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枫小说《股指期少》连载53:进入鑫自在投资······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许枫小说《股指期少》连载53:进入鑫自在投资······ 分享日记 fxplus.cn

第五十三章   进入鑫自在投资

办公室只有杨思聪一人,天应心里各种打鼓地走进办公室,问道:“杨老师,你找我啊?”

“哦,天应啊,来,坐”杨思聪说话总是中气十足的。待天应一坐定,他便道,“鑫自在投资人事部的负责人昨天来过了,他看了我们的账单分析系统,对你很感兴趣,我也认为你实盘交易的经历丰富,手法到位,下单准确率高,最重要的是交易稳定,最大回撤低。所以现在来问问你的意见,你想不想去鑫自在投资做盘手呢?”

“当然啊!做梦都想啊!”天应心花怒放,不想去鑫自在投资我来训练营做嘛事啊!

“那就好!下周你就跟杨颖一起去鑫自在投资总部吧,有人会来接你们的”杨思聪说话大声,但是他这句话一说,在天应看来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啊~天应激动极了,直接扑上杨思聪紧紧抱住了他,不停重复道:“太好了!太好了!杨老师,谢谢你……”

“好了!一个大男人不要这么搂搂抱抱的!”杨思聪被他抱得十分不舒服。

天应嬉笑地放开杨思聪,又忍不住在他的地中海头盖上吻了一下,兴奋道:“杨老师,你是我见过最负责人的老师,最勤劳的老师,最……最可爱的老师!”天应快词穷了,在他心里杨老师就是个好老师,这和严冬的感觉不一样,甘志强是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人,何言是姐,相当于亲人!感谢上苍生命中赐我这么多引路人,天应想着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杨思聪见状笑道:“你也太夸张了!别开心的太早,鑫自在投资规矩多,到时候别哭鼻子。”天应对他的表扬还是很受用的,杨思聪也是个喜欢听好话的人,他对待每个学员都很认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尤其像天应这些年轻人都是“小朋友”“孩子们”这样的称呼,他喜欢每个孩子也能对待父亲一样尊重他,爱戴他,自然他们的表扬他是最开心的。

“怎么会呢,不就是做交易么!做差了大不了再回到你这里来”天应感动道。

“我这可不是收留所!”杨思聪装怒道。

天应嘿嘿的傻笑起来,突然有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便脱口问出了:“杨老师,我一直有个疑问啊”

“你说”

“你训练了这么多人,交易一定很厉害,可我在训练营这么久就没见你做过实盘交易啊,这是为什么啊?”

杨思聪叹了口气,这估计是他最痛的弱点,也是他经常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一个班上,老师未必是最厉害的,我只是把我失败的经验告诉你们,希望你们能少走这些失败的道路。交易的方法和技巧其实不难学,就那么几招,难的是持之以恒,年复一日的等待与重复,靠的是耐心与定力。你们短线做的好的人,就每天赚那么3个点,一辈子也不愁吃不愁穿了,不一定要发大财才是人生啊,小伙子人生有很多事情比发大财有意思的多!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活一个经历,别太追求结果,时间久了结果都一样,就是死么,你想想看全世界有谁的资产从老祖宗传到现在?我是看过了皇朝权势都传不下来,就这犹太人的信仰传了几千年。”

“呵呵,你不会跟我师父一样都信仰基督吧?”天应听得云里雾里,最后一句倒是想到了严冬,也就是甘志强。

“哦,你师父?我跟他一样也是个基督徒。我想你应该是有个好师父,把你的交易能力得非常到位……”杨老师对天应的师父大有好感,默默称赞道。

“杨老师,我是这样看的,做期货不赚大钱还做什么期货啊?本来就是以小博大么,资金量大了难道还每天3个点?”天应不以为然道。

杨老师顿了顿道:“我的意思是要持之以恒,不要一夜豪赌!人啊往往就是坚守原则上万次,然而一次大意押重仓可能就玩完了。”

“这个道理我懂。”跟严冬一样,又跟我谈什么赌博,搞的做期货交易一个个就是职业赌徒一样!这样说法,何言姐听了一定会反对的。然后一堆现货期货的大概念好讲。其实不论价格背后是什么多空逻辑,多有理由,空也有理由,其实跟押宝还真差不多,所以师父是做交易的,何言姐是分析行情的,完全领域不同。“杨老师啊,我有个事啊,我有个有钱朋友听说你带了这么多学生出来,还想把资金交给你去交易呢,好几千万呢”陈天应试探杨思聪道。

杨思聪摇摇头:“我破产过,答应老婆这辈子不会再做交易了。为了生存也为了不废了这几年的交易,所以来经营这个训练营,把你们都培育出来了,我也觉得跟我自己成功一样。你要是真有钱想找盘手,介绍给训练营的学员,他们需要历练,会成长的快!”

“这么说,你不反对学员接资金,做实盘交易?”陈天应一阵欣喜着重确认了一遍。

“当然不反对,实盘经历越多越好!记得,盈利要出金!钱拿到手里才叫钱!赚到钱了也别全部都投进去,我们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欲望有时候是好的,但是要在自己所能承受的范围内!做我们这行跟风险打交道,首要就想到最坏的打算,几千万我赔不起我也不会接!”杨思聪语重心长地提醒陈天应。

“不是说了么,富贵险中求”陈天应故意跟老杨抬杠道。他心想,这杨老师估计是亏怕了,盈利就出金,账户就永远做不大了。

“自古险中求的人有几个能求到?概率是极少的,我们的交易宗旨就是做高概率的事件,所以才能保持长时间的盈利,会出金的人,哪怕不小心在河边走湿鞋了,你还有鞋子可以换,不至于就这样被市场淘汰,资金管理的核心就是活着才有希望!”杨思聪难得耐心地嘱咐陈天应,毕竟这个人叫过自己杨老师,一定要对学员负责,这个市场谁能走多久不知道,因为市场会变,所以能走多久是多久,藏得住利润,才能经得住生活。

“可是我不明白,如果我能有一套致胜的方法,为什么要出金呢?我可以一直赢下去,除非我是对自己不够自信了”陈天应还想抬杠,毕竟自己也是在想要操作更大的资金,他的胃口还没有填饱,尤其是刚刚一个月的重大获胜,让自己第一次突破了低收益高手续费的魔杖,他觉得自己是有能力掌管上亿的资金,就跟师父一样。

“小伙子,你生活阅历浅,你不变,市场会变,有时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看老天爷的脸色,比如政策换了,战争来了呢,当年的资本家不是还被抄家批斗了么,别觉得很遥远,许多外界的力量有时候不是市场本身的风险。”

“战争”?天应笑笑,完全不可能!中美还能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算了,不跟他抬杠了,陈天应心里还有些不服的,不过尊人师的姿态还是要摆出来的,故作深思地点点头,还跟杨思聪鞠了一躬:“谢谢杨老师,我会牢记的!”

陈天应走出杨思聪的办公室做了个胜利的动作,激动地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健,然后马上启动“让优秀训练营学员一起加入训练的计划”。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