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晓鸣:危机之后美国金融监管改革走向何方······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牟晓鸣:危机之后美国金融监管改革走向何方······ 分享日记 fxplus.cn

当交易商、投资者、银行家和政府监管者都受到这场金融危机——一位基金经理把这场危机称为“金融领域的切尔诺贝利”的影响时,每个人都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大家都想弄清楚这场危机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这场危机呈现多重特征,并且备受指责。Aite Group LLC——一家独立的金融服务行业的研究和咨询公司的高级分析师Paul Zubulake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声明:“这场危机实际上是由一个团队造成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监管机构、信贷机构、政治家,促成坏交易的民众和机构都是这次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
 
尽管花费多年的时间来研究金融体系为何会走向崩溃对于政府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政府仍然需要开始重新建立和改革现有的金融系统。虽然很多政府组织,如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努力协调全面的改革,但是目前所采取的监管措施看起来都很盲目,最终的结果尚不清楚。

Harold Bradley说:“我所担心的是,现在所采取的所有措施都只是权宜之计,而不是长久之策。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花费3至4年的时间认真研究和全面改造目前金融系统的监管规则。”Harold Bradley是尤文马里恩考夫曼基金会——一家致力于推动创业家精神的非盈利组织的首席投资官,他掌管该基金会价值17亿美元的多元化资产组合。

目前的金融监管体系在很多方面都已经非常落后了。首先,原来经济萧条后制定的法律规则并没有跟上新兴市场的发展。在上世纪30、40年代,股票和债券是唯一的资产。Compliance Partners LLC——一家为经纪商和投资顾问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的总裁Jean McLenigan说:“现在我们可以交易很多复杂的金融产品,我们可以交易金融衍生品比如期权和期货。法律从来没有得到充分的更新,以解决现有的问题。”

其次,这些法律的效力在过去的几年中不断被削弱,从而造成了监管漏洞。美国参议院于1999年5月6日通过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Financial Services Modernization Act)——也被称为《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案》。该法案废除了1933年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格拉斯—斯蒂格尔法》限制了商业银行经营证券业务以及保险业务。由于《金融服务现代化法》的出台 ,商业银行可以经营证券业务以及保险业务了。Zubulake在报告中说:“美国的金融集团现在基本上能够涉足于金融服务业的所有领域,但美国的金融监管机制却仍旧非常单一及落后。”对这些进行混业经营的金融集团进行监管的是处于分裂状态的监管机构,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银行业监管机构和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没有一个机构有权对混业经营的金融公司进行整体监管。在2000年的时候,《商品期货现代化法》取消了对某些场外衍生品交易市场的监管规定,使得这些场外衍生品交易不再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管。

再次,技术进步彻底改变了某些资产——如股票和商品的交易方式。在交易过程中使用电子交易平台,为这些市场开辟了新的前景,同样也提高了定价和交易活动的透明度。但信贷市场却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今天的监管机制是SEC对股票市场进行监管,CFTC对商品期货市场进行监管,美国财政部对信贷市场进行监管。但是Bradley却认为这些市场实质上并不存在区别,不应当将它们分裂开来进行监管。

Bradley说道 :“有这样一种观点——2009年的商品市场与股票市场和信贷市场是存在不同的,我认为这种观点是极其错误的。我认为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们是投资银行不同的部门,不同部门有不同的利润中心。”Bradley认为新的监管架构应使所有类别的资产交易都在电子交易平台上完成,包括结算。

对于监管改革,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没有人知道新的监管架构将是怎样的。但是,一些不断涌现的新的观念很可能成为新的监管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对金融领域的分析师和专家们进行采访,本文认为监管机制在以下五个领域将发生重大的变化。

1.创建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

最一贯被提到的改革是要建立一个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Zubulake说:“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即将要成立,但问题是,该机构该怎样建立呢?”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会是现有的监管机构,还是监管机构的合并,又或者是一个全新的机构呢?如果按照美国政府固有的决策思路——政治权力在各机构之间发挥作用,那么国会委员会应该对这些机构进行监督。比如,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Barney Frank,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Chris Dodd都认为美联储应该担任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的职责。

但也有一些人对美联储担当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表示担忧。例如Zubulake 就认为美联储承担的职责已经很多了。相反,他提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的观点——合并CFTC和SEC。

现在最新的观点,也许从政治角度上看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法,是成立一个监管委员会。在5月份的国会听证会上,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主席Sheila Bair建议成立一个由美联储、美国财政部、FDIC和SEC组成的委员会,由该委员会负责密切关注系统性风险。她还提到,该委员会可以适当添加其他审慎的监督机构。

然而,还有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即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的权利是否可以以及如何实现全球化。那些所谓的“规模太大所以会失败”的金融公司是指那些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进行投资的跨国公司,因此仅仅获得美国政府授权的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所产生的效果将会是极其有限的。

2.征收交易税

今年2月份的时候,共和党议员Peter DeFazio阐述了一项法案,提出了对金融工具如股票、期权和期货的买卖征收0.25%的交易税的建议。虽然该法案不太可能获得通过,但是在Zubulake看来,为了筹集建立监管机构的费用而对交易征税是可行的。

SEC已经对股票交易收取交易费,美国全国期货协会(NFA)对期货合约以及期权期货合约征收每手合约1美分的评估费用。未来如果进一步增加交易费用或征收新的交易费用将使得在美国进行的金融交易越来越少。Zubulake 说:“从理论上讲,如果美国对这些交易进行征税,那么交易者将会选择在其他国家进行交易,这样他们就带走了流动性。”金融研究咨询机构Aite Group估计,如果政府今年对每笔期货、期权和股票期权合约征收一美分的交易税,那么按照该机构的估计,政府今年可增加约五千九百万美元的税收收入。但是,这一美分的交易费用会使得交易量减少2%。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