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霖:谁在“危”中抓住了赢利之“机”······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程霖:谁在“危”中抓住了赢利之“机”······ 分享日记 fxplus.cn

2008年9月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引发世界性的金融危机、金融海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9年4月警告说,金融海啸造成的全球资产损失总数可能达到4万亿美元,而且对金融体系的损害将持续多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银行现在可能损失27000亿美元,但是其它金融机构,例如保险公司和养老金现在都面临着压力。我们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损失较大的主要是发放贷款的银行和最后持有债券的投行、基金、投资者等。从道理上说,有人赔钱就一定有人赚钱,那么赚钱的人是谁?

赔钱和赚钱未必同时发生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概念,金融领域的赔钱和赚钱不一定是同时发生的。在实体经济领域,赔钱和赚钱的双方之间,中介不多,时间差也不大,比较容易辨别清楚。金融领域用食物链来比喻,最上端的银行家与最底端之间,中间环节极多,最底端的扰动,传达到最上端,造成赔钱的结果,不仅要经过很多道阀门,而且时间上也会有较大的跨度,这是人们看不清赚钱者的原因。以次贷危机来说,这个链条上至少明显地包括银行、证券商、贷款公司、评级机构、贷款经纪商、抵押物评估人、借款人、房地产商等等。从常识判断,评级机构、贷款经纪商、抵押物评估人和房地产商是赚钱了。

在危机爆发之前,也就是债券还在不断上涨、金融机构大量发放贷款的过程中,整个链条上的所有人几乎都是盈利的,盈利的部分资金通过各种渠道又传导到了实体经济中,这样很多消费品的经销商、生产商也赚钱了,这部分资金对危机前的全球经济繁荣做出了一定贡献。比方说,房地产商的收入中,相当大一部分转移到工人、材料商等部门。美国很多普通消费品的生产,都转移到美国本土之外,比方说中国。美国很多房地产商使用的产品,例如浴室设备、家具等,都是中国制造,因此,有一部分钱是被消费品环节赚到了。但是,由于消费品生产、流通利润分配的不公平,类似“中国制造”所赚到的钱并不算多,流通领域赚到的钱更多些。近年来,亚洲几个国家成为美元最大的持有者,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美国本国的大量低息贷款,通过消费品环节,转移到了国外。

期货行业大获全胜

危机发端于房地产市场,并依托CDO进入债券市场,依托CDS进入保险市场,因而房市、债市、保险市场哀鸿遍野无一幸免。由于大批上市公司发行或持有上述衍生品,因而拖累股市暴跌。由于美元长期超量流动性过剩推高房市支撑次贷发行,因而导致美元持续严重贬值。由于众多外国政府和企业大量购买次贷产品和相关美元资产,因而推动危机迅速向全球蔓延。

然而在这场空前广泛而惨烈的国际金融危机中,期货市场却表现迥异。虽然原油、有色金属和农产品期货不可避免地经历了巨幅下挫,但没有一个期货品种像MBS、CDO、CDS那样遭遇灭顶之灾,也没有一家主营期货的上市公司像贝尔斯登、雷曼兄弟、AIG那样轰然倒地。相反,全球各主要期货交易所2008年稳健增长,资金源源流入,亚洲、南美和中东地区还涌现了不少新的投资机会。尤其去年7、8月后,随着危机不断深化,全球期市交易量保持平稳,成为金融危机阴霾下的一抹亮色。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对全球61家衍生品交易所的统计,2008年全球期货与期权成交整体呈上升趋势。

赢家渐次浮出水面

危机爆发后,国际金融机构的赢家已渐次浮出水面:美国仅存的两大投行高盛和摩根。高盛集团财务官萨拉·史密斯2007年10月30日写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的一封信被公之于众。信中透露,该集团提前预见到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的熊市并大量做空,同时高盛却向投资者推销次债资产。最后高盛和摩根击败了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将他们清扫出门,并重新取得了吸收存款等混业经营权利,继续雄霸华尔街。

当然还有部分精明的投资基金,运作良好的国家和企业。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09年2月发表文章,盘点从危机中赚得盆满钵满的五大赢家:1)全球着名投资大师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QuantumFund)去年创下了10%的回报率。2)纽约的对冲基金经理人约翰·保尔森运营的70亿美元的基金去年获得了高达37.6%的收益。3)对冲基金FrontPoint Partners总裁史蒂夫·伊斯曼也因为提前看出次级债相关证券的危险,通过卖空下跌股票的方式赚取了数亿美元。4) 世界最大的民间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去年赚了452亿美元。5) 卡塔尔整个国家都大赚了一笔。该国2008年创下16%的增长,今年还有望增长10%。

获得最大收益的国家是美国。次贷危机是美国人自己惹出来的问题,美国的地产商是受益者,本应承受亏损的是美国那些提供房贷的金融机构,但美国的金融机构把这些房贷打包成债券等金融衍生产品推销到全世界,所以次贷危机是美国人造成的问题而由全世界承受,总的来说美国还是受益者。危机爆发后,一方面,美国数万亿的救市资金投入救助的是美国金融业,而许多购买了次贷的他国机构则无偿为美国房地产事业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打着维护国际金融稳定的旗帜,美联储开始购买美国国债,这标志着美元印钞机毫无顾忌的启动,必然导致美元的长期贬值,也就意味着所有持有美元的国家、机构、个人都在替美国还债。最后,就实体经济而言,危机给美国所造成的损失是暂时的。比如,许多穷人重新把住房交出来,回到政府住房保障体系下,而这些住房在危机过后,又会重新进入上涨轨道而升值,这些显然都是美国的财富。

危机爆发时,中国国内有没有人能抓住这百年一遇的机会赚钱呢?答案是肯定的。利用期货做空大宗商品让不少客户赚得盆满钵满。去年9月包括笔者公司在内的许多期货研究报告都预警铜、橡胶等大宗商品面临暴跌的可能性。已知客户中最成功者以近200万资金投入,高位做空铜,获利高达亿元。国内至今除期货外基本没有别的做空工具,所以从理论上说,此次危机中国内投资者获利主要只能抓住期货市场大宗商品的做空机会。

美国次贷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全球整体经济有逐步转好的迹象,股票、大宗商品价格超跌情况得到修正。也许新一轮的经济发展已经开始蹒跚起步,全球财富也总体进入增长周期。很快金融投资又会兴起,金融产品也会层出不穷,下次经济过热拐点来临时,你的投资策略是否能与市场同步发展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