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燕艳:复苏,仅停留于前奏······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何燕艳:复苏,仅停留于前奏······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一、经济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但其依然疲弱

1.美国经济谘商会6月18日公布,5月领先指标增长1.2%,预估为增加0.9%,继4月份增长之后再次增长, 3月微幅下滑0.2%。先行指数被视为衡量经济衰退或复苏的先期指标,这个数据初步说明,美国经济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但需要连续3个月上升才能说明复苏。

2.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美国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年率终值为萎缩5.5%,前值为萎缩5.7%,预估值亦为萎缩5.7%,为美国经济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稍好于去年四季度下滑的6.3%,但仍然是1950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两个季度。6月美国非农业部门就业岗位减少46.7万个,失业率从5月份的9.4%升至9.5%,达到26年来的最高点。

3.PMI指数考察。PMI指数是基于对制造业企业的一系列变量的综合测量与体现,PMIs数据暗示,除了中国,其他任何地区都在萎缩,但是美国和日本PMIs都开始从低位回升,显示出积极的信号。

二、通胀 ——流动性涌动or仅仅只是预期

从相关数据看,市场对通胀的担忧似乎是“杞人忧天”,但矛盾在于,前期救市时的大量注资,总有一天会形成实实在在的“流动性”,那么这种流动性在当前已经变成现实,还是只是一种预期?

我们用M1乘数来追踪流动性轨迹。

所谓M1乘数,即M1货币总量除以基础货币得到的比值,此数值代表每增加1单位的基础货币,银行可以通过多次借贷创造出多少的M1货币。本世纪以来,此乘数长期维持在1.5倍至1.8倍之间,但是伴随次贷救市政策加剧,此乘数却出现重挫,2008年12月的数据首度跌破1倍报收0.9661倍,而此后更是进一步下滑。

究其原因,虽然美联储和财政部向银行体系注入了庞大的资金,但是保守的银行却宁愿将这部分资金以超额准备金的形式存放在美联储,甚至将原有的自有资金亦存入美联储,从而导致统计口径主要为流通中货币和美联储准备金储备的基础货币数量猛增,虽然同期M1同样因为注资而大幅上升,但其增速远比不上基础货币的增长速度,由此自然导致M1货币乘数大跌。

美国经济要想真正复苏,还是必须依赖宽松的货币政策。而真正宽松的货币环境,则必须依赖银行体系的放贷,必须依靠将庞大的存款准备金从美联储的账户中“赶出去”。而目前仍没有这种迹象。
  
  由于今年以来,各资本市场摒弃了危机以来的“分流”现象,持续“共进”,伴随着各品种成交和持仓的扩大,连续反弹。所以我们在阐述上面的流动性问题,不着重考虑资本在各个市场和各个国家之间的流动性。我们看到的是,资本市场各品种之间争相上扬,无论是股市、期市,无论是美国、中国。这种“共鸣”很难说是由于资金从一个国家流到另一个国家引起的,因为大家都在涨。
   
  此图真实地反映了市场对于经济复苏的美好愿景,尽管在这过程当中,夹杂着太多的怀疑和争论。无论经济的现状是否达到复苏的要求,目前各国资本市场较年初低点的反弹幅度足以让那些坚持“悲观主义”者大跌眼镜。至少,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仍被“不差钱”的情绪所笼罩。

但无论对于经济复苏情况看得有多好,目前对于通胀还仅仅只是一种预期,而真实的通胀才是支持大牛市的坚实基础。少了它,资本的流入就会出现“后劲不足”,而其作用于盘面,仅仅只是带来一种技术性反弹,倘若碰到重要的压力位,这种反弹同样会遇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