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亿:我的三次期货滑铁卢······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张振亿:我的三次期货滑铁卢······ 分享日记 fxplus.cn

收盘的铃声响了,行情软件上的数字停止了跳动。又一个交易日结束了,持续几个小时的战场,一如既往的让一些人战果丰硕让一些人伤痕累累。习惯性的泡了壶茶,以此解除一天的疲劳。思绪不经意的回到了2000年以前,回到了三次刻骨铭心的自己的期货滑铁卢之役。

部队退役,回到家乡一切从新开始,来不及回味部队的精彩与辉煌,解决就业的问题迫在眉睫。经过了两个月的漫长等待单位分配,还是没有着落。从报上看到了一家出租汽车公司招聘的士司机的广告。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应聘了。因为自己的军转地的驾照,于是很顺利的成了90年代北京城里最流行的“黄虫”。在当时这也算令人羡慕的工作了。穿梭于北京的大小街道,承载着南来北往的客人。

那时有几个投资大户经常坐我的车到证券公司,时间长了就成了朋友,听他们谈股票,谈经济,谈基本面,谈价格,谈成交量,耳濡目染对金融投资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在他们的帮助指导下开了户,懵懵懂懂的进入了金融市场,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征程。

去证券公司的次数多了,一开始在朋友的指导下,还轻松的赚了一些钱。于是乎,就觉得这是天底下最轻松的工作,每天只要拿出2个小时炒股,肯定比开的士强多了。可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灾难也就由此降临了。93年深秋的一天下午,出租车行驶在西三环管头桥下时,此时满脑子里在想明天买什么股票会涨。在并入快车线时,被后面的一辆高速行使的轿车追尾了。在对方紧急刹车线挫出16米的情况下又推着我的车前行。使我的车子突然撞到了前面一辆拉楼板的货车上。我的车子受到前后的撞击立刻就瘪了,整个人一下就被卡在了驾驶室里,头当时就懵了。自己回过神来以后知道自己还活着,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小腿钻心的疼痛但是还能动。只是受了点轻伤,还好别在车门上一把大号的螺丝刀就散落在我的身边。我拿过来用力撬了撬卡在我身上的铁皮,空间大了一点。我爬了出来。过路司机帮我把后坐上的三个伤员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接下来的几天,其中一个湖北籍年龄稍大的伤员一直昏迷不醒。自己不但不能去照顾伤者,每天还被交通警察用扣机呼到交通队随时听后拘禁或赔偿。行动上也受到了限制,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虽然最后由保险公司对这件事故做了赔偿,但我是因为炒股而承受70%责任的司机,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已经是公司重点教育对象,哪个的士公司敢要差点搞出人命的司机呢!于是我决定结束这段工作经历,毅然的做起了职业炒股人。有人说上帝是很公平的,对你关上了这扇窗子的同时,也会对你打开一扇门。专职炒股后,由于比较专心的做一件事情,反而赚了几万块钱。

94年上半年,带我入行的陈宏大哥从证券大户室转到了北京商品交易所,当时期货市场最火暴的品种是国债。由于国内发生了严重的通胀,国家为了保护国债持有人的利益,对以前发行的票面利率低的国债实行贴息和贴补,国债期货一路上升,陈哥从证券市场过来后就抓到了这拨行情。年轻人的本性就是不断的挑战自己,看到陈哥取得了那么大的收益我很敬佩。我感觉依我的性格期货也适合我。当时在期货市场清理整顿前,全国有很多交易所。我记得整顿后还有15家。98年后只剩下了3家交易所。由于交易所很多,开户很容易,我又找亲戚和朋友借了几万块钱,凑了10万快钱准备在期货市场实现我的“宏图大业”因为自己必定在股票市场赚了几万快钱,所以当时信心很大。但是期货市场的行情和股票是不一样的。而且行情又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想法很幼稚。

开户后,因为知道期货市场有1:10的杠杆机制,可以扩大资金的使用率。自认为找到了一条通向金矿的捷径。其实当时只是对市场略有一些了解。仅仅是凭着一时的胆子大,知道怎么买卖而已。现在每人都可以在家网上交易了,很方便。可是当时只能在盘房用手添单子。开了第一单以后从此就和期货结下了不解之缘。凭着最初对赚钱的热切希望和最初来到市场的勇气,在加上陈哥的指点我对市场豪不惧怕。当时国债期货开户保证金只要1万元就可以了。每手保证金500,浮动赢利可以开仓,我10万的帐户在当时来说子弹还是非常充裕的。当时很多机构投入巨资相互抗衡。多头行情比较活跃,大家都在做多,所以我也加入了多头阵营。行情即使有回调也拿住多单不放,甚至再加仓拉低成本,过几天不但不赔反而还能赚钱。时间不长资金帐户就有了不小的收益。无知者无畏啊,资金帐户有了赢余,此时自己就“飘”了起来。感觉自己不但是股票市场的高手更是期货赢家或者说是投资天才。在投资市场赚钱太容易了。于是最初给自己定下的规则都失去了意义。赚钱的愿望更加强烈了。操作起来胆子更大了。感觉一天交易4个小时的时间太短了。抱怨为什么要停盘。周六日休息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当时感觉来到期货市场真的进入了天堂。就这样在狂热和浮躁中迎来了95年的春节。春节的时候回到家里和秭妹门谈论最多的也是期货,我告诉大家在期货市场赚钱很容易,我借他们的钱还可以继续放在我这里等我多赚一点连本带利还给他们。同时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过完正月15我回到了北京。上帝是公平的,他决定了人在不该死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阴阳差错的好事,正月19这天是一年的24节“雨水”也正好赶上周日,我和几位期友约好开车到五台山烧香,以便求得一年征战的平安!进完香后由于自己是空仓,自己在期货市场也赚到了钱手头很宽裕顺便在山西玩了几天,2月25日回到北京见到陈宏大哥后知道了也就在2天前2月23日星期四爆发了国债风波。上午多头拉出了一根长阳人心鼓舞,可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在收盘前最后几分钟大笔卖单飞出将价格打到了147。50的价位,让多头损失惨重,他自己也损失很大。看到陈哥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很难过,也感到无能为力,只是用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安慰他说“大哥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还有机会”虽然自己侥幸逃过了一场生死劫难,心里还是不免害怕。一人被蛇咬10人怕井绳,当时感到国债的风险太大了。风险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是感受不到难过的滋味的。看到陈哥那么难过我想只有切身的经历才能有所感悟。我决定重新选择战场。

95年的另一热点就是上海交易所推出的胶合板期货和约,浙江和上海的一些券商成了多空双方的主要机构,大量的热钱在市场里搏杀逐利。9507和约从40元每张一路涨到60多,这时有人从印尼以43–44的价格大量进口现货在期货市场抛出。以资金推动的市场一旦库存压力增大,价格就会回落。胶合板期货价格短时间进入了平静。96年3月,证监会发出通知停止苏交所红小豆期货的交易,从红小豆上撤出的资金选择胶合板作为进攻的对象。我的资金此时已经从最初的10万增加到了25万。另外还有几个亲戚又给我加了5万元。可用资金是30万元,我想在重仓一次如果赚到了钱就买一套楼房。在期货市场贪婪可能就意味着毁灭,我的灾难也就从此拉开了序幕。胶合板9607和约是在相对冷静的时候推出的,成交很清淡。到了3月8号以后交易开始增温。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多空展开了大战。持仓量增加到了60多万手,价格确在42–43元每张震荡。5月31日9607和约在43。8的价位开盘后,一路下行,很多散户在惊慌中开始平仓,可是我确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因为我在前期平台还有多单,我认为为逢低吸纳是最好的机会,于是很多人在抛出我在补仓买进,我认为价格还有上涨的空间。没想到当天就封在了跌停板上。今天来看我的操作是多么的主观。多空平横点一旦被打破能量就要充分的释放。当天晚上我心急如焚,希望第二天能拉起来。没想到第二天又封跌停。一连几个停板我的资金已经遭到了重创。此时我应该休息一下,但是我已经杀红了眼睛,想把亏损赚回来又用剩下的资金开始反空,6月7日行情下打创出了新低随后上行,一连几天,天天无量涨停我的空单也套住了,直到最后协议平仓我的本金只剩下 26000元。偶然性隐藏在必然性之中,今天来看我当时穿帮是必然的结果。虽然当时市场很不规范但也不能把责任全部推给市场,投资的成功与否还是取决于投资者的综合素质。由于自己从股票市场过来只会做多不会做空。几乎所有的单子都是多单,空单太少了。全是逢低买进。现在看来当时做国债是歪打正着,做了一拨多头行情。如果价格凝聚后,行情一旦向下走。“逢低做多是多么的愚蠢”由于是盲目操作,没有掌握进出场的最佳时机。往往是越套越买,越买越套。最后承受不住遭到了强平的命运要知道有一半的资金是借来的。那几天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精神被市场击跨了。人一旦没了精神,和形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在马家堡的一间出租房内,自己孤独的躺了3天。没吃也没喝,可是人还是要面对现实的,必需要想出下一步该怎么走。剩下的这点钱只是活命钱,在做期货已经不可能了,更关键的一点是一提到期货就会全身紧张,浑身哆嗦。这样过了10几天,房东来催房租了。心里很急。隔壁的邻居老王。知道了我的困境以后,安慰我不要太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同时他给我提供了一条信息在他的老家满城县是造纸基地。当地造纸厂很多。可以到那里进货在北京销售。当时我想现在欠了这么多的帐靠上班可能要几年才能还完,现在要想把欠款还上也只能这条路可走了。在老王的帮助下,我从满城进了20000元货。又花了500元钱买了一辆大板车,96年初开始了我的卖纸生涯。

每天晚上计划好第二天的路线,早上起床,洗刷完毕后,装上120多袋货,蹬着装得向小山一样的三轮车,晃晃悠悠的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北京的大小胡同都留下过我的脚印,滴落过我的汗水。早上没有吃过一顿早饭,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起!我不敢见到我的熟人,因为我没有能力还他们借给我的钱。到了中午,因为严重消耗体力,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是只要没有卖出一半的货,只能紧紧腰带,同时大声提醒自己,坚持完成计划后,自己奖励自己一碗3元钱的刀削面。96年的7月份北京城里的气温很高,中午简单的休息后又开始了销售。柏油路被太阳晒的很软,车轮深深的陷在柏油里,只能吃力的蹬着板车,汗水流进眼里很辣,浑身的衣服被汗水浸的和水洗的一样,粘乎乎的。脸上被太阳晒掉了一层皮,人黑黑的不过显的很结实,我想这就是“兑变”吧!骄阳考验人的意志,我只能坚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