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浩:期货人的风骨······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瞿浩:期货人的风骨······ 分享日记 fxplus.cn

  风骨多用于品评文、画和人物。

  就群体性而言,古今关注较多的是文人的风骨。春秋战国的游侠门客,其风骨虽令人神往,但那大争之世,在如今的和谐社会,似乎已经离我们太遥远。

  期货人和文人实际上是很相似的群体,孤芳自赏者众,失意者众。文人失意后如柳永者可偎红倚翠,奉旨填词,人前潇潇洒洒,身后留下千古文章,而期货人则多难寻归路了。

  近代有三个著名的文人:胡适、鲁迅、徐志摩。

  胡适先生虽然文风白话,年少时有过倜傥风流的岁月,直言过“仍是要请政府为国家保留一两个独立说话的人”的骄傲,但其骨子里仍是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过河卒子”,蒋介石终其一生,引胡适为诤友,可谓胡适先生为顺势派。

  鲁迅先生则大不同。嬉笑怒骂,针砭时弊,始终为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摇旗呐喊。毫无疑问,鲁迅为坚定的逆势派。可惜,虽然身后被毛泽东主席誉为“现代中国的圣人”,但在白色恐怖中对抗,鲁迅先生的身体没有能坚持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天。

  徐志摩为另类。政治上就像“康河的柔波里的一条水草”,生活上虽抱得美人归,但为生计所迫,不得不两地劳碌奔波,有点短线抢帽子客的意思。

  期货人渺小如我等者,何才何能去评价三位先生的功过,只是想从前人的风骨中学习一些能以致用的东西。

  如果将对战略上趋势的研判归之于“骨”,将对战术上腾挪的头寸调整归之于“风”,似乎未尝不可。但孰轻孰重,各家纷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人不可能既做胡适,又做鲁迅,兼做徐志摩。同样,期货中想长线、短线、波段,都大小通吃,感觉那已经不是人了,那是“神”的境界。

  文人中陈子昂等人极力推崇“汉魏风骨”,横扫六朝绮靡文风的余习,与期货人斯坦利·克罗等力倡简约的KISS原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大道,还是至简。

  文人为人重风骨,但古时清高的为人往往导致的是生活上的清贫和政治上的不得意。那些穷经皓首于科举的书生,出头之日,便是低眉于帝王家之时。得到了荣耀之后,腹中再难有几多锦绣。

  期货人的道路亦满布荆棘。这是一个虚拟的大争之世,那一根根张扬的K线,是兴奋剂,是“摇钱树”,也是累累白骨掩埋之处。无数期货人在憧憬中努力搏杀,在希望中忍受煎熬,在暴仓后彷徨绝望。有能涅槃重生者,被成功的掌声和鲜花包围时,蓦然回首,才发觉韶华已逝,心中苦涩,无法计算得失。

  从某种角度而言,期货人较文人要幸运。愈重风骨者,愈多白手起家的可能。2008年5月北川地震中,某期货人援建的希望小学“奇迹”般巍然屹立,学生无一死亡,据说是建设过程中对抗了所谓潜规则,事必躬亲的缘故。每念于此,我的心中都有无限感怀,但想必那位奇迹的创造者不会骄傲,唯有悲哀痛苦。

  其实,期货人和文人也可以看作互相有重叠的圈子。每一个期货人的心中都有梦,都有诗,都想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索罗斯在其所著《金融炼金术》一书中更愿意谈的是哲学,武林外传的编剧宁财神虽未在期货上圆梦,但终归也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