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霖:投资大鳄们的投资策略——操纵······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程霖:投资大鳄们的投资策略——操纵······ 分享日记 fxplus.cn

回顾此次金融海啸,大幅盈利的金融机构和投资大鳄还是在华尔街,亏损的则遍及全世界。华尔街的金融炒家们利用强大实力、不对称信息、政府背景和丰富的经验,提前制造机会,提前建仓平仓,再利用舆论造势,形成下一轮机会。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拥有话语权、定价权,某种程度上不仅是在“操纵股价、期价”,而且是在操纵着世界经济格局。

金融大鳄们如何“剪羊毛”

近几年来无论是债券、能源、农产品、股票、外汇、利率,到处都是金融大鳄辛勤的身影,各种对的、错的报告让投资者们眼花缭乱。

很快,大家都注意到了,次贷、原油、大豆上涨趋势明显,而且各大投行的报告还不断显示他们各种利多的数据。诸如美国房价继续上涨,销售数据良好;原油需求因中国而增加,产量增长放缓;大豆库存新低,中国印度需求增长迅速……这些分析进一步强化投资者的购买意愿,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如此统一,让投资者觉得根本没有下跌的理由。

持有债券、股票、大宗商品的投资者不想卖了,囤积原油、囤积大豆的中间商多了起来,显得需求更加旺盛了,价格继续上扬,新的投资者继续买入。直到突然转势的那一天,投资者们才发现,前面赚的小钱根本都不够这一次的亏损。等到大部分投资者都恐慌性抛售时,国际炒家又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优质资产。

我们来看一下高盛鼓吹高油价的轨迹:2008年5月6日,高盛发布研究报告声称虽然预测油价的最高点以及此轮上涨周期的持续时间仍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油价在未来6-24个月内涨至150-200美元/桶的可能性越来越大。2008年8月20日,高盛原油研究报告在普遍市场投资机构悲观看待原油走势的时候,甚至是熊市呼声一片的时候,高盛出人意料地维持原油价格预测,依然坚定看多至149美元/桶。(实际情况是:2008年5月6日期油120美元,2008年7月11日最高147美元,2009年1月21日油价最低32.70美元)

投资者都知道,行情预测出现错误在所难免,但是高盛一路看多石油价格的同时,又将金融衍生产品销给国内企业,从中航油到东航、国航以及深南电等,对赌协议的背后总有高盛的身影。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这是金融大鳄们对全球市场的“剪羊毛”行动。

寻找可以“膨胀”的低价资产

再来看类似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越南危机。发生在2008年4月的越南危机是越南的大悲剧。可是我们注意到了,这个国家在2007年出了问题,然而到2008年3月之前,以高盛为首的国际投行一再地呼吁大家买入。他们对越南的评价有八个字,叫做:越南概念,亚股新宠。

高盛把越南纳入新钻石11国。在它的力捧之下,越南的股价、楼价拉高,最后到2008年4月呢,不知道什么原因,资金全部撤出,股价大跌,楼价大跌,只有一个不跌,就是通货膨胀高达25%。

国际炒家的投资基本策略首先是选择一些低价的商品、债券、股票、甚至国家建仓,开始寻找让它们膨胀的一系列理由,然后不断注入资金的同时不断发布利好报告吸引其他投资者接手,等到足够的资金接手上钩后逐步建空仓,接着大幅资金打压并抛出利空消息,造成市场恐慌性下跌,最后顺利平空单并购买优质资产,准备下一个轮回。

中国外汇储备只能做价值投资

从中国2004年和2007年购买CBOT大豆的情况来分析,可以很清楚地发现,只要是中国在高点购买了足够的大豆后,大豆价格立刻暴跌。为什么购买前那么多的利多消息,一旦我国购买后就什么都变了。很明显,尽管国际炒家们也需要遵循经济发展变化的周期和规律,但是他们也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和一定程度上控制市场价格和市场舆论。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科学地分析对冲基金和投资大鳄们的动作和造势舆论,以确定我们的策略?

我们首先要正视目前国家金融实力,承认现在玩不过他们。我们的投资策略就不能完全跟着国外分析报告走。

中国只是有点外汇储备,应该做的投资只能是价值投资:

第一,投资自己需要的产业。我们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需要先进的技术和大量的能源矿产资源,投资这些产业对我国今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第二,对于自己需要的商品实行战略储备。相比美元的长期贬值,自己需要的商品价格还是比较坚挺的。

第三,不要为了美元而投资,以后这种类似次贷(为美国人谋福利房)的金融工具不去碰,不贪婪就不会被欺骗。

第四,扶持自己国内的产业,买点国货,便宜的矿产资源能不出口就不出口。调查国外商品在国内倾销情况,增强我们国家对大宗商品的影响力。

经济危机或许已经过去,阶段性的盘点并不一定能揭示最终的成败,但看一看所有投资者过去的得失成败,总结一下其中的经验教训,对于积累我们的投资经验、提高我们的投资技巧还是非常有益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