是由客观决定。你可以把形态作为一个参考因素,但是不能作为最主要的决定是否出场的因素,原因我们后面会讲到。我前面一直在讲交易中的时间尺度问题,时间尺度决定了行情的形态,也决定了出场时机。

学生:

要是根据显现出来的行情出场,就会损失一部分利润。

宗源:

其实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损失,也许你从来就没有获得过那部分利润,那只是你预期中的利润。作为一名交易者,有这种想法本身就很危险。
及时出场,或许会错过一波意外的行情,但是有可能避免了一个大的损失,或许也可能是小赚一笔。

学生:

西方人不懂“幾”,但现实中为什么出色的交易员都出在西方,而中国本土、亚洲地区有《易经》传播的地方的人出名的交易者却寥寥无几呢?

宗源:

我不知道你是以什么为标准来衡量一个交易员是否出色?还是仅仅看他的交易成绩?

把巴林银行搞垮台的交易员算不算是一个出色的交易员?至少在出事之前,他应该是一个出色的交易员吧?里森是西方交易员的代表,从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西方交易员的影子。说实话,我从不认为华尔街的交易员有多么出色。

金融交易发源于西方,华尔街曾经是金融交易精英汇聚的地方,而中国改革开放金融行业是滞后开放的,并且是以华尔街为学习榜样,没有交易名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中国没有,不等于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都没有,如果你去认真调查一下,我敢肯定一定有。

中西文化有很大的差别,但中西文化也在不断地接近和融合。当代的大师们往往是东西方文化融合得比较好的人。比如说像索罗斯,他的西方文化和思想基础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猜,或者说我感觉到他对东方文化的吸收肯定也是相当的深入,他实际上也是兼顾了两种文化,并不因为他是西方人,他就不了解东方。像澳大利亚的总理陆克文他懂中文,他是一个汉学家、中国通,他去年到北大去演讲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国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外开口说中国话”,当时大家就哈哈大笑。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很深的,一个有西方文化背景的人,一旦掌握了东方文化,他会变得很厉害,中国人看到这样的人最怕。

听说罗杰斯把家安到了新加坡,是从美国搬过来的,原来说要搬到上海,又说要搬到香港,在中国转了一圈以后,最后还是把家安在了新加坡。然后他专门请中文老师教他两个女儿学中文。为什么一个国际著名的投资大师要做这样的安排?我想他肯定有一个对中国的文化,对中文的思考在里面。他对中国文化、东方文化的理解对他的事业、对他的投资交易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种人在西方人当中确实很厉害。

所以当一个西方人既懂西方文化又懂东方文化的话,那你就不得不尊重他,你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这样的人确实很厉害,他懂你的思维而且他本身又有很强的实践能力,他技术上的能力又非常强,你不得不佩服他。所以西方文化如果能和东方文化结合起来的话,人类一定会大有希望。否则,科学技术越强大,人类越危险。

我们从小所受都是西方文化的教育,我们的思维都经过西方文化的科学训练,我们是在理性主义讲逻辑讲数理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但这些知识都是西方的而不是中国的,如果我们现在能够把中国的传统的思想加强进去的话,我们就会变得强大,这就是我在课程中反复向你们灌输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的原因。

学生:

西方对萌芽状态也会用蝴蝶效应来形容,一点小的东西就会引发一场风暴。还有混沌学也是有一些东方的思想在里面。

宗源:

蝴蝶效应是混沌学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它是指对初始条件敏感性的一种依赖现象:输入端微小的差别会迅速放大到输出端。蝴蝶效应其实就是混沌学理论中的一个最出名的例子,说是美洲的蝴蝶扇扇翅膀或许会在东方会产生一场风暴什么的。他想说明的是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原因有可能迅速引发一场巨大的危机。

蝴蝶效应在资本市场中比比皆是,一个坏消息很容易在市场中引发一场危机,造成行情的剧烈波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可以把蝴蝶效应看成是一种“幾变”的现象。但是蝴蝶效应的概念和幾变的概念并不完全相同,蝴蝶效应是在空间通过逻辑传递并不断放大的一个过程,它可以用“因为……所以……”来表达初始条件和最终结果之间的关系。而“幾变”不仅具有空间性,更具有时间性,而且初始条件和最终结果之间并不一定存在“因为……所以……”的关系,“幾变”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我在十几年前就读过混沌学的著作,对我认识西方的思维方法起过重要的作用。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馄饨学》?如果没有读过,最好先去读一读,这样会对蝴蝶效应的概念有更加清晰的认识。有一部电影就叫《蝴蝶效应》有机会也去看一看,非常令人震撼。

《混沌学》是西方近代出现的一门重要理论,据说创立者还得过诺贝尔奖。而我们讲的《易经》是两千多年前形成的思想体系,经过上千年的使用,已经非常完善。而《混沌学》到现在其实还处在不断完善和摸索之中。

你们如果对西方科学有研究的话,你会知道爱因斯坦的书房里放着老子的《道德经》,据说德国人比较喜欢哲学,50%的人家里都有德文版《老子》。现代西方科学的两个支柱,一个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另一个是波尔的量子力学,波尔爵士在他的家族徽章上面画了个阴阳太极的符号,这个很有意思,一个西方近代科学的重要奠基人,他都认为他的思想是受东方思想、中国的阴阳文化、道家思想的影响,他稍微把我们的东方思想引申到科学里面加以研究,他就变成了大师,变成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这些思想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研究透了,我们现代的中国人都懒得再研究这些东西。如果谁要想获得诺贝尔奖,把我们的古书随便拿一本出来抄一抄,变成西方科学的摸样,或许都能获诺贝尔奖。不信你们去研究一下最近诺贝尔物理学奖得奖的理论是不是具有《易经》和道家思维的影子?

所以我说中国的古人、我们的先哲、圣人把那些道理早就讲透了,我们只要把它们听懂和看懂,再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就行了。你们说有哪位和尚讲佛法能够讲得过释迦牟尼佛祖?当然是佛祖讲的最好,我们只能解释《金刚经》,把自己的一丁点感悟说给人家听,最多做到这种程度。老子讲道讲得最好,二千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超过老子。我们只是在不断学习、深入领悟老子的思想,能够听懂一点也就很了不起了,已经够我们派很大用处了。

学生:

凡事有万易,是不是有可能当时有那个“幾”出现,但它后面它又变了,结果就不成立了。

宗源:

这不仅是有可能的,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经常会遇到的现象。易本身就是一个变化的概念,《易经》就是专门讲如何应对变化的一种思想体系,所以我们才用它来解释和解决那些具有不确定性的事物。

学生:

黄金分割法则当很多人都在用的时候,它就有变化,但最后它还会回到黄金分割,这是什么原因。

宗源:

黄金分割虽然可以用一定的数学方法表达出来,可以推算,有一定的比例和数值,但实际上它是一个自然法则。它是人们在生活当中感觉出来的东西,它不是一个科学认证出来的东西。也就是说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我们发现都符合这样的一个规律。而且这些规律不是数理、逻辑上的规律,逻辑上的规律是不可突破的,就是你不管怎么算最后都是这样。但这个规律它是显现出来的,就是有一个特点,不管什么事情在发展变化过程中,它最后趋向平衡的那个点,都会回到黄金分割点,只有回到了这个点我们人类看着最舒服、感觉最稳定,相处最和谐,它是一个事物内在的东西。至于这个内在的东西是什么原理?如何造成的?说老实话,没人知道。人们只不过知道有这样一个现象。

我们在应用它也是这样,因为这个现象是最常见的,出现的概率是最高的,所以我们就把它当成一个法则在用。

如果说一定要解释的话,可以从《易经》的角度解释。它符合一个事物内在的本质,或是说一个事物具有全息的特性,也就是说无论是在大的系统、小的系统,它都符合这样一个原理,这样一个比例。在一个轮回的过程,最后又回到了原点,从开始到结束,然后又从开始到结束,就这样一个又一个轮回。《易经》里的卦爻、阴阳的变化,它始终是个轮回,不停地在运转,有这么个阴阳图,这个卦一直在转,八个卦六个卦线。八八六十四卦其实都是在轮回,它有八八六十四种状态,易把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分类,之后它弄了八个基本的卦出来,八个基本卦又分别由阴阳出来,万事万物都有对立的阴阳两个方面。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逃不出这八八六十四种基本状态,只要处在这里面的某一种状态,接下来就会朝着某一个方向发展,这是必然的规律,经过无数事情验证过的,很奇怪,它就符合这样的规律,但也谁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黄金分割也符合这里面的规律,不管它怎么变,到一定时间,它又回到了原来的点上。从《易经》的道理上就是这样讲的。但是科学家并不认同,没法证实,没法测量,一切处在不确定状态。黄金分割就是这样,但是大家公认,把它作为一个法则。什么叫法则?就是大家都知道是这么回事,可搞不清楚为什么是这么回事。

学生:

上一周我有两次,在下降之后开始盘整,我预计它已经出现一个突破,有个幾的冲高的小阳线,就准确做空了,一直等这个幾出现,结果有事去忙了回来的时候发现趋势势已经出来了,只能忍了。

宗源:

问题就在于你没有时间看下去,但你又不能永远看下去,你要控制自己,当然你在做的时候要研究这个机会出现的时间,它在哪个时间段频率最高的?你要琢磨它里边有没有规律性,如果这段时间里面经常在这个时间段会出现这样一个东西,那么你就要注意了,这个就是你对它的感悟,你要去理解它。比如说它是几点钟出现的?比如它是纽约开盘的时候,上午的时候有一段高潮,到中午他们都吃饭去了,没人了,它又停下来。这种时间段你要去研究的,要找原因,为什么这一段会有这波行情?研究得越深你对它的理解越透。为什么说极深研幾?不光要深,还要极深,追根到底去溯源。趋势出来了说明你原来的感觉是对的,你是判断了,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出来的问题,你没等到,没等到就没等到,以后再等!要么调整你的时间段,要么用其它的方法。

学生:

我现在用临界点代替这个幾,临界点找到之后,找到之后因为它是一个平衡点,可上可下,等它稍微走出一点势头再进时,要比它是幾的时候进要好一点。

一般来说都是有一些苗头出来了,我们说在它发动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比较好。

宗源:

像你讲的这种情况,你觉得那是一个临界点,你既然把它想成一个临界点,其实就是感觉到它是一个幾的时候。这个临界点它一定是有方向性的,否则它怎么会成为临界点呢?

西方人的思维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就在这个地方,我反复跟你们强调这个幾是进场时机,势是出场时机,把这个关系给你们讲清楚。

我记得跟你们讲过以前华尔街那些操盘手到中国来给我们讲课,大家交流讲如何做交易,他讲的就很简单,他说进场不用管,我任意进场,什么时候进场都可以,进场买涨卖跌不重要,无所谓,关键看你什么时候平仓出来。

大家当时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靠扔硬币就可以决定进场。现在你根据我讲的内容去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他最多只讲对了一半,出场是很重要。但是如何出场他也没有讲清楚。我们是要求根据势来决定出场。相对于出场,其实进场更重要,一个好的进场点奠定了一个交易的胜负。按照西方人的理论,进场他搞不清楚,他不知道幾是什么东西,他说我靠扔硬币进场,这样至少有一半的概率,然后通过出场时机来调整一个胜率。华尔街的许多高手曾经也是这样做的,所以不要迷信华尔街,他们的思维和技术是有很大问题的。

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进场点,同时又能比较理性地结束我们的交易,这样我们的胜算是不是会高一点呢?

就像你说的临界点,临界点意味着即将突破,不是大涨就是大跌。如果你找到那个临界点进去的话,我们假定它确实是个临界点,即使你看错了,你也是个小的损失,但是你博的是一个大的机会。这要比随便找一个点进去要好得多,随便找一个点进去也是两种情况,涨或者是跌,跌你还是损失那么一点点,涨也只赚一点点,它是一个普通的行情,是一个势已经产生的行情,没有一个大的机会在里边。同样的交易行为得到的结果不一样,可能失去的东西是一样的,得到的却相差很多。那我们干嘛不专门找临界点进场呢?这个道理实际上是很好理解的,但是大家在真正做的时候往往就就忘掉了。

作者:周宗涛、字宗源 加拿大福湃金融总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