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洁:执着“投机”的学生阿K······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曹洁:执着“投机”的学生阿K······ 分享日记 fxplus.cn

  阿K今年22岁,是个大学生,自以为“大”,其实仍是“学生”。阿K虽然仍是“学生”,但已经在期货市场奋战两年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其实也可以称得上是“大”了。阿K之所以叫阿K,是因为阿K有句名言,两年前阿K横眉冷对千夫指,毅然动用了5000块钱学费进入期货市场做了5手玉米,三个月过后赚到了10000块钱,他回到宿舍便对大家进行洗脑,还语重心长道:“人不能再从一朵花、一粒沙里看世界了,而是应该从一根K线看世界。”于是,“阿K”的外号就光荣诞生了!据我所知,他的几个想拜他学艺的同学都叫他“K老大”!可自从“阿K”成为“K老大”后,他的期货就做得不怎么样了,几乎把利润都亏掉后,阿K开始眉头紧锁了。阿K最终决定在宿舍举办个定期“期货投资讨论会”,并制作了一张“期货投资讨论会”的时间表,阿K在时间表的背面涂满胶水,贴在他认为最佳的位置。当时他对我说,今后他在大学的一年半内,这个时间表将每时每刻引导他沿着一条健康、勤勉的投资道路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阿K的“期货投资讨论会”举办了一期他就感觉索然无味,并对和他持有相反意见的同学嗤之以鼻。阿K说到激动处突然打了个喷嚏,从鼻孔中飞出许多秽物,阿K一时间不知道该抹在哪里,于是就顺手抹在了墙上的时间表上。当时我和其他参与讨论的同学都张大了嘴巴和眼睛,而他看上去仍心净如水,毫无杂念。这种心态,确实是很有做期货的潜质。

  阿K后来和我说,第二天早晨,他将那张粘满污秽的时间表从墙上撕下,揉成一团儿,用力向簸箕抛去,顿感轻松了许多。

  尽管阿K的“期货投资讨论会”计划不幸夭折,但阿K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失落,他说“一言有益于智者,莫如预,道不同,不相与谋”,他还说,和他那些同学讨论只会让他不进而退。

  阿K还是每天白天听着老师讲课,实际上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的眼睛里永远都闪现着K线图表。在股市大盘冲破4000点的时候,阿K感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阿K说让我帮他把期货账户的钱都取出来,我问他做什么,他说要炒股,我说:“阿K小心啊!”阿K说:“我还会回来做期货的,你放我走吧。”我说:“阿K,股市有泡沫……”我正说着,油头锃亮的阿K走进公司,冲我大叫:“我忍你忍了很久了,不行我要去做股票了,期货没法儿玩了。”

  阿K终于还是去了证券公司。开户小姐对待阿K采取“三不”原则:不微笑、不指导、也不倒水。阿K说你们怎么服务这么差?小姐说不想开就别开!

  阿K握了握拳头,还是忍气吞声地开完了户,跑到自助机上看也不看大盘,直接买了两只股,旁边一哥们儿见到笑了,问道:“新来的吧?”

  阿K的脸抽了抽,那哥们儿笑道:“我们都在卖,只有你在买,你没看今天的财经新闻?国家调整印花税了!”

  下午收市,阿K看着跌得一塌糊涂的两市,目光呆滞地瘫在椅子上,又过来一哥们儿,问道:“新来的吧?”

  阿K气若游丝:“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以前都赔惯了,只有新来的赔了才这样。”

  阿K走出门,一大爷对一大嫂说:“这个小伙子肯定是亏了。”

  大嫂笑道:“是啊,哪有穿着绿衣裳来证券部炒股的?瞧,他那挎包上居然印着一头熊!”

  阿K差点晕倒。阿K用最后的力气发了个短信给我:“我还是回来做期货吧!”

  我回复道:“你现在最适合的是在学校好好学习!”

  从此后,阿K再没和我联系!我想他现在估计已经翻然悔悟了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