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晓鸣:选择黄金置换有毒衍生品······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牟晓鸣:选择黄金置换有毒衍生品······ 分享日记 fxplus.cn

“如果说黄金作为重要资产的年代已经过去,那么有毒衍生品和泛滥的美国国债的处境又如何呢?”读过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的人们都会知道——主人公皮普继承了一大笔不光彩的遗产,而如今负责履行美国中央银行职责的美联储也陷入了相同的困境——继承了不受欢迎的资产。十年前,“遗留资产”(legacy asset)是指黄金储备,而今的遗留资产则是指那些有毒的衍生品。这些遗留资产的产生都要归因于中央银行的历史,而如今,这些历史仍然历历在目。

20世纪初期到中期,为了抑制通货膨胀以及消除战争对经济所带来的毁灭性影响,西方国家的中央银行普遍积累了数量巨大的硬货币——金块。但是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在世界范围内却弥漫着一股“黄金无用论”。当时人们都认为黄金对于工业生产来说没有任何作用,对黄金的大量持有就变得非常昂贵以及没有意义。黄金被存放在各国中央银行的保险库中,存储黄金不仅没有利息,而且还要花费大量的保管费。

  当西欧各国处于历史上首个和平年代时,还有人需要可以预防危机的黄金吗;当纳斯达克科技股的指数在未来10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内,以每年20%的增长率增长时,又有谁还去购买纯黄金呢。

  简而言之,正如《纽约时报》在1999年5月报道的那样“当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后,我们谁都不再需要黄金了”。《纽约时报》首席财经通讯员Floyd Norris曾经写道:“反对增加黄金储备的论据是——黄金的作用已经不大了,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巧合的是,就在他写完报道的两天之后,英国前财政大臣布朗就宣布英国财政部将出售英国一半的黄金储备。

  一旦某种资产可以作为对抗通货膨胀的手段,那样它就具有了纸货币所不具有的价值。现在,金融市场有了自己更为先进的方法,他们利用衍生证券来作为对抗通货膨胀的手段。

  1977年10月出版的《医疗经济学》其中的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到:“由于有巨大的黄金储备出售,(政府)可以阻止黄金价格的过度上涨,但对于金价的急剧下跌,政府通常却不会采取任何措施。”而大约是32年前,FD.Williams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说道:“我们不能指望政府对黄金市场的干预很快消失,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黄金仍将作为很多国家储备资产中的一部分。这些黄金储备数量很大,他们不能一次全部抛售完。”

  让我们将黄金和如今并不受欢迎的有毒衍生品进行一下对比可以发现,美国财政部把这些衍生品称为“遗留的资产”,这样看起来好像这些有毒资产的产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与对待黄金储备的态度不同,美国财政部一直鼓励金融衍生品创新,但是当新的衍生产品出现后,财政部却没有好好监管他们。

  意在引进私人投资公司,与政府联手出资购买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有毒资产”的“公司合作投资计划(Public-Private-Investment-Program,简称PPIP)”屡屡被拖延,正如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所报道的那样“PPIP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 ”,而这并不是由于缺乏激励机制。

  美国政府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大张旗鼓地宣布计划推出公私合作投资计划,该计划不仅向购买有毒资产的私人投资者提供了很优厚的杠杆补贴(1:6的贷款杠杆比率)——这些补贴其实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PPIP还向私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市场价格。举个例子来说,假如私人投资者以70美元的价格拍得原票面价值为100美元的有毒资产,那么,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将向私人投资者提供60美元的无追索权贷款(Non-recourse Loans),而剩下的10美元由私人投资者和财政部各出资5美元。如若所购买的不良贷款资产升值,那么私人投资者在偿还60美元的债务和极低的利息后,剩下的盈利可以与财政部按比例分享;而如果购买的资产贬值,私人投资者最多损失5美元,其余的损失则由财政部和FDIC所承担。正如美国国会监督小组(Congressional Oversight Panel)在8月11日的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PPIP计划是否能够迅速重振证券市场仍有待观察。目前还不清楚的是,会计规则的修改是否会抑制银行出售资产的热情。4月2日,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在承受国会压力之下以极具争议的方式决定放松对银行短期投资的公允价值运用和资产减值准备的要求,允许金融机构对于某些不活跃的金融产品采用内部模型定价,从而使得银行可以调高其资产价值。同样还不清楚的是潜在买家对政治风险的担忧是否将抑制其购买这些资产的意愿。”

  有趣的是,当美国政府使出浑身解数来摆脱有毒债务的同时,西欧国家的央行售金协定(Central Bank Gold Agreement,简称CBGA)也于2009年停滞不前,尽管目前黄金的价格和私人投资者对黄金的需求都位于历史最高水平附近。第一期央行售金协议(CBGA1)是在1999年9月26日由欧洲14个国家央行加上欧盟央行联合签署的一个协定,当时由于金价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各个欧洲央行为了解决财政赤字纷纷抛售库存的黄金,从而导致黄金价格不断下跌,招致产金国的极度不满。为了避免无节制的抛售将金价彻底打垮,才签署了该协议。在当时无论是《纽约时报》的记者、《经济学家》的专家、《金融时报》的编辑还是大国中央银行的官员们都认为黄金无用。CBGA1规定了黄金年销售量的最高限额以及未来五年内的最高销售额。CBGA1进行最高限额规定的目的是避免重蹈1999年5月的覆辙,在当时英国财政部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他们将打算抛售一半以上的国家黄金储备,转而投资于提供收益的资产(例如政府债券)。英国抛售金行动直接导致金价于1999年8月26日跌至历史最低点。然而,与美国政府提出的PPIP计划不同,央行的售金协议的目的并不是让黄金价格达到最高水平,其真正的目的是在于遏制各国央行对黄金的抛售行为,起到稳定黄金市场的作用。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西欧央行不必再为黄金的过度抛售而担忧了,因为协议国都表现出了惜售黄金的趋势。

  尽管迄今为止16个CBGA签署国已经售出其黄金储备总量的近五分之一,但是黄金兑所有主要货币的价格还是上涨了近两倍多,因此,黄金在储备资产投资组合中的价值比重也已增加了两倍。这十年以来,黄金的价值越来越受到投资者们的认可,黄金在储备资产中的地位已经日益突出,并且超过了其他资产。

  因为黄金作为储备资产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自2007年8月开始的经济危机以来,各国央行的黄金销售量就直线下降。今年是2004年签署的第二期央行售金协议(CBGA2)到期的第五年,也是最后一年,伦敦做市商Scotia Mocatta认为“今年中央银行的黄金净销售量有可能为140吨,远远低于2008年的246吨”。然而,根据CBGA2的规定,各国央行每年出售黄金的最高限额为500吨。今年的140吨与500吨的销售限额相去甚远,表现出各国央行对黄金越来越重视。

  8月7日,欧洲央行和其他18个国家的央行签署了新的为期5年的第三期央行售金协议(CAGB3),并定于9月27日开始执行。新的售金协议印证了这样的事实——近几年来各国黄金销售量显著下降,所以新的协议将售金上限由500吨下调至了400吨,减少了五分之一。

  1999年5月,英国财政部宣布大量抛售黄金储备之后,瑞士、法国、西班牙、荷兰、等国央行随即效仿,使得大量黄金从西欧央行流出。但是如今,各国央行对于出售黄金的热情不断消退。黄金储备在其国家战略总储备中所占比率最高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意大利(两国都参与签署了三次售金协议),虽然两个国家的政府都向其央行施压,要求该央行出售黄金储备,以缓解预算压力,但两个国家的央行却一直拒绝出售其黄金储备。黄金储备比率第三高的是法国,根据央行售金协议,法国计划出售600吨黄金,截止到今年5月,法国已经售出了576吨黄金。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计划出售403.3吨黄金,但还没有签署这项协议,但如果IMF出售黄金的计划获得批准,该计划有可能被容纳在CAGB3中,即IMF将其售金量限制在每年不超过400吨,5年期售金总量限定在2000吨的范围之内。

  如今,由于华尔街对较为安全的国债的需求的不断增加,美联储所拥有的国债数量比2007年8月经济危机爆发前的时候所拥有的数量要少。但如今,美联储却大量收购国债,美联储并不是从财政部直接购买新发行的国债,而是等到国债发行几天之后通过竞标拍卖的方式从那些一级交易商处买得债券。

可以肯定的是,从目前来看,由于隔夜利率降为0%,再加上持续的房价低迷,创造出口和就业率的持续走低,私人投资者对美国国债的需求依旧会很强烈。为了实现国债市场的平稳过渡,美联储表示将放缓3000亿美元国债购买计划的推进速度。他们将购买国债的计划延长至今年10月底,而不是之前宣布的9月底,

  毫无疑问,在20世纪中叶动荡的环境下,增加黄金储备是非常合理以及有意义的。而两年前无论是美联储还是财政部都不会想到如今他们需要提供杠杆奖励,从而恢复房贷支持衍生产品市场。当全球经济复苏,或风险资产对私人投资者来说变得更具吸引力,又或者是中国和日本发现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必要再增加购买美国国债的时侯,美联储将会发现,与现今找到卖家以理想的价格购入国债相比,要想找到买家以合适的价格出售手中的债券将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在十年之后,或者是在2010年,又或者是今年秋天,当美联储增发货币收购300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后,那时候要想摆脱美联储最新的“遗留的资产”——国债,会比现在寻找买家购买今天的有毒资产要难很多。考虑到利率以及如今财政部117万亿美元的债务仍有上升趋势,那么美国就有可能破产,因此,再次购买黄金对西方世界央行来说将是明智之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