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部长篇期货小说:谁是赢家?-2······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中国第一部长篇期货小说:谁是赢家?-2······ 分享日记 fxplus.cn

西装革履的秦恒神色紧张地急步走进上海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总经理乔和平的办公室,反手关上门便说:“乔老板,情况已摸清了,苏交所线材9404合约的‘多头’是中国通达集团苏州公司,他们的净持仓有11万吨,其他‘多单’是与他们联系紧密的散户。”

“通达期货的副总是不是叫季德军?”“对,北京物资学院毕业的硕士生,原在内贸部信息司工作。听说他是骆部长跟前的红人,所以成立通达集团时,骆部长当了总经理,期货部就让他出来独挡一面了。”“见过他,蛮机灵的小个子。”说着,乔和平笑了笑,从容地拿起电话拨通了老上级的家:“丁总,我有重要的事要请教您。”

军人出身的乔和平个头中等偏上,也许是由于少年时便在西藏部队当兵的缘故,肤色较黑,不过,这倒让他那五官平凡的脸庞显得生动而富有男人味儿。乔和平能升任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总经理,是丁总离休前力排众议的结果,老头觉得他在工作中敢于并善于解决疑难问题的硬骨头作风很像自己。

此刻,乔和平面临的局面是前所未有的复杂:他们落进了通达集团精心设计的“多逼空”陷阱里!

自从国家推行国企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政策以来,原物资供销模式已在市场经济的大浪中遭遇了“灭顶之灾”,期货市场的建立,期货交易方式的出现,给了在竞争中奋力挣扎的人们以新的希望。不用交割,只需百分之五的保证金就可能赚取百分之百的价差,这种交易方式大大刺激了长期从事现货交易的商人们,浦和公司原供销渠道的客户们齐聚他们的旗下,通过浦和公司在各交易所的席位频繁地买进卖出。

年前,国务院关于压缩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通知见报后,线材价格“飞流直下三千尺”,一个月里便跌落近千点。不久,又逢第八届人大预备会议传出消息:代表们对这几年物价上涨非常不满,尤其提到是期货将白糖、煤炭、线材的价格炒得太高,指出期货是通货膨胀的首恶。基本面的“利空”,令所有客户都做了“空单”,本指望至少赚它个500点,不想,价格跌到3000元/吨反弹至3150元/吨附近后,盘整达三周之久,客户们对此议论纷纷。

情况反映到分管期货部的总经理乔和平那里,乔和平认为:尽管有许多“利空”消息,但毕竟已跌了近千点,谁都怕接到最后一棒,因此都在观望,此时退出或少持仓比较理智。本想劝客户平仓出场,但一了解持仓吓了一跳:浦和公司席位在整个苏州商品交易所里的总持仓中占了四分之一,其中距交割期限只有不到三十天的1994年4月的合约竟占有当月合约总量的近二分之一——八万多吨。这么多“空单”,一旦平仓,即使没有“利多”消息也会带来不小的涨幅。

乔和平想了想,对期货部经理沈阿弟说:“告诉客户,这几天公司自营在9405、9406合约狠抛一部分‘空单’,打破目前的盘局,让他们趁势平掉些头寸,9404合约最好把不打算交割的虚盘都走掉。”沈阿弟说:“乔总,大跌以来,远期合约比近期合约跌得多,客户们都觉得近期跌得不够,在目前跌势不变的情况下,没人愿意接实盘,这样一来,临近交割时近期合约就会大跌,所以把重仓放在9404了。另外,我们自营并没有多少9404合约,没有必要为他们出单而率先打压行情吧。”

“你看看9404与其他合约的持仓量,你就没嗅出危险的味儿?”乔和平将办公桌上的每日行情表推到沈阿弟面前。沈阿弟仔细看了看:“是挺反常,一般临近交割的合约仓量,要比远月的合约仓量小许多,而9404却与远月的量很接近,你是说……”“我是说可能出现‘多逼空’。”“多逼空?不会吧,我想这也许是正月十五刚过完,许多人还没有调好头寸的缘故。”“但愿如此。”乔和平喝了口热茶接着说:“等试着打压一下后,看看盘面变化再做判断吧。”

远月合约的打压并没有带来希望的结果,9404合约的持仓不仅未减少,反而略有增加,就像一条龙,龙头不动龙身再怎么摆都还得回到适合龙头的位置来,远月合约又返回到打压前的价位。一场有人精心谋划的“多逼空”行情已昭然若揭。

浦和公司的客户们想到临近交割期交不出货来将被迫斩仓,而对方的恶意不平仓将导致他们中的一些公司和个人输得很惨、有的甚至会破产时,大家先是被期货的残酷所惊骇,继而被让人“设计”了所激怒。泰兴物资公司的龙经理气愤地说:“如果我行情判断错了而输,我没话说,让人算计而输,我咽不下这口气。”客户们齐聚在交易厅里,情绪激动地讨论着行情,商量着怎样才能渡过这场危机,并不时以恶毒的诅咒来发泄心中的愤懑。

龙经理找到期货部的沈阿弟说:“沈经理,请乔老板来给我们大家拿拿主意吧。”沈经理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乔老板就是让我通知你和陆老板等,晚上一起喝茶。放心吧,乔老板说了,我们肯定不能束手就擒。”

当家!”龙经理以他与乔和平有多年业务交往所建立起的信任说。客户们都静静地注视着他,那神情像是一群无助的孩子。

“我已经安排人去了解对方情况了,我们怎么办,也要了解大家的情况后才能决策。今晚请大家来,是希望各位立即弄清几件事:第一,你们通过努力能够拿多少货来交割?第二,你们除了现有账户上的资金还能拿出多少资金?第三,是否愿意由本公司牵头,统一组织打一场以‘套期保值’的方式而进行的自救之仗?如果同意,可推选两名客户代表负责联络。这些情况都弄清了,我就知道怎么办了。”听得出,乔和平有条不紊的意见是经过反复思考的,这些意见像是一支强心剂,使这些烦恼不安的人们看到了摆脱困境的曙光,特别是一种“淮海战役即将开始”般的浓厚火药味儿,撩得男人们个个都按捺不住地想往前冲,恨不得立刻就把“多头”掐死在摇篮之中。于是,乔和平的话音刚落,温州老板陆国毅就兴奋地表示自己要当“客户代表”:“我可以划三千万资金来跟你干!”

六年前,陆国毅还一无所有,赤手空拳打天下,最穷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两毛钱。穷则思变。后来,他进了一个私人办的皮鞋厂打工,给打鞋样的师傅当下手。由于他勤奋好学,很快掌握了做鞋的窍门。他发现这家厂的鞋式样太老,便将市面上看到的各种各样的鞋记在脑子里,回来后凭记忆和想象打样,然后请人制做。就是这双鞋,被来厂定货的商家老板看中了,一下定了好几百双。这下,陆国毅信心大增,立刻自己借钱办起了制鞋作坊,稍有积蓄,他就用于购买好的设备,很快,他便可以摹仿进口名牌皮鞋了。从此,他便一步步走上了发展、发财的道路,资产很快超过五千万。

期货本来跟他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因为半年前,一位朋友为了做期货,把一间20平米的住房以五万元抵给他,当时要得很急,说是有一波不能错过的行情。一周后,那个朋友还钱来了,还另给了两千元的利息,说是一把行情用五万赚了十二万。这一下把陆国毅的心火给扇了起来,他便跟着那个朋友到上海浦和公司试着做期货了。

刚来时,对期货很陌生,连一些基本术语都不懂,第一次做单就错了。那个朋友也是的,恰恰在行情很激烈时,闹肚子上厕所了。陆国毅听到许多人议论着“平空”,于是,他也填好一份“空头”指令单挤了上去,当接单员复述他的指令往场内报时,周边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一个人问他:“嘿,这么胆大?我们都在平空头了,你还抛,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啊?”“我跟你们一样,空呀?”“你哪儿是平空呀,是在做新空。”“平空?跟空头不是一回事?”陆国毅急得对接单员大喊:“快给我撤单!”接单员正在讲电话,过了一会儿才说:“快填单啊。”“我马上填,你快先给报进场吧。”“那怎么行,呆会儿你不认账咋办?”看接单员不紧不慢的样子,陆国毅气得真想给他一耳刮子。

单填好了,接单员这才往场内报撤单指令:“撤93112977号单,什么?刚成交。”他抬头对陆国毅讲:“已经成交了,要赶紧平仓吗?”陆国毅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如果不是你磨磨蹭蹭地,这单是能撤掉的,所以这责任得你负。”

争吵声把办公室里的乔总引了出来,他简单问了一下情况,立刻让报单员把单平出来,亏损放公司账上。末了转过身来,对陆国毅说:“这单由公司处理,你就别管了,以后大家都配合默契点儿就行了。”一听乔老板这样处理,陆国毅反倒过意不去了:“这,这,这怎么行?!”“嗨,别争了,我们的工作人员不能急客户所急,是我们做的不好,给点教训也是应该的。”“那,咱们各承担一半。虽然损失不大,但这是我们双方诚意的见证。”

从那时起,陆国毅便逐渐将鞋厂的事务交老婆打理,自己则安安心心地跟着乔老板做期货了。他认为,像期货这样高风险高利润的买卖,就得跟着这样的人做,心里才踏实。

眼下,他们遭遇了见识期货以来的大陷阱,他当然要跟乔老板一起干。只是,他还没懂什么叫“套期保值”。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继续商讨,沈经理在一旁悄声地给他解说“套期保值”。“这是一种转移价格风险的手段。拿你生产皮鞋来说吧,皮革是你生产所必需的原材料,但你在不同时间进货的价格不一样,为了控制生产成本,你当然希望在皮革价格较低时购入。”

温州陆说:“对对对,但又不能压太多的货,资金、场地等等都受到限制,可等到有资金有场地时,价格又涨了。要是有皮革的期货交易,那就省事了,我在价格合算时买远期合约,到时候拿货就是了。”“对,这就是套期保值。”

“我明白了。如果我不是生产皮鞋的,而是生产皮革的,那我要做的就是在期货价格较高时卖出皮革合约,到时候拉来交就是了。不过,要是那时期价涨了呢?我期货不是就亏了吗?”“好好算算,你有亏损吗?”见温州陆盯着自己没了话,沈经理紧追了一句:“你当初卖出的价,不已是你理想的价了吗?只是期货上有了浮亏,当买方付了货款之后,扣去浮亏,剩下的不就是你当初卖出的价吗?当然,这价不是期市涨高后的最高价,你少赚了点而已,可一个人怎么可能吃尽所有的利润呢?!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这种‘套保”。”

温州陆一下打断沈经理的话,着急地说:“嗨,我明白了,我们现在是要弄货来交到期货市场,以保证我们的空头仓单不至在高价位砍仓,我们在3000元左右抛出的‘空头’,只要有3000元左右的货来交,我们就不算亏损。可是,眼下哪来那么多货呢,多头不就逼我们这一点吗?”一着急,嗓门儿也大了,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

乔老板接过他的话头说:“我告诉你,这种策略肯定是行得通的,我们是否能做到,还需要一些必备的条件,这也就是我请各位来商议的目的。”“我同意跟乔老板做,今晚我就和各方面的关系联络,看看能在资金和现货上做到什么程度。”龙经理表态说。几个能自己做主的人也当场报名参与这场不战则死路一条的自救战。另一名“客户代表”也当场选定,他就是浙江泰兴物资公司的龙经理。

龙经理是那种典型的、任何人做领导都会用的人,他有很强的责任心,事无巨细,他都事必亲躬。龙经理对自己的长短处心中有数:他永远都不会害人,他永远会仔细琢磨每一件事的利弊,不会冲动地做任何决定,但他不是那种能谋划事儿的人。乔老板是他认识的人中又厚道、又有头脑的人,许多与乔老板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说一句:这人一点都不像上海人,倒像是耿直的北方人。他百分之百信任他,也会百分之百听他指挥。

乔和平有一个大胆的策划,这个策划如果实现,他们就能反败为胜,变被动为主动,最低限度可与对方打个平手,但是,这个策划一定要有丁总的支持,否则落实的难度将非常大。这会儿,他正在去丁总家的路上。

丁总的亲家是上海市分管工业的齐副市长,平日里两亲家各忙各的难得相聚,几日前老丁硬约齐副市长在百忙之中安排时间与之见面,对他详诉了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在期货市场上遇到的困境,提出请他出面协调钢厂给予帮助,在25天内提供6、7万吨6.5规格的线材,并同意先期暂时只付百分之三十的货款,其余部分待期货交易所划拨买方货款后即付。

这件事显然使齐副市长很为难,因为国家压缩基本建设规模的政策出台后,生产线材的上钢三厂的生产任务不再饱和,库存很有限,而且其线材日产量只有750吨,25天内要6、7万吨好像不太现实,再说这么大的量,货款还只付百分之三十,钢厂周转资金也成问题。看来要帮助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摆脱困境,还需要协调市经委和金融机构。齐副市长答应立刻向市长汇报,以争取市长的支持。老丁知道,齐副市长这么做并非因为他们是亲家,而是由于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可能出现的巨额亏损牵动了他的心,浦和公司的亏损从本质上讲是上海市政府的亏损。

这两天丁总表面沉静地照平时的生活规律过着日子,内心却一直焦急地等待齐副市长的消息,刚才终于得到通知,市政府办公会研究决定:一、上钢三厂从现在起,除设备必需的停休外,每日24小时连续生产6.5规格的线材,到满足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的需求为止;二、为此事所需周转资金由钢厂和浦和金属材料总公司各承担一半,具体贷款事宜与市建行王行长联系。

电话里齐副市长感叹道:“自从东部沿海地区成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后,我们上海市的重要地位就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挑战,你们认真打好这一仗,让人们看看曾经的金融中心上海市骨子里是什么。”

“一定!”放下电话,丁总心里一阵歉疚,因为他没有给齐副市长全讲实话,期货上被套住的“空单”并不全都是浦和金属总公司自己的,但他很快就释然了,与公司的客户团结一致迎接挑战是浦和公司当仁不让的责任,在过去传统的经销工作中是这样,在新经济形势下的资本市场中也应该不变。

丁总叫来乔和平,转达了市政府的意见,并依照市政府给予的条件建议他将原策划做了几处修改,于是,一个较为完善的可操作性强的反“多逼空”为“空逼多”的方案诞生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