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诞生······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悲剧的诞生······ 分享日记 fxplus.cn

  某报曾在2008年3月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武汉一女子炒期货,半年4万炒成1450万”的文章,到3月11日,这一期市神话的女主角所持有的最后300手豆油合约因保证金不足于当日上午被强行平仓,其账户里最终剩下的资金不到5万元,一场千万富翁的“美梦”以悲剧结束。

  在期市混久了,一些大起大落,甚至是巨额亏损的悲剧不时能听到,而从中航油的陈久霖到国储的刘其兵,则为大众所知。住友商社的滨中太男和法兴银行的科维尔告诉我们,期货市场上的悲剧不仅仅是“中国特色”。

  但是,杀人悲剧的上演,不能归罪于杀人者手中的菜刀,期货市场上的悲剧,也不能归罪于期货。悲剧是贪婪铸就的,而不是愚蠢。很多悲剧都是聪明而缺乏智慧的人们设计的精妙的陷阱,先是别人进去了,最后,自己也进去了。比如次贷危机。投资界的一位高人曾经在香港金融界从业多年,见惯了风风雨雨,他曾告诉笔者一个公式:误导+误解=悲剧(Mislead+Misunderstand=Tragedy)。

  市场充满诱惑,市场充满误导,而我们被贪婪和自负蒙蔽了的心误解了市场,于是悲剧就诞生了。

  正如尼采所说,“人类最高的幸福必须以罪过来换取,还要为它付出代价,被侵犯的诸神使人类遭受无尽的悲伤和痛苦以惩罚他们所具有的巨大野心。”

  正是投资者的巨大野心导致了悲剧,而这个巨大野心在取得先前的成功之后,变得极其膨胀,最后,躯干里面只有一颗巨大的自负的野心。内心告诉自己:期货市场,舍我其谁。

  曾记否,陈久霖旗下的中航油曾被新加坡交易所认为是模范公司,甚至在陈入狱之后,也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他还能够创造奇迹。在上海和伦敦两地做铜期货的圈内人,没有不知道刘其兵的,甚至唯其马首是瞻。滨中太男是其前辈,人成“铜先生”。而科维尔先生早在2007年3月就预见了次贷危机的发生,并且在市场上抛空股指期货,赚了大量的钱(比伯南克先生早,他在去年8月还说,次贷不会影响美国经济增长)。

  《我叫刘跃进》这本书的扉页上,作者刘震云的题词简洁而意味深长:“所有的悲剧都经不起推敲。悲剧之中,一地喜剧。”

  但是,在期货市场上的悲剧的前一幕往往是喜剧,一地的喜剧。不过,这些喜剧都经不起推敲。

  世界变幻莫测,市场风起云涌。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朱熹在注解中写道:畏者,严惮之意也。天命者,天所赋之正理也。知其可畏,则其戒谨恐惧,自有不能已者。而付畀之重,可以不失矣。大人圣言,皆天命所当畏。知畏天命,则不得不畏之矣。或许,我们需要对市场有敬畏之心。

  正如周国平先生介绍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的酒神精神的时候说:就算人生是幕悲剧,我们也要有声有色地演这幕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

  期货市场起起伏伏,盈盈亏亏,重要的是,我们经历过,我们努力过,至于结果,取决于我们,也取决于他人,更取决于市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